第八一五章 大理段氏的覆灭-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八一五章 大理段氏的覆灭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滇池。

    “贤婿,就看你的了!”

    梁王把匝剌瓦尔密一脸期待地对他身旁一名大将说道。

    “大王放心,我有这象阵何惧那贼军,区区万余贼寇也想窥南,简直是不自量力,火器又如何,那万胜有火器不也兵败而逃吗?”

    他女婿段功说道。

    他们翁婿二人去年刚刚合作打跑了入侵的万胜,当然,实际情况是梁王被万胜暴打赶出出昆明,然后逃到附近山上固守,作为元朝大理总管的段功率领段家的武装,利用他们对山区地形的熟悉,对昭通至昆明的运输线不断袭击。同时利用各地官民对中原王朝的抵触心理搞坚壁清野,毕竟这里自中唐开始已经超过五百年没有归属中原王朝了,哪怕昆明一带实际上原本是汉人,也早就对汉人政权没什么亲切感了。

    万胜带着数万大军在滇池一带筹集不到足够的粮食,后方本来就艰难的千里运输线又时断时续,最终不得不选择了撤退,然后他们进行了一下追击,但被万胜的后卫暴打后又撤,最终万胜所部安全撤出南,而因为此战之功梁王也把自己女儿嫁给了他。

    原本历史上他很快被梁王毒死。

    毕竟段家做大,对于梁王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正因为这一,原本历史上明军进攻南时候,段家没有再救梁王,然后梁王兵败自杀,第二年大理同样被明军攻克,段家最后一任首领段明投降,大理段氏彻底结束了他们的历史。

    当然,现在他们还翁婿情深。

    而此刻他们部下以一百头战象为核心的五万联军,已经完成了对宋军前锋的包围。

    五万包围五千。

    方明善率领五千宋军前锋,因为贪功冒进和后方主力拉开数十里距离,然后被利用山地优势伏兵的段功包围,话说在南这种环境里,作为主场的后者很容易做到这一。

    要不然段功怎么如此自信呢!

    更何况这还是五千步兵,而他们不但有数千精锐蒙古骑兵,而且还有整整一百头战象,这是他们在遭遇了万胜的犀利火器后,向平缅宣慰使思汗发高价购买的,后者是缅北一带的土皇帝,主要控制区在瑞丽,原本历史上沐英就是在打他的象阵时候研究出了三段击,但最初进攻南的明军并没有遭遇这个。

    “大理的勇士们,进攻!”

    段功催马上前,一挥手中刀吼道。

    紧接着前方那些象兵纷纷催动了他们的战象,这些庞然大物身上同样有铠甲,而且还是加厚的铠甲,再加上它们的厚皮,对于子弹还是有一定防御力,这是他们用缴获的燧发枪测试过的。此刻一百头这样的大象沿着向上的山势并排缓慢前进,而在象背上一个个象兵拿着弓箭长矛,看上去甚至有种山寨版指环王的气势,当然,只是山寨版,毕竟这些大象个头小太多了。而在这些战象两翼是蒙古骑兵,他们并没有发动进攻,宋军被困在一处孤零零的小山上,战马很难跑得起来,所以骑兵更多阻挡其突围,真正负责进攻的就是象阵和后面密密麻麻的步兵。

    段功踌躇满志地看着他的决胜大杀器们缓缓向前,不断拉近着同宋军防线间的距离。

    而其他方向牵制进攻同样开始。

    这个背倚群山的小山头,却仿佛无人般一片沉寂,能够看到的只是一条绵延的矮墙,这是那些宋军匆忙修筑的防线,不过这防线毫无意义,因为它的高度最多到胸口,只是些原木泥土和乱石胡乱堆积。

    别说挡战象,就是连步兵都根本阻挡不住。

    “一群蠢货!”

    他鄙夷地说道。

    几乎就在同时,那道矮墙上骤然间数十火光闪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伴随传到耳中的闷雷般巨响,正在向前的战象中,有十几头战象紧接着发出痛苦的悲鸣,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与此同时几团火焰在象群炸开,虽然并没有炸死附近的大象,却导致了更可怕的结果,那些本来就被炮声惊得恐慌不安的战象在爆炸的火光中一片混乱地掉头,任凭背上那些象奴如何努力,就是没有一头再向前,所有战象很快由向前变成了向后。

    它们后面是密密麻麻的步兵。

    “快,挡住它们!”

    段功立刻发出了惊恐地尖叫。

    而就在同时,那道矮墙上第二轮火光闪耀,那闷雷般巨响尤其是再一次炸开的几团火焰就像命令般,催动战象发疯一样开始狂奔,紧接着撞进来不及散开的步兵中,就像一群闯进麦田的野猪般开始了惨无人道的r躏。不过段功已经顾不上管这个了,他正茫然地看着头,在他头是刺耳的呼啸声,他的脑袋随着这呼啸声转动,一下子转向了更后面压阵的老丈人。后者同样也在茫然地仰望头,下一刻梁王殿下化作一团血雾,而就在同时,他四周那些护卫的士兵中一团团血雾炸开,一个个黑色圆球带着飞溅的泥土弹起,然后把那些骑兵撞得血肉飞溅。

    “大王!”

    段功惊恐地尖叫着。

    而在宋军防线两翼,那些负责佯攻的步兵也进入不足十丈距离,密密麻麻的火光在那道矮墙上闪耀,排着密集队形山地仰攻的步兵立刻成片倒下,死尸瞬间就堆积起来。

    下一刻后面的步兵就像那些战象一样,带着惊恐尖叫纷纷掉头,也就是在他们完成掉头的同时,后面矮墙上第二轮火光开始,这些试图逃跑的步兵也和前面的一样成片倒下,然后他们后面的那些瞬间崩溃了。近两万佯攻的步兵就像被猎狗追逐的鸭子般混乱撞击推搡,甚至于自相践踏着不顾一切地向山下逃,同样此刻正面主攻的也已经崩溃。在背后不断响起的炮声和身边不断炸开的火焰中,那些战象发疯一样在步兵中狂奔践踏着,带起一路血肉飞溅,而那些射程远到超过两里的炮弹则不断落在还试图向前阻挡的骑兵中。

    骁勇的蒙古勇士也抓瞎了,在炮弹击打中不断倒下,很快就连他们也开始了溃败。

    兵败如山倒的大戏就这样上演。

    而他们甚至没打死一个敌人,实际上他们都没能靠近到那道矮墙。

    段功欲哭无泪地看着这一幕。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只是他噩梦的开始,因为就在这时候,他头的天空中一个身影正在开始俯冲,而且俯冲的速度越来越快,带着巨大
美女总裁的修真保镖sodu
的噪音转眼间就在前方撞开了醒目的音锥。当他听到那音爆的巨响时,这个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他愕然地看着天空,看着那金色身影骤然间到了他前方,然后带着恐怖的巨响急速撞向溃败的蒙古骑兵。下一刻就像被犁开的地般,蒙古骑兵中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伴随沟壑的延伸所有前方和两旁的蒙古骑兵都变成支离破碎的零件,带着血雾向着侧前方喷射出去

    五倍音速的火箭在头两米处掠过会造成什么后果?

    这就是后果。

    这也是杨丰开发出的对付大面积重兵阵型的新办法,把自己加速到五倍音速,然后超低空在目标头飞过去,巨大的噪音和恐怖的气压冲击会为他制造一条完美的死亡带,甚至不需要五倍音速,哪怕就是一倍音速这样的距离飞过,下面的人也会遭受重创甚至死亡,永久性耳聋都是最不值一提的。

    甚至不需要他分解人体。

    他就这样如同收割死亡的恶魔般在距地面不足四米高度,从溃逃的蒙古骑兵中贯穿而过,身后留下一条恐怖的死亡带,被直接撞成血雾的,被气压冲击掀飞撕碎的,被那巨大的噪音震死的,都像铺路般散落在那道同样被犁开的沟壑两旁,天空中血雾依旧在弥漫着。

    他转向滇池并且在那里完成转向,紧接着在剩下已经吓傻的蒙古骑兵尖叫中,再一次撞进他们中间,然后转眼间贯穿并急速拉起,在滇池上空完成转向。

    然后第三次撞进去。

    段功吓得已经从马上下来并像膜拜神灵一样趴在了地上。

    那些溃逃的步兵同样跪在地上。

    甚至他们都不敢继续逃跑,哪怕那些战象还在混乱地逃跑,甚至还在从他们身上践踏而过,他们也不敢起身,所有人都默默地颤抖着趴在滇池岸边这片广袤平原上,默默等待着神灵的裁决。

    十次贯穿后杨丰停下了。

    一身金色全身甲的他傲然地悬浮在天空,在他下面一道道沟壑如棋盘般纵横交织,而在这棋盘上五千蒙古骑兵和战马的死尸,死尸碎块,久久不能散开的血雾,共同组成了地狱的画面。只有大概百多名已经彻底聋了的幸存者茫然地站着这个血肉地狱,他们的目光呆滞,恍如行尸走肉,实际上他们也的确是行尸走肉,因为他们已经被震成了傻子,五倍音速造成的巨响破坏力可不仅仅是震聋,对大脑同样也是永久性地损伤。

    “段氏之主何在?”

    杨丰在半空中威严地喝道。

    “段功请神灵赐罪。”

    段功战战兢兢地爬向前,然后哆哆嗦嗦地说道。

    “自裁吧!段氏一族可免罪,但大理之地再非段氏所有,段氏嫡系子孙迁往内地,高氏一族可有人在?”

    杨丰喝道。

    “伪姚安路总管高明寿叩见神灵!”

    一名将领膝行几步小心翼翼地喊道。

    “以汝暂代南宣抚使,助南置制使方国瑛扫清境内鞑虏,讨平各地虏党,并送段氏嫡系宗族北上,交由夏王送往应天,敢有不服者诛之!”

    杨丰说道。

    南无非段高两家,高家算起来还是符合他审美的,原本历史上哪怕明末时候,高家也是一直追随永历直到逃入缅甸,最后实在无力天但又是耻于降清,于是把位子传给自己儿子然后出家当和尚,他儿子在腾冲向清军投降。扶高家打击段家,这是杨丰在宋朝时候就玩的把戏,此时高家弱而段家强,借助高家迅速稳定地方并且把段家嫡系内迁,高家实力不足只能依附内地朝廷而存在,先把那些土司尤其是缅北那些揍老实,然后当新的皇帝选出,就可以在南搞改土归流了。

    至于方国瑛,他会率领这支远征军暂驻南,他这支大军实际上是浙江福建和广东三地凑份子组成,再加上安南陈家,正好形成一个完整的贸易线,使闭塞内陆的南获得稳定而又畅通的出海通道,甚至于向伊洛瓦底江发展,为东南沿海势力的海上贸易铺路。

    实际这时候南行省的蒙庆,金齿几个宣慰司,就已经几乎囊括了现代大半个缅甸,八百宣慰司甚至都到泰国的清迈了,之后明朝同样控制着这一带,一直到嘉靖年间这些地方才逐渐失去。杨丰的目标就是让东南沿海在海上贸易的利益驱动下,通过对南的支持,海陆并进实现对中南半岛的彻底控制,将华夏疆域一直推进到马六甲海峡北岸。再以此向南洋诸岛辐射,甚至跨过山区向南亚次大陆扩张将青藏高原变成内地,然后就像他在很多个时空所做的,让那里的人民在佛祖光辉照耀下单纯而古老的生活下去吧!

    反正只要南路开通,那里的贸易线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臣谨遵神谕!”

    高明寿不无惊喜地说道。

    “还不自裁?汝自裁之后可赦免火狱之罪入轮,若本仙亲自动手,那就在火狱受永世之罚吧?”

    杨丰很凶残地朝段功喝道。

    段功哆哆嗦嗦地朝他磕头,然后跪在那里拿起自己的刀,而在他周围数万段家将领和士兵没有一个人敢动的,全都老老实实地跪在那里保持着叩首的姿态,反正就是把段家嫡系内迁而已,他们这些虽然姓段,但跟段家嫡系没多大关系,跟高明寿也都是老熟人,段功就算死了他们也不会受任何影响。

    段功悲凉地看了看四周,最终还是把刀横在了脖子上。

    “段功领死!”

    他缓缓说道。

    紧接着就在脖子上狠狠一拉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