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二章 我叫李文忠-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八二二章 我叫李文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狭窄的山路上,妥懽帖木儿最后一次望身后的大好河山。

    曾经属于他的大好河山。

    当然,现在这已经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他就像一只丧家犬般沿着当年他的祖辈灭亡金国入主中原的路线又逃了去,而时间也仅仅过去一百二十年,两个甲子的轮后他们再次被打了原型,他们依旧不得不到贫瘠寒冷干旱的塞外,他们的辉煌就这样一闪而逝,然后曾经的一切都成为过去。

    然而

    “大汗,咱们去大同还是上都?”

    他身旁一名将领问道。

    他们有两个去处,一是去大同找孛罗帖木儿,后者手中还有一支精锐大军,控制山西和大同另外再加上河套一带,实力强短时间内足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但是,孛罗帖木儿可不是什么大元忠臣,去那儿就是给他当傀儡的,这一妥懽帖木儿很清楚。而另一条路是去上都,但上都没有多少军队,而且之前被红巾军接连攻下过两次,早已经残破不堪,实际上这时候还有些红巾军残部在活动,接下来南军肯定还会继续向北追击,在那儿是撑不了几天的,肯定还得继续向前或者逃和林或者逃辽东,无非就是过去喘口气而已。

    “太子呢?”

    妥懽帖木儿说道。

    “太子和奇皇后估计已到居庸关。”

    那将领说道。

    “哼,跑得倒快,派人通知他们,他们去大都,咱们去大同,就此分开吧,别被南人一锅端了,草原及辽东之事他们主之。”

    妥懽帖木儿说道。

    大元朝到如今这地步,他和这个儿子还有这个老婆之间的明争暗斗要负很大责任,不过到现在再纠缠这个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最重要的还是如何继续撑下去,奇皇后是高丽人,以高丽贡女身份入宫的,他们娘俩去大都必要时候可以逃往辽东。那里还有二十多万族人,有这种身份可以拉拢住高丽,再加上那些不一定会欢迎南人的乱七八糟民族,这样至少可以撑得比较久一些,实在不行还可以往岭北跑,总之南人追杀不了那么远,至于他自己,他已经累了,去给孛罗帖木儿当傀儡就当傀儡吧,至少短时间內还能保证安全。

    那将领立刻叫人向前传旨。

    但也就在这时候,他的眉头忽然间一皱。

    “大汗,快走,敌军到了!”

    他看着不远处山林后面突然升起的尘埃说道。

    妥懽帖木儿也看到了,那里不是他们经过的路线,那个方向也不可能有人来救他们,所以只能是追击他们的敌军,他迅速催动战马,带着他身后一帮心爱的妃嫔,还有保护他的侍卫亲军,沿着山路加速向前,但刚刚跑出不远,前方骑兵突然不动了,在一片咒骂声中纷纷停下,整个队伍就像条死蛇般被逼停。

    “去居庸关看看!”

    那将领对一名士兵说道。

    居庸关。

    逼停这支队伍的原因很简单,居庸关的关门紧闭,最先到达的太子爱猷识理答腊正一脸怒色地控马站在关门前,而在他前面是一个正叫门的士兵,但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叫第四遍,才有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年轻男子懒洋洋探出头,丝毫没有敬意地看了看伞盖下的太子,还有他后面一辆马车上探出头的奇皇后。

    “狗东西,太子殿下到,还不开门!”

    前导骑兵怒斥道。

    “太子,皇帝陛下在应天,这时候太子还没封呢!此处哪里来的太子?倒是有个鞑酋孽种,难道鞑酋孽种也有资格称太子了?”

    那年轻人鄙夷地说。

    爱猷识理答腊忍住怒火问道“你是何人?那海呢?”

    “你说的是他吗?”

    那年轻人一脸纯洁地拎起颗人头。

    “至于我,我叫李文忠,我舅舅叫朱元璋。”

    紧接着他笑咪咪地说道。

    他话音刚落,居庸关的关城上骤然多了无数红衣的士兵,与此同时无数燧发枪的枪口从垛口伸出,而两旁的山林中,同样无数身穿红色军服的士兵从藏身处冒出,所有枪口全部居高临下瞄准了夹在中间的爱猷识理答腊及其手下

    “撤退!”

    爱猷识理答腊毫不犹豫地尖叫一声。

    整个队伍一片混乱,所有人发疯一样掉头,奇皇后顾不上等她的马车掉头,直接跑出来抢过一匹马,然而就在这时候,所有枪口几乎同时喷出了火焰,狂风暴雨般的子弹打得中间蒙古人瞬间成片倒下,在三个方向的交叉射击中几乎无人幸免,这位皇后陛下也在瞬间就被打成了筛子。然后整个两百多米长的一段山路上,转眼间就剩下了爱猷识理答腊一个活人,他木然地站在一片堆积的死尸中,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李文忠,李文忠淡然地举着手中一支贝克式线膛枪。

    骤然间枪声响起。

    爱猷识理答腊或者说原本历史上的北元昭宗在马上猛然一晃,然后带着胸前涌出的鲜血倒下坠落在死尸堆里。

    “将军,为何不抓活的?”

    李文忠身旁一人问道。

    “你以为抓住他们就完事了吗?抓住他们才是麻烦的开始,既然仙师又不在乎他们是死是活,那么我们为何还要那么多事?”

    李文忠收起他的线膛枪,然后一脸凝重地说道。

    的确,抓住他们并不算完,抓住他们只是麻烦的开始。

    吴国北伐军目前到的只是前锋,由常遇春和他率领包括五百骑兵在內前锋跨海远征,但不是登陆大沽口,他们无法保证抢在吴越军前面,一旦他们到的时候吴越军已经抢占海津,那么他们就什么都完了,所以他们很聪明地直接北上永平登陆。然后连同海运的加上在当地收缴的,总共拼凑一千八百骑兵,就像张定边奔袭大都一样,他们也直接奔袭大都,但他们在丰润就得到了吴越军到达海津的消息,总共一千八百人不可能进攻大都。

    所以他和常遇春干脆孤注一掷,避开大都,从丰润直接向西突袭并占领没有多少守军的居庸关,然后在这里等妥懽帖木儿。

    他们就是在赌。

    反正他们已经很难赢,要么承认失败就索性赌一把,如果妥懽贴木儿提前出逃而且吴越军没有追到,他们在居庸关将轻易地网住这条大鱼,反之那就只能承认失败,结果居然让他们赌赢了,妥懽帖木儿真得提前出逃,然后一头钻进了他们的口袋。

    但这只是成
不能太随便全文阅读
功了一半。

    尽管吕珍所部没有得到妥懽帖木儿,但他们还可以抢的,直接从他们手中抢夺,如果俘虏而不是杀死妥懽帖木儿父子,那么就一千八百吴军如何能阻挡几万吴越军的抢夺,他们的后续主力就算这时候到永平,也不可能抢在吕珍几万大军围殴死他们之前赶到救援。而仙师并没有说必须俘虏妥懽贴木儿,他是无论杀死或者俘虏都算数的,既然这样干脆别留活口了,先把人弄死,仙师既然是神仙肯定能知道妥懽贴木儿是谁杀的,而吴越军如果敢冒欺骗仙师的危险把他们统统杀光就抢死尸,不敢那他们就赚了,反正这人就是他们打死的。

    “快,结阵向前,一个活的别留!”

    他紧接着说道。

    居庸关上和两旁山林中的一千吴军立刻涌出,迅速在死尸枕籍的山路上列阵向前,以轮射的方式不断将拥挤在山路上的蒙古王公大臣及侍卫亲军的官兵击毙,后者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骑兵到了这种两山夹峙的胡同地形一旦前后被堵就是死蛇,完全任由步兵宰割,更何况吴军步兵还具备碾压般的优势。李文忠带领这些精锐的吴军士兵就像一台压路机般缓慢而又势不可挡地向前,他们前方燧发枪喷射的火焰和硝烟一刻不停,所有无论勇敢迎战的,向两旁逃跑的或者跪下求饶的,统统在密集的子弹中倒下,紧接着被他们踏在脚下,然后被补上刺刀。

    “杀,一个不留!”

    李文忠亢奋地吼叫着。

    紧接着他接过亲兵递上的短枪,瞄准前面一名蒙古王公扣动扳机,就在后者倒下的同时,他把打空子弹的短枪扔给亲兵,另外一名亲兵立刻把另一支装填好的短枪递上,他就这样带着这支杀戮的军团不断向前,很快就看到了妥懽帖木儿的伞盖,不过那伞盖已经被抛弃。

    实际上这时候关沟里的蒙古人除了后卫在拼死突围,其他都已经抛弃马匹然后向两旁山林逃跑。

    毕竟这是唯一选择。

    但他们也根本跑不了,下面的吴军士兵举着枪,就像打猎一样把他们统统射杀,几乎所有北逃的元朝王公大臣,还有那些贵族精英,都这样变成了遍地的死尸。

    “望远镜!”

    李文忠说道。

    他的亲兵立刻递上望远镜。

    李文忠举着望远镜向两旁山林搜索,很快他的视野中就出现了一群女人的身影,而一群蒙古士兵正在驱赶她们,但这些女人并没离开,而是继续跟着他们向山林逃窜,在他们中间是一个被两名士兵架着的男子,身上穿着华丽的袍子,头戴着一光灿灿的帽子,在一片绿色中无比醒目。

    “在那儿,快追!”

    李文忠放下望远镜兴奋地说。

    “玛的,逃跑都带这么多女人,活该跑不掉!”

    他紧接着说道。

    而此时山外抢人的已经到了。

    但不是李文忠以为的吴越军。

    南口。

    “张定边?你这可不厚道啊,让吕珍吸引鞑虏在那里血战,你却趁机偷袭大都抢果子,你这可真不厚道!”

    常遇春控马而立笑着说。

    此刻他率领原本埋伏在附近,在妥懽帖木儿进入关沟后,立刻杀出封堵南口的八百骑兵,正分向两个方向列阵,后面三百骑兵堵向外突围的蒙古人,这个工作很简单,三百骑兵把他们的战马一栓,基本上就彻底堵死了出口,然后他们趴在马鞍上一个个端着燧发枪射杀突围的蒙古人,后者正如同被屠宰的羔羊般在他们的枪口一片片倒下。

    但他这里就麻烦了。

    因为追击的汉军骑兵到了。

    而且还是他的老对手,也是在此前击败过他的张定边,在黄河北岸的延津他带领一万淮西精锐骑兵,终究没住张定边的骑兵波次冲锋,那也是他十几年来输得最彻底的一仗,现在他又不得不带领五百骑兵列阵向外,以阻击这个强悍的对手。

    “彼此彼此,你不也一样趁着吕珍拖住鞑虏,然后跑到这里来抢着摘果子?咱们谁也别说谁,不想死的就立刻让开,里面的鞑酋是我们的,别以为你这人能挡住我们!”

    张定边冷笑道。

    “鞑酋已经被我们击毙,这天命是吴王的,你们还是请吧!”

    常遇春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

    张定边冷笑一声拔出了刀。

    但就在这时候,他身后突然一阵混乱,紧接着一片尘埃从东边汹涌而来,很快一名军官匆忙赶到,然后向他行礼说道“大帅,左君弼率领的吴越骑兵到了,距此已经不足五里。”

    “列阵迎战!”

    张定边说道。

    吴越军来了也没用,只要他能够干掉常遇春,然后夺得被困在关沟里的妥懽帖木儿那就是胜利者,哪怕夺得的是后者的死尸,反正只要把常遇春这人全杀光,然后再拿火烧成灰,那么他们就根本没来过,妥懽帖木儿是汉军追上并杀死的,跟吴军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常遇春去哪儿了,那个关他们屁事,难道他们还负责给朱元璋找人?

    他对面的常遇春同样一脸凝重地端起了长矛。

    很显然这是非打不开了,而真打的话他根本没有任何希望,这一次是真要死在这里了。

    “鞑酋的人头,李文忠将军斩妥懽贴木儿父子!”

    就在此时后面传来亢奋的喊声,紧接着就是一片欢呼。

    张定边脸色立刻一变。

    “杀!”

    他毫不犹豫地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身后列阵的胸甲骑兵全部端起长矛开始向前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