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五章 宪法-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八二五章 宪法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个世界就这么被他们瓜分了。

    张士诚去抢孟加拉安度晚年,顺便给他的后代打基础,以便他们征服整个南亚次大陆,而且朱元璋很慷慨地表示,吐蕃以南,缅甸以西他和他的子孙都不会惦记,只要楚王

    他把张士诚封了楚王。

    原本这个爵位就是计划好的,一旦朱元璋登基,就把张士诚改封楚王然后在淮南给他划块地,但现在楚王既然不要内地,那就改封到南亚次大陆好了,整个喜马拉雅山脉以南,若开等山脉以西,阿富汗和伊朗以东,相当于原本历史上整个英属印度的地盘全算楚国。

    只要楚王还向大明称藩,那么大明与楚国就永远保持亲如兄弟的一家。

    另外他还给自己的儿子朱标预订了张士诚的一个女儿算未来的太子妃,弄不好还会成为未来大明皇后,这样也就算真得亲如兄弟了,不得不说老朱那也是很狡猾的,张士诚这些人出去后只能依赖大明做后盾,他们在前面打地盘抢金银财宝然后来大明采购各种物资,甚至于招募雇佣军,最终这些财富还是要流入他的手中。

    这样的好人当然要优待。

    而陈友谅依旧是汉王,他的汉国同样也挪到了中东西亚,自阿姆河以南楚国以西,埃及,西至地中海和黑海,相当于阿富汗,伊朗,整个阿拉伯半岛,小亚细亚半岛,埃及这些地盘全是汉国的。

    当然,他得自己去拿下。

    但在大明的官方,这些地方就直接视为汉国,不再接受这一带那些番邦的朝贡,他们已经是汉王属民,只要汉王保持朝贡就行,至于汉王以后有兴趣向别的地方扩张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了,皇帝陛下也不会管的。

    而乌拉尔河,乌拉尔山,里海,高加索山脉,黑海,汉国西界这条界线以西的欧洲,非洲统统都被列为教化之地。

    也就是蛮夷之地。

    对于蛮夷大家随便都可以征讨,谁打下的地盘归谁。

    他们俩是明确的藩国,而陈友定和方国珍两人原本只是郡王,朱元璋也给他们提升一级,方国珍变成了越王,陈友定变成闽王,反正就俩空头王,最多保证他们在大明的财产。而越国的封地挪到了澳大利亚,整个澳大利亚及新西兰还有新几内亚岛全都算越国,但南洋诸岛算大明的,而闽国当然不能是整个美洲,朱元璋看地图就知道这地方不能给一家,这么广袤的地盘要是发展起来和大明隔海相望那就是天敌。所以闽国只是得到了部分北美,实际上准确说是落基山脉以西,莫哈维沙漠以北,这个范围以外仍旧是大家都有份,也就是说墨西哥以南还有美国东部及加拿大的部分大家都可以抢,只是美国自落基山脉以西部分算闽国。

    实际上主要是加利福尼亚。

    当然,这只是朱元璋的小心思,但实际上整个美国都跑不了,这个只要到那里扎下根,剩下无非从西向东推而已,可不能小看陈友定手下那些福建山民的迁徙能力,只要越过落基山脉进入密西西比河流域,谁也扛不住几千里沃野平川的诱惑啊!

    于是明玉珍也忍不住了。

    他也得抢一块地方防备自己子孙后代被朱元璋弄死啊!

    大家都是聪明人!

    虽然历史上也有如窦家,钱家这样交出地盘后,依然还能保证后代富贵绵长的,但绝大多数都在一二代內被清理,再说窦家也没撑几代,钱家是缩头乌龟做的好。

    他不能不妨。

    出去抢块殖民地安置子孙,在海外经营一片天地,然后把部分族人都安置在那里,也算是给自己家族留一条后路,避免以后哪天被端,更何况这也是一条发财渠道,于是出去殖民的又加上了蜀王,他倒是没要什么封国,他已经有封国,本身就算是大明藩王,既然是藩王当然也有权利参与对美洲的殖民,而他抢到的地盘自然也就属于蜀国的,他在本土当指挥,族人在殖民地抢地盘,这个布局完全可以。

    事实上后来就连赵林儿也加入。

    他也得小心这个问题。

    更何况作为仙师弟子,他的眼界甚至比朱元璋更开阔,也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比如智利的硝石矿之类的,还有南美的各种新式作物,这个他都是很清楚的,所以他同样也加入殖民美洲行列去为宋国抢地盘。

    这些家伙在随后的半个世纪里连同后来明朝自己组织的,再加上朱元璋几个儿子组织的

    朱元璋儿子们也是藩王。

    而且大明的藩王制度也改变。

    不是武力统一的朱元璋,必须得照顾各方势力,这些人明显不会为养老朱家的子孙承担太多义务,所以在占据压倒性优势的非吴国系统各路宣抚使的反对下,原本朱元璋设计的藩王制度被推翻了。新的藩王既然有封地那么朝廷就不会再掏一分钱,宋藩,蜀藩如此,朱元璋的儿子们也得如此,另外藩王既然建藩,那么他们的子孙也是他们自己养活,同样不能由朝廷负担,实际上就是推恩制。原本历史上藩王增加一个孩子就能增加一份收入,但新的制度下增加一个孩子分走一份家产,一个藩王既然建立那么他的封地就是固定,从他分支开的子孙只能从他的封地上分地盘,汉朝的推恩令就是这样的。

    朱元璋有不满意也没用。

    毕竟他不是武力统一,他的统一只是大家给仙师面子,如果他真得惹火这些军阀,大不了人家继续割据或者鼓动老百姓闹事,甚至让前线那些他们系统的军队哗变。

    只要仙师不干涉,陈友谅现在就能让张定边纠集人马突袭应天,现在的应天可是没什么守军,兵临城下的话朱元璋连反抗能力都没有,同样张士诚也能把五十斤巨炮怼到应天城外,而陈友定,方国珍,明玉珍甚至南贵州两广这些地方的军阀们,同样可以不再买朱元璋的账。

    所以朱元璋必须尊重各地的意见。

    而他封自己儿子为藩王别人没意见,但他要把藩王像原本历史上一样当朝廷的寄生虫,那大家就肯定不答应了,都不是傻子,你这样老朱家增加一个子孙就是增加一份俸禄,过两百年你们朱家子孙领的俸禄加起来恐怕超过所有文武官员,这钱可都是得我们交税来出。

  
S系双胞胎小说5200
  我们傻呀!

    你封几个藩王就几块地,而且有宋,蜀二藩为标准,你的儿子绝对不能超过他们,他们都是和你平起平坐的,你的儿子有什么资格超过他们?另外既然是开藩也就不能再领朝廷俸禄,除非他们做朝廷的官。

    否则什么叫开藩?

    开藩就是单独为一国,你都单独为一国了,凭什么还让大明朝廷给你发工资?总之朱元璋的藩王制度完全改变,所以这些藩王在以后都只能自己养活自己,而当闽越宋蜀等藩在殖民地获得源源不断的财富后,朱元璋的儿子们肯定也要跟着一起去殖民地发财。而他们都从殖民地运源源不断的财富后,朝廷当然不可能还忍得住,然后朝廷的船队也就起航,事实上到最后,这些家伙为了在殖民地争夺利益,甚至还大打出手,就连扮海盗攻击朝廷船队的事情他们都敢干。

    当然,是在殖民地打。

    而他们在本土不但依旧谈笑风生甚至很多还互为婚姻呢!

    总之他们几乎瓜分了所有殖民地。

    别说美洲各地了,甚至就连非洲都被他们瓜分了,尤其是黑奴,当然肯定是阉奴,这个时代大明也能见到黑奴,而且都是阿拉伯商人带来的阉奴,这种好传统肯定要继承。这种罪恶的贸易繁荣后,甚至连汉国和楚国都加入殖民狂潮,为了争夺黑奴贸易控制权,两家还互相宣战在海上搞战列舰对轰,最终谁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只好在大明皇帝陛下主持下和谈拉倒。

    改变的不仅仅是藩王制度。

    实际上在天命之主诞生后,各方势力最主要的乐趣,就是以各种方式围攻这位新君,无论这些军阀也好,还是那些守土官员也好,甚至朱元璋自己手下的部分人,都以围攻他为乐趣。毕竟谁都明白一个全新的大一统的帝国即将建立,而在这个帝国正式成立前最重要的就是确立各种制度,尤其是限制皇权的制度,没有哪个大臣喜欢一个独断的君主,没有哪个地方喜欢强势的朝廷。军队要更大自主权,地方要更多利益,商人要权利,文人要科举,农民要减赋,所有人都有他们想要的,而这一切的前提都是皇帝不能太独断专行。

    必须得给朱元璋套笼头。

    这个笼头就是各种制度,而且必须是一个不能改变的制度。

    “你们议一份盟约如何?”

    杨丰说道。

    “盟约?”

    一帮大小军阀茫然。

    这些都是来参加登基大典的,包括何真,高明寿,杨铿,甚至从安南来的陈叔明,汉,吴越两国北伐过程中自己任命的宣抚使们,刚刚在徐达大军压境威慑下投降的张良弼和孔兴两人,他们算是相比之前那几个低一等级的,不过他们仍然惦记着争取自己的利益。

    “对,一份盟约,一份在本仙见证下共同确立的,包括元璋及其子孙都必须遵守,同样全天下也都必须遵守的盟约,以后所有制度,所有法律都必须遵循这份盟约,与这份盟约相违就示为违背天意。如果元璋及其子孙违背盟约,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违背天意,他们的天命也就失去,那时候其他有能力的华夏之民都可以推翻他重建新的帝国。这份盟约我会起草然后你们看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连同元璋及诸藩王一起坐下来共同商议,若大多数人同意,那么由我将其同样写入盟约,等登基大典上共同以这份盟约来对天盟誓,日后新君继位也必须以这份盟约来盟誓方可继位。”

    杨丰说道。

    实际上这就是立宪。

    这一同样也是必须的,都快十五世纪了,还不赶紧立宪那就纯属找事情了,趁着现在控制局势的绝大多数还不是儒生,甚至绝大多数都出身贫寒,赶紧把一份有利于普通百姓的宪法确立下来。

    这是士绅实力最弱的时代。

    朱元璋是佃户,陈友谅是底层小吏,张士诚是私盐贩子,明玉珍是自耕农,方国珍是海盗,哪怕刚刚投降的李思齐也是小吏,他是县典史出身的,陈友定也是自耕农当兵,数得上的巨头里面也就何真一个地主,但没有一个是真正儒生,甚至绝大多数都是原本目不识丁。这些人受儒家思想影响很小,而且出身里囊括社会各个行业,都是上战场打天下的,由杨丰负责起草纲领,他们坐下来商议细节,最后制定一份儒家色彩最淡的宪法然后以天授旗号确定,从而使大明直接进入宪政时代。

    皇帝仍旧是最高统治者。

    但君权天授,他必须遵守这份对天盟誓的宪法,他敢反对的话那些野心家立刻就会跳出来,甚至如果他激怒百姓,百姓也可以去海外把那些藩王迎来,就像英国人喜欢去迎外国人当国王一样。

    陈家也好张家也好可都曾经是天命之主的候选人,他们手中玉册可没收,若朱家失去天命,他们当然有资格接手,杨丰把他们扔到外面就是做这种准备的,如果老百姓无法忍受朱家统治,大不了起兵然后去迎他们然后里应外合夺朱家江山,甚至某一天陈友谅张士诚这些人的后代在海外发展出足够的实力,在他们的威胁下朱家的后代还必须收敛些以团结治下百姓,否则这些人就拿着盟约找他茬他也无可奈何。

    至于真发生这种内战

    那就战好了。

    反正都是炎黄子孙,反正他们也都不敢改信别的信仰,真敢信别的宗教的话他们连统治自己领地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跟朱家争天命了!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