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二八章 被玩坏的欧洲-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八二八章 被玩坏的欧洲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正在开始溃逃的扎剌亦儿骑兵们同样看到了天空中的杨丰。

    但他们的反应却汉军们愕然。

    就看见他们纷纷停下,在不断呼啸而过带走他们生命的炮弹和子弹中,一个个惶恐地下马,然后跪倒在地向着这个四周带着七彩光华的家伙膜拜,很显然作为有信仰的人他们把杨丰当成了他们的神灵。这也很正常,别说是这个时代的他们,就是八百年后他们的那些后代们,看到天空中这样一幕也只会以为他们的神显灵,尤其是在这样即将溃败的战场上,神灵降下为他们诛灭入侵者的想法瞬间就占据了他们的大脑。

    这时候必须得膜拜。

    必须得向神灵最大限度展现他们的虔诚,然而

    神灵骤然开始了俯冲。

    那些扎剌亦儿骑兵们茫然地看着他化作一道光,带着恐怖的呼啸瞬间撞在了他们中间,下一刻被带起的沙暴一样风沙中那些还跪着的骑兵们粉身碎骨了。

    沙暴与血色混杂的土龙一下子刺穿了扎剌亦儿骑兵,然后那道光从土龙中腾空而起直刺碧空,下一刻骤然间再次冲了下来,以同样的方式再一次贯穿扎剌亦儿骑兵,当他再一次升起后,下面残余的扎剌亦儿骑兵终于醒悟过来,他们惊恐尖叫着发疯般重新骑上他们的战马,不顾一切地四散奔逃

    “杀!”

    陈善儿毫不犹豫地冲向左侧。

    在他前方彻底崩溃的扎剌亦儿人完全做鸟兽散,结阵的五百胸甲骑兵端着带小旗的长矛,如同砸进一堆瓷器的铅球般撞击向前,将他们前方所有扎剌亦儿骑兵刺落马下。

    而在他后面紧随的是全线出击的步兵。

    端着上刺刀步枪的汉军步兵们如潮水般汹涌向前,那些慌不择路下跑向汉军线列的扎剌亦儿骑兵瞬间被淹没,被拽下战马的他们紧接着就被无数刺刀刺成筛子。而在远处杨丰依然在制造着杀戮,只不过他这时候改成了清洗扎剌亦儿骑兵的外围,他就像驱赶猎物一样,用那恐怖的土龙阻挡这些骑兵的溃逃,将他们圈禁在一片以幼发拉底河为后背的不大区域內,然后在汉军的围歼下覆灭。

    不过很快就出现了投降的,但投降的紧接着也被刺刀钉死。

    而随着缴获的战马数量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汉军步兵也捡起扎剌亦儿人的弯刀并上马,这些精锐的老兵们本来很多都是龙骑兵甚至胸甲骑兵出身,只不过是没有马不得不作为线列步兵使用,但现在得到战马的他们立刻变成骑兵,挥舞着阿拉伯式弯刀不断砍杀那些逃跑的扎剌亦儿人。

    这场大战持续了一个小时,最后一批扎剌亦儿骑兵绝望地冲进幼发拉底河的河水,然后带着对这些入侵者的诅咒直至没

    呃,他们其实也是入侵者。

    扎剌亦儿人是蒙古入侵者,阿拉伯人是入侵波斯萨珊王朝才来的,而波斯人是入侵亚述人才来的,这样算起来大家都没区别,只是一个先来后到的问题,既然这样就不要说什么谁入侵谁了,尤其是扎剌亦儿肯定没资格说他们被入侵了,毕竟他们来这里也才不过一百年,他们来的时候还是杨丰撕蒙哥的时候呢!

    “弟子拜见师尊!”

    陈善儿跪拜在杨丰脚下说道。

    他可是杨丰的正式徒弟,实际上杨丰对他也是很看好,陈友谅和这个儿子的组合,很有爱德华三世加黑太子这对父子组合的潜力,未来他们的任务就是为杨丰征服西方世界。

    “此地亦是旧日曾游,不想两千年过去已成这般模样!”

    杨丰一脸深沉地负手装逼。

    同时他示意陈善儿等人起来,至于这些人如何理解他这话,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要知道这里面隐含的信息量可是很大,比如两千年前多神时代这一代信奉的那些神灵的身份,这个都是可以联想一下的。

    “仙师,城内敌军请降。”

    张定边说道。

    巴士拉城内守军还不投降那就是傻子了,他们可是在城墙上观看了整场大战,别说还有个不知道是神还是魔的,就是光汉军自己那也是团灭他们那些援军的实力,再说他们在城内已经挨了上千发五十斤开花弹,整个城市可以说废墟遍地死尸满街,再不投降就该整个城市被屠灭了。

    “尔等自行处置!”

    杨丰说道。

    “好好干,这地方的确该清扫一下了!”

    紧接着他说道。

    说完他再一次腾空而起。

    下面的陈善儿等人赶紧再跪下恭送仙师,然后开始清洗巴士拉,在这一上作为仙师正式弟子的陈善儿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所以等待巴士拉人民的可不是什么好结果。

    杨丰就不管这些了,作为神仙他下界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不过是游戏人间放松心情,凡人之间的事情跟他没什么关系,像这种事情遇上了,心情好就出手帮忙,没兴趣直接在一旁看热闹也一样,他根本不需要专门为谁提供帮助,陈友谅这时候也不需要他的帮助。

    事实上陈友谅最需要的不是他而是朱元璋。

    主要是这里同样缺乏矿产。

    虽然石油肯定有的是,而且很好开采甚至都是自喷井,陈友谅同样获得了钻井和炼煤油的技术,未来可以向大明出口个灯油什么的。

    但其他矿产极其匮乏,尤其是最重要的煤铁资源,可别以为大马士革钢真就是大马士革产的,这一带的煤铁资源都不是很多,主要就藏在伊朗的崇山峻岭里面,而在拿下整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之前,陈友谅肯定没有能力向那里去扩张。所以那里的煤铁短时间内不可能得到开发,这样他就只能继续依赖大明的钢铁供应,同样也必须和朱元璋保持友好关系,恐怕二十年內他别指望在这方面能够自给自足。

    他连弹药都不能自给。

    这样很好,他在前面开疆拓土同时搜刮财富,然后运到大明采购各种物资,跨越印度洋和南海的航线将前所未有地繁荣,然后为了维护这条航线陈友谅也会和张士诚保持最大限度的友好,因为这条线必须由张士诚来给他提供保护,这样三家就被这条线串起来,同样华夏之民的扩张也以这条线为骨架不断进行。

    最多五十年后,杨丰就会看到一条遍布这条线的殖民地,就像原本历史上英国人所干的
温柔点市长大人txt下载
那样。

    继续西行的杨丰很快旧地重游。

    他到了君士坦丁堡。

    不过这时候拜占庭人处境并没因为之前他的帮助获得多大改善,虽然奥斯曼人的威胁解除,而且天使降临极大提高了皇帝陛下的威望,但这并没什么卵用,那些国王,诸侯们该割据还照样割据,拜占庭皇帝陛下仅仅是能够继续苟延残喘下去而已。

    当然,这就与杨丰无关了。

    而继续向西的欧洲依然在黑死病和各种瘟疫的阴影下,当初杨丰离开时候抖落的那一路小生物,正在把这片肮脏愚昧的大陆当做乐园,在他飞过的脚下,到处都是荒废的城市和归大自然的村庄,还有同样到处都是的白骨与腐尸,幸存者苟延残喘地活着。因为很多国家在瘟疫的打击下统治完全崩溃,所以在这片土地上同样盗匪横行军阀遍地,西方传来的恶魔灭世与东方传来的天使降临,让人们的思想完全混乱,无所适从,坚定的信仰者和动摇者之间越来越远。

    甚至就连恶魔信徒都出现了。

    这完全就是一种惊喜了,但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恶魔不只一次降临,尽管杨丰实际上就降临两次,但后来经过以讹传讹的众口演绎之后,这些年里恶魔已经几百次光顾西欧各地,光巴黎就十几次,这样出现恶魔崇拜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而因为信奉恶魔,这些信徒对旧的一切都反其道而行,以此表现他们对雅威的唾弃。

    比如所有人每天都必须洗澡家家户户必须养猫

    毕竟当年恶魔据说为救猫才出手的。

    他们甚至把猫当做圣兽。

    “真是毁三观啊!”

    杨丰无语地看着他眼前一幕。

    这里应该是神罗的某个小诸侯领地,他是因为看到这里人口比较多才降落的,然后在他眼前出现了毁三观的一幕。

    在他面前一座原本应该是教堂的建筑前,无数信徒正在膜拜,而原本的十字架倒了过来,在这个倒立的十字架前,一个身穿黑袍,头上带着猫耳状饰物的老头正在用连他都听不懂的语言读一本经。在他身后是数以百计的各色猫咪,甚至居然还有好几只猞猁,鹤立鸡群般正漫步在群猫之间,但它们的前方却绑着好几个血淋淋的死人,就跟凌迟的犯人一样,几个刽子手正拿着刀在那里割肉喂那些猞猁。

    而在教堂大门两侧,一边立着一只威严的英短猫像,就跟两只石狮子一样。

    很显然欧洲已经被玩坏了。

    黑死病和各种瘟疫的肆虐,再加上恶魔降临的消息,让部分欧洲人的信仰崩塌,开始寻求恶魔的帮助来摆脱他们的苦难,这不奇怪,既然雅威已经不能拯救他们,那就只好去求助于他的对头了。

    而且这些恶魔信徒明显获得了好处。

    毕竟他们都天天洗澡。

    另外他们还竭尽所能地增加猫咪的数量。

    仅仅这两种改变,就让他们在瘟疫面前比雅威信徒更有抵抗力,更何况他们还一反过去对巫术的恐惧,转而寻求各种原本算巫术的医术尤其是草药帮助,而不再一有病就去忏悔然后求圣水,哪怕他们寻求的这些东西很多本身依旧荒谬可惜,但终究比圣水,放血,拿鞭子抽自己管用啊,这些同样也可以增强他们对瘟疫的抵抗力。

    不过同样一些原本没有的恶行也出现,比如血祭,比如奴隶制,还有再比如公开的j

    “这是倭国人教他们的吗?”

    杨丰在另外一座信奉恶魔的村庄上空,愕然地看着下面一处露天的公共浴池,就像罗马帝国时代一样,在这座浴池里数十名男女正在以各种完全随机的组合在狂欢,不仅是正常男女之间的,甚至同性之间的也有好几对,而浴池边上还有更多人躺在沙滩上就像现代的营一样,晒着头美好的阳光。

    顺便用紫外线杀死他们身上的很多细菌。

    很显然反旧信仰的行为也扩展到了这方面。

    虽然节操崩坏但效果明显。

    因为种种更加符合科学的改变,这些以信奉恶魔为核心聚集起来的村庄明显比那些坚信雅威的更有生气,相比起来他们倒像是活在天堂而后者则活在地狱,实际上因为他们的出现,那些雅威信徒们正把旧的恶习发展到登峰造极,比如洗澡已经不仅仅是虔诚问题,而是足以上火刑架的罪行。

    当然,如果双方不打仗的话这对欧洲倒是幸事。

    但可惜信奉恶魔与信奉雅威的都以杀光对方为追求。

    比如被恶魔信徒抓到的雅威信徒会被割肉饲猫,而被雅威信徒抓到的恶魔信徒就只好上宗教裁判所,然后在火刑架上熊熊燃烧了。

    杨丰紧接着又到了法国。

    这里同样出现了恶魔的信徒,不但是法国国王控制区,就连英国控制区也都同样出现了,因为黑死病而暂时休战的两家都在焦头烂额地对付他们,实际上这些人不仅仅是因为信仰崩塌,更重要的是可以用这种方式摆脱他们的领主,这些恶魔信徒的聚居区正在向着自由市发展。

    本来这个时代欧洲也存在着大量的自由市。

    欧洲就这样提前进入了类似三十年战争的混乱时代,估计这一次三十年都未必能够,毕竟这种信仰上的事情很麻烦,三十年战争的各方至少都信雅威,但这都变成雅威和恶魔之间的事情了,而且还加上封建领主与自由民之间的事情,这两样哪一样都够打个三十年。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慢慢打吧!8)

    ݧVف索【ґ来阁】ԏ说网ߙ࿰ࢹ你体˜更新最新最׻的p节ԏ说࿰所有ԏ说秒更新。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