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了个好工作-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分了个好工作

    我叫吕大聪,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皮肤不白不黑,相貌不丑不俊,才能不华不丽,整个儿一个庸人加俗人。

    今年刚从一个不出名的三类院校毕业羞于说出口,所学专业是文秘,但也不透不彻,半瓶子醋而已。

    就是我这样的庸俗之人,竟福星高照般阴差阳错地进入了省城的一家银行工作。

    老百姓讲话:财政是爹,银行是娘,后边跟着两个大灰狼,工商税务是也。

    我的运气总算不错,投入了娘的怀抱。有娘的孩子像个宝,没娘的孩子像根草。所幸,我成了个小宝宝,莫有变成了根枯草。惹得几个没有找到好工作的同学直骂老子交了狗屎运。

    d,这让老子结结实实地高兴了一把,兴奋了几个昼夜。

    打扮一新,偶就兴冲冲地去报到了。

    报到的时候,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d,那些掌握老子命运的人,竟将老子分了好几分,几个铿锵有力的落差,最终将我分到了基层的一个小支行里。

    当日面试的时候,老子一再强调,我是学文秘的,并胡吹海侃了几番。那几个考究我的sb均都默默地点了点头,表情是欣赏老子的。

    偶百分百地认为,最起码得把我分到大机关之类的舞台上才较为合适嘛。没想到是这样,哎,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向东流。

    气馁归气馁,想想自己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新生代,在这么一个大都市里,无亲无靠,又没什么大树来乘凉,只能靠自己打拼,分配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老子只能阿q般地自想自慰。

    我心灰意冷地到了那个小支行里去报到。

    接待我的是一个分管人事的副行长d,是个男的。

    这个男副行长,先是煞有介事地将这个核桃大小的支行的整体状况简要啰嗦了一番。又严肃认真地给偶上了一堂政治课,说什么思想上要积极进步呀,工作上要努力肯干等等之类冠冕堂皇的官话儿。

    老子极力装出虔诚肃穆的神态,耐心听完了他那些废语屁话,最后才终于听到了我最最关心的话语,那就是把老子分到什么部门什么岗位,这才是最实际的嘛。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这又不是什么党政机关,靠。

    还好,没有浪费了偶的专业,把我分配到了这个小支行的小办公室里,这又使我那凉了半截的心略微暖和了些。

    虽然我的文秘专业不很精通,但总比站大堂趴柜台强得多嘛,我竟没有志气般地窃喜了一小下。

    为啥还要窃喜为什么才是那么一小下偶这种人没有鸿鹄之志,给个窝窝头就很容易满足,和那些有远大志向的人相比,偶自感就是一个乐色,扶不起来的小阿斗。

    男副行长和我谈完话后,一点儿也没有客气的意思,就直截了当地问我是否能接着上班工作呢

    k,没有搞错吧报到的当天就接着上班,也太会剥削人了,这可是社会主义社会呢。

    我心中暗暗地发着牢。但表面上装出极其高兴的神情,并狠狠地点了下头。

    不答应能行吗nnd,不答应今后还好混吗要是过段时间拉一拉老子的清单,说不定老子就得四爪朝天,还是乖一点的好。

    那个男副行长又让我稍等,他拿起电话来,拨了个内部号码,让某个人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