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老子也怒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百、老子也怒了

    我很听话地坐了下来。

    小吕,谢谢你对行里做的贡献。我肚中暗道:少他妈扯蛋,说正事。

    行长,李主任是个好领导,请你们不要处分她。

    你是你,她是她,两码事嘛。这b不但是臭蛆垃圾,还他妈的是个政治流氓,我日他奶奶的。

    行长,这怎么是两码事呢事出有因,都是因我吕大聪而起,奖励我不要了,我只有一个条件。

    好,你说。

    请你们不要处分李主任,更不要难为她。

    这b听我说完,竟故作姿态沉吟起来。我爆操啊,现在成了老子来求他了。我的怒火开始慢慢燃烧起来。

    臭蛆又故意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李杏同志的工作,组织上还是很肯定的嘛。

    好了,老子就要的这句话,只要不难为李感性,什么他妈的50万不50万的,老子还没放在心上。

    我起身往外就走。

    小吕,这事支行里也没办法,毕竟是上级行没有批下来。

    我日哟,这b怎么还说这样的话人再无耻也没无耻到这种地步,我都快被他气昏过去了。

    但为了李感性我必须忍,我回头对他轻蔑地笑了笑,没说任何话。

    d,就你这品行,就你如此做人,老子还真看不起你,老子是垃圾,你连垃圾也不是。

    小吕,等上级行批下来后,支行里立即兑现。

    操,王八犊子,又给老子开起空头支票来了。

    气极反笑,老子现在只有笑的份了,吃着苦瓜无奈地笑。不,还不是苦瓜,是td黄连。

    就在我快要出门的时候,他又对我说:小吕,你叫李主任上我这里来一趟。

    我出得门来,拉了冼梅一把,让她快离开这里。她眼圈已经红红的了,已经被气的快哭了。

    走廊里站了好多人,其他的几个行领导也在远处旁观。

    我和冼梅回到了办公室,其余的人都还站在走廊里,屋里只有我们两个。

    吕大聪,你真的一分钱也不要了

    嗯,不要了,再要李主任也会挨整。

    你知道那些本该属于你的奖励,会用到什么地方吗

    用到什么地方

    他们不会放在支行的帐上,而是放在小金库里。这些钱会被他们拿去吃喝玩乐,或者被他们私分。

    操他妈的,真是太过分了。

    吕大聪,你还得坚持下去。

    我心中猛地想起李感性目前的处境,只得强压怒火,对冼梅温柔地笑了笑,说道:算了,别再计较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你看现在李主任也卷了进去,弄不好她要被撤职。阿梅,这件事就算了。

    冼梅还待要说什么,潘丽、邓萍、希特勒和爱娃都陆续回来了,她只得气恼地缄口不语了。

    我来到李感性办公室,她正在闭目养神。

    不用问,她刚刚哭完。

    d,这个臭蛆弄得老子的两大美人都受委屈。

    杏姐,你到行长那里去一趟,他让你过去。

    不去,反正我不干这个主任了。

    哎,杏姐,你这是何必呢

    没法干,怎么干再干下去里外不是人。

    我不要那奖励了,刚才我已经和行长说了。他这让你过去,是想和你和解,你就别任性了。

    听我说到这里,李感性又气恼地流下了眼泪。

    小吕,你别管了,我现在不能过去,过去肯定又得争吵,等会看看再说吧。

    我一想李感性说的也对,便起身走了出来,将她的房门关上,让她静静心。

    我又向那个臭蛆那里走去。李感性现在不去,我得先和他说声,这狗日的别他妈的又再难为她。

    我敲开门进去,极力控制自己的怒火,保持友好的态度。

    行长,李主任等会就过来。让她在办公室静一会,你就不要再批评她了。

    这b先笑后不笑,最后竟有些生气起来。好像他自己做的很对,反倒是我和李感性做的不对了。

    这b的脸色越来越严肃。

    我刚待转身出去,他竟摞下了这样一句话:不来就算,这次必须处分她,目无领导,以下犯上。

    我操他妈的,这狗日的看来是真的拿李感性开刀了,老子都不要那奖励了,而且是一分钱也不要了,还和你说好话,你他妈的不但不领情,反而得寸进尺,去你妈的,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行长,你这样就真的是太过分了。李主任做为部门领导,肯定要维护下属的利益,不维护下属利益的领导不是好领导。你们不给我奖励,我也不要了,干吗还要处分李主任

    她今天的态度太过恶劣。

    不是她的态度太过恶劣,而是你们做的太过。

    我们怎么做的过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导火索既然点上了,那就猛烈爆炸吧。只有将所有的火力吸引到我身上来,才能保证李感性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