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累坎-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章 累坎

    霹雳丫突然之间变成了这样,更加使我困惑不解,急忙走上前去,问道:妮子,你又怎么了

    我连着问了好几句,霹雳丫才鼻音浓重地对我说:你别和我说话

    她头也没回,仍旧用双手捂面,说完这句话,她捂面捂的更加紧了。

    这丫又哭了,就因为我说了九月九是重阳节,重阳节也是老人节,我和她都老了的时候也要再去驴行,就这番话惹的她从笑直接变成了哭。

    我心情本来很是愉悦,才这般又唱又说的,没想到又把她弄哭了,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忐忑不安地看着她,想开口说话,但她已经告诉我了,让我不要再和她说话了。此时我和她说什么也没有用,再说下去,只会让她更加难受,我只好惴惴不安地站在她身边,尽量使自己的呼吸也轻些,免得打扰她。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将双手缓缓地放了下来,抬头看着远处的田野,但她仍是泪眼婆娑,用牙齿紧紧咬住嘴唇,秀眉紧蹙着,表情既伤心又痛苦。

    我晕,老子不就是说了个九月九嘛,你丫至于这样吗

    奶奶的,想安慰她不行,想埋怨她更不行,说又不能说,走又不能走,只能悄无声息地站在她的身边,还不能弄出任何动静,这种滋味真t的太折磨人了,操。

    又过了好几分钟,她突然轻声道:我们走吧语气出奇的轻柔,这又让我一愣。

    她说完之后,转身就走,我只好衰衰地跟在她的身后。我警告我自己,从现在开始,老子只是单纯地走路,再也不唱不说,更不再笑了,只是走总可以了吧,操。

    霹雳丫在前我在后,我们两个都是默不作声,只顾走路,这种情形根本就不像是在驴行,倒像是在逃荒。

    往前走了好长一段距离,估摸得一二十分钟了,霹雳丫越走喘气越重,快速的步履也沉重缓慢起来,再往前走,她竟然有些弯腰了。

    我急忙走上前去,这时候不说话不行了。

    妮子,你怎么了

    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我感觉特别累。

    我们休息一会吧。

    不,一休息下来,就更不想走了。

    你这样会更累的。

    她不再说话,而是继续往前走着,看她的样子很是疲惫。

    妮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她摇了摇头,说:没有不舒服,只是感到很累。

    这丫的体力一直比我好,上次驴行的时候,是她在后边推着我走的,现在她的体力反而不如我了,真是莫名其妙。

    妮子,坐下休息一会吧,我们又不是为了赶时间,休息一会,可能就不这么累了。

    没事的,可能是没有睡好觉的缘故,挺过这段就会好了。

    看她的样子仍是坚持不休息,那我只好不再劝了,而是紧跟在她身边照顾着她。

    她突然笑了笑,道:驴行实际上就是找罪受。

    看她笑了,我也笑道:嘿嘿,驴行就是找罪受,有自虐倾向的人更是喜欢驴行,嘿嘿

    霹雳丫听我这么说,气恼地白了我一眼,忽地加快了步伐。

    晕,老子看她笑了,也就陪笑起来,这一陪笑,不由自主地又说错话了,我也恼怒地抬手对着自己的嘴巴子拍了一下,这嘴头子往往在关键时刻就口无遮拦,靠。

    奶奶的,老子现在和这丫在一起,很是被动,没有一点主动的感觉,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她的不高兴,甚至让她哭鼻子。弄得老子紧张兮兮,一行一动都如履薄冰,操。

    又往前走了半个多小时,霹雳丫似乎越走越是轻松,那种疲惫累乏的样子不见了,竟然还神采奕奕起来。但老子却是就像打败的残兵游勇一样,只想一头攮在地上,再也不动了。

    妮子,你这么累,我们不如坐车去吧

    我不累了,我刚才就说了,过去那段累坎就没事了。

    我本想打着她累的幌子,动员她坐车,但她却是不同意。实际上,公路上的车很多,随便招手,就能截下一辆。

    我只好说道:妮子,你不累了,我却有些累了。

    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

    我真的有些累了。

    那你就当是自虐自己吧。她边说边偷偷窃笑起来。

    我还真从来不自虐自己,我们还是坐车吧

    你不喜欢自虐自己,但我却是喜欢自虐自己,哼。

    她边说边又加快步履,使我跟起来更加费劲。

    妮子,我求你了,我们坐车吧,我真的撑不住劲了。

    她忽地停下步子,道:来,把你的背包给我,我来替你背着。

    那怎么行我没替你背就很不安了,怎么能让你替我背

    她的脸上突然温柔无限起来,道:我们这是最后一次驴行了,不要留下什么遗憾。

    妮子,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能不坐车就不坐车,能走就走,只有走才是驴行。

    我日,这丫鼓捣半天还是坚持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