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罪有应得?-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4章 罪有应得?

    谭嫂忙倒了杯水,霹雳丫接过来,吹了吹,端到了满江大哥的跟前,满江大哥摇了摇头,说:太热,有凉点的吗

    我急忙想说:大哥,我出去给你买点矿泉水。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满江大哥又道:凉水,有没有凉水

    我刚想开口说话,霹雳丫却先开口了,她看着我忿道:你还在这里站着干嘛快出去买水啊。

    哦,我这就去。我边应边往外跑去。

    满江大哥发烧烧的厉害,不然不会要凉水喝。我来到医院外边的小超市,直接扛了一箱矿泉水回来。

    此时,满江大哥已经坐了起来,他咚咚地猛灌了两瓶矿泉水,才止住了口渴。

    满江大哥的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整个人也精神了很多。护士走了进来,给他量了量体温,说:高烧已经退下来了,但现在还稍微有点低烧。

    我有些着急起来:护士,这烧怎么还没有退尽啊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治病总得有个过程嘛。那个护士不耐烦地给了我个没脸后,转身走了出去。

    满江大哥呵呵笑道:你们不要这么紧张,我现在没事了。我很少得病,这乍一发烧,还真差点给烧糊涂了,呵呵。

    看满江大哥精神焕发,我顿时高兴起来,禁不住乐道:嗯,大哥,我也是这样,平时很少感冒发烧,一旦发起烧来,就很难控制,看来还得经常感冒发烧才行,呵呵。

    满江大哥乐道:呵呵,还是尽量别感冒发烧,这滋味真不好受。

    霹雳丫看我如此口无遮拦地说话,很是气恼地白了我一眼,嘴里悄声说了句什么,估计是在骂我什么,日。

    就在这时,满江大哥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看了来电显示后,立即接听起来。

    原来打来电话的竟然是李感性,满江大哥告诉她,他正在医院打吊瓶,随之李感性就把电话扣了。

    霹雳丫轻声问:哥,是杏姐来的电话

    嗯,她一会儿就过来。

    估摸李感性快要过来了,我起身对满江大哥说:我到外边去等杏姐去,她自己来了不好找。

    霹雳丫忽地站了起来,说:还是我去吧。她腿快,说话之间已经走到了门口,我只好又坐了下来。

    等霹雳丫出去之后,满江大哥问我:大聪,你头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不小心碰了一下,嘿嘿

    听我这么解释,满江大哥明显不信,又问:是不是妮子把你弄伤的

    我只好笑了笑,没再做任何解释。

    大聪,你和妮子之间,是不是吵架了

    我只好点了点头。

    怪不得妮子眼皮红肿得这么厉害,因为什么

    听满江大哥说霹雳丫的眼皮红肿的厉害,表情和语气中充满了心疼,我顿时不安愧疚起来,急忙嗫嚅地道:我不想让她去新加坡,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

    妮子的脾气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遇到这样的事,不能和她硬顶,只能慢慢感化她,否则只能是事得其反。

    嗯,是的。大哥,我也是有些过于着急了。

    满江大哥轻叹一声,道:唉,妮子从小无父无母,我们全家人都让着她宠着她,把她惯坏了。大聪,你要怪就怪我吧,不要怪妮子。

    大哥,你别这样说。你要是这样说,就把我当外人了。再者说了,妮子把我的头打破,也是我罪有应得。

    罪有应得满江大哥不解地问。

    我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说话说漏了嘴,赶忙又解释道:我是说我不该和她争吵,她明天就要走了,我今天还和她争吵,不是罪有应得是什么

    呵呵,这也不算什么罪有应得,你的心情谁都可以理解,妮子也会理解的。年轻人嘛,不吵嘴是不可能的。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警告自己以后说话要慎之又慎。刚才我说自己罪有应得,实际上是指我和花小芬之间的出轨之事,从这点上来讲,别说霹雳丫把我的头给开了瓢,即使她把我给砍了,也是应该的。

    看来人不能做亏心事的,不然,良心上都会得不到安宁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大力支持霹雳丫去新加坡才对,不应该阻止她。她当日要去新加坡的理由,前边我已经交待的非常详细了,为了让她彻底认清我到底是不是适合她,为了她将来的幸福,我也得大力支持她去才是。况且我又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我更不应该死缠住她不放,让她去新加坡,我自己也能检验一下我自己到底爱她爱到了什么程度,能否真正成为她终生托付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