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习俗-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3章 习俗

    看着满江大哥和冯文青卿卿我我的温馨甜蜜情景,我羡慕不已,悄悄看了一眼霹雳丫,发现霹雳丫的眼神之中也盈满了柔柔的羡慕之光。

    我禁不住腆着老脸冲她笑了起来。霹雳丫忽地发现我在冲她笑,立即蹙眉冷面,狠狠地白了我一眼,直接送给我个没脸。

    没事,老子没有什么特长,但脸皮超厚,我仍旧腆着老脸在笑,但心中却也狠狠地吐出了两个字:我日。

    看着满江大哥和冯文青,我只有一个词语来形容了,那就是相濡以沫。

    在冯文青的住处坐了一个多小时,在满江大哥的细心呵护下,冯文青的心情也从烦闷中走了出来,整个人变得愉悦了起来。

    满江大哥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柔声说:文青,你在家好好安心养胎,把我们的宝宝养的白白胖胖的,我去医院打针,打完针后,我就回来陪你。

    冯文青柔柔地点了点头,眼睛中充满了不舍和牵挂,低声道:嗯,你快去吧

    从冯文青家里出来,在下楼梯的时候,我忍不住对满江哥说:大哥,嫂子快要生了,你总不能就这样让人家把孩子生出来吧

    满江大哥一听,禁不住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我。

    我又道:大哥,你总得给冯文青个名分才行,她这样把孩子生出来,就是未婚妈妈。

    满江大哥听到这里,禁不住愁叹了一声,缓缓向楼下走去。

    霹雳丫低声对我说:就你事多。

    我有些恼火地反问:怎么就我事多了我说的不对还是咋的

    霹雳丫不再搭理我,只是快速向楼下走去。

    到了楼下,满江大哥缓缓走到车旁,并没有立即打开车门,而是站在车旁回身看了看我,想说什么但没有说,脸上布满了愁云。

    霹雳丫也站在车旁,警惕地看着满江大哥和我,面部表情充满了敌意。

    我对满江大哥说道:大哥,你想说什么就说,不要把小弟当成外人。

    满江大哥扭头看了一眼霹雳丫,又抬头看了看楼上,轻声对我道:大聪,别在这里说,走,上车。

    来的时候,只是开来了满讲哥的车,因此,我们三人上车后,满江大哥坐在驾驶座上,我坐在副驾驶座上,霹雳丫坐在了车后排。

    满江大哥开着车,驶出了小区,当来到一个车流量很少的地方后,满江大哥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知道满江大哥有话要说,他沉思了一会儿,轻声说:大聪,你说的很对,我必须要给冯文青一个名分。她为了不给我增加压力,一直没有和我提什么要求,正因为她的善解人意,我更要给她一个名分才行。

    我立即点头赞道:大哥,你这么做就对了。冯文青之所以不向你提名分的要求,这也恰恰说明了她善解人意、知书达理的一面,对这样品德高尚的女子,你更要主动一些才行。

    满江大哥重重地点了点头。

    坐在后排座上的霹雳丫这时突然之间开口说话了:大哥,你不要忘了咱们老家的风俗。

    满江大哥听了之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我急忙扭头问道:妮子,你们老家什么风俗

    霹雳丫眼睛喷火,狠狠地白了我一眼,愤愤地说:就你事多,你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嘛,哼

    你先不要埋怨我,你告诉我你们老家什么风俗。

    霹雳丫更加敌对地冲我吼道:我们老家的风俗就是男人的老婆死了后,一年之内是不能再和其她女子结婚的。

    我顿时一惊,怪不得满江大哥一听我提这件事,就愁闷苦脸的,原来是为了这个。

    妮子,你们老家的这风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怎么知道反正从老一辈就是这么传下来的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守着那些封建习俗不放,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好不

    谁拿着鸡毛当令箭了规矩就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这是什么规矩规矩也要在特殊的情况下网开一面才行

    这怎么是特殊情况了啊

    霹雳丫此时显得格外激愤,整个人几乎都从车座上站了起来。

    妮子,你不要激动,冯文青现在的情况还不特殊嘛她肚子里的孩子都快要出生了,她连个名分都没有,这样对她是不公平的。

    怎么对她不公平了对她公平了,那我嫂子怎么办

    我知道霹雳丫把她死去的嫂子当成自己的母亲,但事情一码是一码,如果冯文青不这么善良,老子才不管这事呢。

    妮子,我知道死去的嫂子也不容易,但碰到什么问题就要解决什么问题,现在摆在面前的紧要问题是冯文青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