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越来越不可理喻-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5章 越来越不可理喻

    我问道:妮子,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来不行吗

    哦,当然行了,嘿嘿

    你不好好睡觉,干嘛过来敲门撞门的真是

    妮子,我昨晚睡觉的时候,这门是开着的,我刚才起来上厕所,这才发现关上了

    我回来了,当然就关上了,这还用怀疑吗

    问题是我不知道你回来,我要是知道你回来,我也绝对不会连敲带撞的。

    你以为我愿意回来啊我是怕你把这个房子给卖了。

    嘿嘿,卖房子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总得有个过程

    吕大聪,我先把丑话说在前边,你要是把这个房子卖了,我和你没完。

    我日,这丫越来越过分了,我的火气止不住地往上顶。你丫口口声声地说要和老子分手,又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走了,却又莫名其妙地回来了,你丫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在对待冯文青名分的问题上,你丫说我是外人,但你丫却又回到这个房子里,到底把老子放在什么位置上了这个房子的房主可是老子,不是你霹雳丫,靠

    我禁不住问道:妮子,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听到这里,脸色腾地一下就通红了起来,问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今天上午,不对,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应该说是昨天上午你怎么老是口口声声说我是外人

    她一愣,她绝对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她,她蹙眉说道:你本来就是外人,这还用问吗

    妮子,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也不是。

    什么关系也不是,你干吗要干涉我

    我怎么干涉你了

    你为什么阻止我要处理这个房子

    因为这个房子是我装修的,所以我才阻止你,怎么滴

    看着她那一副刁蛮任性,蛮不讲理的样子,我的气不打一处来,直想再和她大吵一顿,但又忽地想起了李感性昨天早上去上班之前和我说的那些话,我立即忍了下来,无奈地说:你现在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你越来越过分了。

    我边说边向自己的卧室走去,身后传来咣的一声巨响,霹雳丫把房门重重地关上了。

    我躺在床上再也没有什么睡意,到八点多钟,我从床上爬了起来,霹雳丫仍旧关着房门,不知道她在屋里干什么

    我现在也懒的理她,这丫这段时间简直太不可理喻了,跟她讲道理根本就讲不通,与其无法讲通,还不如不讲。

    我下楼开着车,来到小区外边的早摊点,匆匆吃了点早饭,便往医院赶去。昨天我和满江大哥约好了,今天早上九点在医院碰头集合,我还要陪满江大哥打吊瓶。

    九点刚过,满江大哥开着车来了,他满脸很是疲惫,似乎没有休息好。直到打上吊瓶后,满江大哥才说:昨晚我去陪冯文青了,和她谈了很长时间,一晚上基本没有睡。

    他停顿了停顿,又道:我对她说,我要给她一个名分,不能让她就这么无名无分地把孩子生下来。她听了后,只是不停地哭,反复问我家里人是什么态度,尤其是妮子什么态度实际上冯文青心里最想要得就是这个名分,就是和我尽快结婚

    大哥,冯文青真的是太善良了,她心里想要但又怕给你增加压力,所以才不停地哭,越是这样,大哥你越要往好处办才行。

    满江大哥长叹一声,缓缓地道:人人家里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昨天临去冯文青那里时,我站在你嫂子的遗像前,默默地对她说:我准备要和冯文青结婚了,请你理解我

    我在她的遗像前站了很久,对她说了很多,我相信她会理解我的。

    嫂子如果泉下有知,她也会理解你的。

    嗯,我相信你嫂子会支持我这么做的,我已经考虑好了,我先和冯文青去领取结婚证,等她生完小孩,再补办婚礼。

    嗯,这样也好。

    冯文青现在这种情况,也不能举行婚礼,只要领取了结婚证,她也就算是有名有分了,等她生完了小孩,再举行婚礼,老家那边的习俗也不破坏,也就没有了什么压力。

    对,大哥,你这样处理很好。

    事已至此,这么做是最好的选择了。

    满江大哥说完这句话,显得精疲力尽,不多时,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陪满江大哥打完吊瓶,满江大哥去了冯文青那里,我则开着自己的小qq向家里赶去。

    一进家门,顿时一股浓浓的酒气从屋里传了出来,险些把我给熏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