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0二、滑到慌之谷-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0二、滑到慌之谷

    想到这里,我对这件事已经坦坦然起来,有些看破红尘,身处云头高端向下俯瞰的至高境界了。

    真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有了至高境界,自己似乎成了思想上的巨人,心中便坦荡起来,怒气愤恨都跑的无影无踪了。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把李感性保住,就是让老子回老家种地,老子也心甘情愿。

    想想古时候的忠臣大臣,被奸佞小人陷害,人头落地,满门抄斩,我这委屈真的不算什么。何况也没有生命之忧,大不了不要这份工作就是了,有什么了不起。

    中午吃饭时,冼性感让我在办公室里呆着别到处去,她跑出去买了三份香喷喷的驴肉烧饼,我的一份,她的一份,还有李感性的一份。

    我心中暖暖的,冼性感就是好,美丽可人,温柔体贴。她知道我和李感性心里都不好受,就把饭给我们买回来,目的是让我们减少影响面。实际上她心里更不好受。

    冼性感有勇有谋,是非分明,忠奸立断,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加善女,我真希望她退婚嫁给我,那该多好啊

    我要没了工作,回家种地,她肯定也会跟我去的。我们两个脱离这噪杂快节奏的都市生活,学学陶渊明同志,去过过逍遥的田园生活,岂不是更好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冼梅手搭棚,俏目等我归。脱去摩登服,换上粗布衣。

    才使巾揩脸,又使酒箸杯。青藤架下偎,嘴对嘴互喂。

    馋死男流氓,羡死女色鬼。关上大寨门,生孩一大堆。

    要是没有计划生育该多好,那我和冼梅边过田园生活,边生一大堆孩子,弄个加强排特务连啥的,岂不又成了封疆大吏,吕冼王国了。

    越想越美,美的冒泡,嘴里含着驴肉烧饼呵呵傻笑。

    下午,那个臭蛆不再露面了,而是由分管人事的副行长出头解决此事。

    因为我是个炸药包,李感性是个导火索,为了不让我这个炸药包爆炸,他先找我谈,再找李感性谈。

    先把炸药包弄湿,导火索再干也点燃不起来,搞人事的真t鬼精鬼精的。

    他和我谈的中心主题是让我接受2万元的奖励。

    老子为了仅存的这点儿薄面,坚决不要。

    但只有一个条件,不能处分李主任,李主任没有错。

    他和李感性谈的什么,我不知道,但从李感性的表情上来看,应该没什么事了。

    阿门,只要李感性没事,老子就双手划十口念阿门了。

    临近下班时分,冼梅从飞鸽上悄悄对我说: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

    善解人意的冼梅简直比我老婆还称职老子还是光棍,但凭想象也能想象出来,谁能超越冼梅很难。,我心中一阵狂喜,立即回到:嗯好太好了

    短短的五个子,竟用了三个大感叹号,可见有多么地激动,多么地狂喜。

    冼梅飞给我一个笑脸,随后说道:把李主任一起叫上,我们三个好好聚一聚。

    晕,狂晕,晕呆。我一看她这句话,激动狂喜一扫而光,整个人犹如坐上过山车,从乐之巅瞬间滑到了慌之谷,到了谷底怎么上也上不来了。

    我如果同时和她们两个在一起吃饭聊天,非t露馅不可。

    冼性感稍微和我一亲近,李感性立马就能看出来。要是李感性稍微和我一亲近,冼性感不但立马看出来,老子还要立马挨爆殴,就凭这丫的脾气,不被剥层皮也能去层肉。

    不但如此,最后还得同时失去这两位美女。

    真要是那样,老子将万劫不复,遗臭多少年都不可得知。

    越想越怕,竟不知道怎么回复。

    你怎么回事怎么不说话了

    ,别让李主任去了。

    为啥

    我想单独和你在一起,两人世界多好啊

    人家李主任为你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弄得这么难堪。我就不说,你也该主动提出来请请人家李主任。

    ,还是别让她去了。

    你这人做事怎么这么没有良心你说出个不让她去的理由来,如果说服我,就不让她去了。

    d,就是把老子的肠子拽出来,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来。

    我这般怔怔地想着,冼梅已经扭头侧目仔细地观察我。

    坏了,必须尽快回复。这丫心细如发,如再这样下去,非被她看出猫腻来。

    阿梅,我还是喜欢二人世界嘛。我急忙酸酸麻麻地回道。

    滚,也不看看什么时候。我已经和李主任说了,她也同意我们三个一起去吃晚饭,然后一块再找个地方去喝茶。

    啊你已经和李主任都说了

    是啊,我先和她说的,她同意了就好办了,你跟着去就行了。

    我日哟,完了,彻底完了。

    这丫竟然没经过请示就已经把事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