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温柔揩抹-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4章 温柔揩抹

    匆忙之下,我掏出收藏在我口袋中那块阿梅的毛巾,要给她擦泪,她双手捂面,泣声说:你还是收着吧,留作我们两个抱头痛哭的纪念

    她越说越是伤感,边捂面边摇头,已经伤心难受的不能自己了。

    我想对阿梅说:阿梅,这不过是个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不要紧的但我知道阿梅如此伤心痛哭并不仅是因为我的前额被霹雳丫砸破,而是她特别担心我今后不会幸福。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只好无奈地看着她。

    我拿起茶几上的纸巾递给阿梅,柔声说:阿梅,不要哭了

    阿梅用纸巾将脸上的泪水擦干,长叹了一口气,轻声低道:不哭了,现在再哭也没用了她边说边又蹙眉耸鼻伤感起来。

    我轻声呼道:阿梅

    阿梅却忽地一下站起来,转身向洗手间走去,随后洗手间里传来了哗哗的自来水声,她这是去洗脸了。

    赵妈自从上楼之后就一直没有下来,她很是善解人意,想起她临上楼说的那句话:很久没有看到阿梅这么开心了。我就心中发酸。

    从进门后就一直没有见到冼伯伯和冼伯母,难道他们不在家

    这时,阿梅在洗手间喊我:大聪,你也过来洗洗脸。

    哦,好。我边应着边向洗手间走去。

    阿梅已经洗完了脸,正在用毛巾擦脸,我忙弯腰低身,洗起脸来。我这老脸洗的很快,几把就完活,我满脸挂着水珠,站在阿梅跟前。

    阿梅奇道:你怎么不擦脸啊

    我等你呢。

    等我干嘛那里不是有毛巾嘛。

    不,我就用你用过的毛巾擦脸。

    阿梅听我这么说,娇嗔地一抿嘴,俊美的脸上荡漾着无比幸福的甜笑,举起她手中的毛巾来,我急忙伸手去接,她用另一只手在我准备接毛巾的手上轻拍一下,柔声低道:来,我给你擦。

    奶奶个屁的,什么叫幸福这就叫幸福我立即腆着老脸迎了上去,将一对小眼闭上,尽情地享受着阿梅的温柔揩抹。

    阿梅边给我擦脸,边轻声低道:胡子都直扎手,也不知道刮一刮,要注意自己的仪表

    嘿嘿

    等阿梅将我的脸擦完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管她父母到底在不在家,忽地一下将她拥入怀中,嘴唇既快又准地捕捉到她的柔柔樱唇。

    阿梅没有感到惊讶,好像知道我要这样似地,而是将美眸微闭,主动迎合着我,这就是我和她心有灵犀处处通的结果,我和她忘乎所以地热吻起来。

    又是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我们才缓缓分开,阿梅美丽的眼眸中闪烁着幸福的亮光,甜笑着看着我,突然秀美微蹙,抬起手来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红唇。

    阿梅,你怎么了

    她娇嗔地说道:我的嘴唇都快被你的胡子扎破了,你也不知道刮刮胡子。

    嘿嘿,好,下次一定把胡子刮的干干净净的。

    阿梅用手温柔地整理了整理我的上衣领口,说道:那么好的剃须刀你也不用一下

    我一惊,忙问:什么那么好的剃须刀

    这下轮到阿梅吃惊了,她问:我给你的剃须刀你没有收到

    我顿时恍然大悟,激动无比地说:我家里的那个名贵的剃须刀是你给我买的

    阿梅抿嘴笑了起来,柔柔地点了点头。

    我顿时想起早上离家时,霹雳丫说的那句话:你肯知道什么东西该收起来。以及霹雳丫那激愤的神情,我忐忑不安地说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她那样

    阿梅急忙问道:她那样温萍又怎么了

    哦,没有什么。阿梅,那个剃须刀我昨晚就发现了,我以为是是温萍给我买的呢

    阿梅宽容地笑了起来,柔声道:不管是谁给你买的,你用就是了,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的,别这么邋遢。

    嗯,好,阿梅,我向你保证以后每天都周身利利索索的,嘿嘿。

    呵呵

    对了,阿梅,你这一说,我想起了那个包装盒上印着香港字样,你是从香港给我买回来的

    阿梅柔柔地点了点头。

    我突然又想起今天早上霹雳丫因为那个剃须刀,又差点和我开战,急忙问道:阿梅,你是让谁把剃须刀给我捎过去的

    没有让别人捎,是我送过去的。

    啊你亲自送过去的

    是啊

    这实在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没有想到阿梅会亲自到我那里去,我紧张万分地问:阿梅,你当时去的时候,她在家

    阿梅点了点头,道:我是和郭蓉一块去的,本想给你个惊喜,结果你不在,只有她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