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带刺的玫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5章 带刺的玫瑰

    我最关心的就是阿梅进门后,霹雳丫对她的态度如何,按我的理解,霹雳丫肯定会对阿梅不友好的,要么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要么就是和阿梅大吵一顿。

    想到这里,我更加忐忑不安紧张起来,忙小声问道:阿梅,你去了后,温萍有没有对你

    阿梅抿嘴一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人家温萍对我态度很好,也很热情,我们以前毕竟是同事,她对我还是很友好的。

    晕,狂晕,现在轮到老子找不到北了,霹雳丫真的就像一个谜一样,让老子始终摸不到她的路数。

    我立即松了一口气,连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只有她对你态度好,我就放心了。

    我不知道你新房子的位置,郭蓉知道,她是听杏姐说的,因此,是她带我去的。

    我工作上的事,也多亏郭蓉帮忙,不然,我会比现在更惨。

    嘿嘿,我了解你比了解我自己都深,你就是把这份工作丢了,你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嘿嘿,知我者阿梅也

    我说着忍不住又把她拥进怀里,但这次没有热吻,而是紧紧地相互拥抱着。

    阿梅温柔地趴在我的怀里,轻声问:大聪,你告诉我,你现在幸福不幸福

    我动了动嘴巴,没有说出什么,不是不想说,而是实在说不出什么。

    阿梅又柔柔地轻声说:你要对我讲实话。

    我伤感地将阿梅又抱紧了些,低声道:幸福是人人都想要的,我也想要幸福,但她仍是心存顾忌,她现在就是带刺的玫瑰

    你说她心存顾忌,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

    不,不但是你,她一直因为你和康霄茗而纠结,她当日选择到新加坡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温萍去新加坡的事,我听郭蓉都对我讲了。做为一个女人,我理解她的心情,大聪,你也要理解她

    我一直在努力地理解她,但她不给我机会。

    你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走一步说一步吧。

    说到这里,我和阿梅都不再说话了,就那样静静地拥抱着,洗手间里只传出了水管里若有若无的滴水声。

    阿梅趴在我的怀里,柔柔的似乎要睡着,她突然轻声对我说:要不要我和温萍去谈谈

    我一惊,忙道:不要啊,阿梅,千万不要,你不了解温萍,我现在对她也不是很了解,她把自己的内心藏的很深,你千万不要找她去谈,否则,可能会适得其反。

    我昨天去的时候,温萍虽然对我很是友好,但我发现她的内心是哀愁纠缠的,虽然她表面热情,但实际上她是不快乐的。站在女人的角度上,我能理解她,要是我见到以前的情敌,我也会不快乐的。

    温萍性格很拗,她很容易走极端,我真担心她会和你大吵大闹的,万幸,她没有这样。

    阿梅抬起头来,莞尔一笑,道:你不要把温萍想扁了,她做事还是很有分寸的,性格拗不是缺点,你可别忘了,她可是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她受的教育比你高的多,她也是一个高素质的人,你这垃圾大学出来的人,肯定跟不上她的节拍的,呵呵

    阿梅,你这么一说,我更感觉自己是个垃圾了,嘿嘿

    你老是说自己是个垃圾,但你这个垃圾在我的心目中却是比那些衣冠楚楚的人还要优秀,还要君子。

    阿梅说到这里,美丽的秀眸中又挂上了泪雾,她头一低,又钻进了我的怀里。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心中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阿梅鼻音浓重地轻声说:她把我当成情敌,实际上,我也是把她当成情敌,面对情敌,还要友好相处,这种滋味是很不好受的,比吃毒药都难受。温萍的感受我很理解,因为我也是这种感受,你要理解她

    阿梅说着说着哽咽起来,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阿梅,不要说这些了,我们好不容易见面了,应该高高兴兴的才是。

    我话虽是这样说,但我知道我和阿梅的这种情况,重逢见面后是解了相思之苦,这种喜悦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但同时,这种愁苦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阿梅轻声幽幽低道:康霄茗牺牲了,要是她不牺牲,我对你是很放心的,但现在

    阿梅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又嘤嘤地低泣起来。

    听她说到康警花,我忽地想起阿梅上次回来独自去祭拜康警花的情形,一股巨大的悲哀吞噬了我,我将头趴在她的秀发中,泪水狂涌起来。

    阿梅又泣声说道:康霄茗在九泉之下,也会祈祷你幸福的

    我哑声说道:阿梅,不要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