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情多最恨花无语-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7章 情多最恨花无语

    如此连亲带舔加咬了一段时间后,阿梅缓缓抬起头来,面容娇红,随即又激情四射地低头用皓齿咬了一下我的嘴唇,这才又抬起头来,双手又温又柔地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和头,柔声对我说:睡一会吧

    我不睡了,我要看着你,这样我心里才踏实。

    她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鼻子,笑道:你怕什么我又跑不了,你要不睡,就不要枕在我的腿上了。

    她边说边作势要把腿拿开,我急忙闭上小眼,嘴里说道:好,好,我现在就睡。

    阿梅看我闭上眼睛,开始用手指轻轻地揉我的小耳朵,一股巨大的温暖传遍全身,以前阿梅曾多次这样揉搓我的小耳朵,这种感觉出奇的舒服,简直比任何催眠曲都要受用。尤其是她搓揉我的耳朵唇时,这种感觉更加奇妙,想不入睡都难。

    很快,我就在阿梅的温柔揉搓下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说来很是奇怪,每次阿梅这样搓揉我的小耳朵的时候,我都是很快就能进入深睡状态,并且身心都能得到极度的放松。此种状态下,睡一分钟顶平时的十分钟,简直是妙不可言,美不胜收,个中舒服滋味无法形容。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当我醒了的时候,阿梅正静静地看着我,柔情似水,水如海深。她看我醒了,温柔地抿嘴甜笑起来,我打了一个哈欠,问道:阿梅,我睡了多长时间

    你没有我睡的时间长,你再睡会

    不了,你的腿麻了没

    我边说边坐了起来,用手给她揉了揉腿。

    阿梅举起双臂来伸了伸腰,俏皮地说:今天晚上我给你做顿饭吃。

    我一惊,忙问:阿梅,你不是不会做饭吗

    嘿嘿,此一时彼一时,我现在不但学会了做饭烧菜,而且还会好多种呢。

    真看不出来,你变化这么大啊

    做为女人,不会烧饭做菜,就不完美,嘿嘿。

    你是不是在香港学的

    她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

    阿梅,你越来越成熟了,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烧饭做菜呢。

    嘿嘿,你也太小看我了,我现在就给你做去,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嗯,好,今晚我要大吃特吃一顿。

    我给你做点好菜,让你胖上几斤,你现在太瘦了。

    我忽地想起什么,急忙问道:阿梅,你爸妈呢

    阿梅一愣,问道:我没有告诉你吗

    没有啊,自始至终你都没有告诉我啊。

    她的美眸笑成了月牙,呵呵而道:我妈随我爸到国外去了,她不在家,你就放心吧

    真的

    当然了,要是我妈在家,我也不会领你到家里来的。

    我立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有了一种奴隶终于翻身做主人的感觉,整个小体都彻底放松起来,悬着的心也踏实了,nnd,那个老太婆不在家,跟冼伯伯出国去了,赵妈可以忽略不计,现在只有我和阿梅了,老子顿时感到在这个家里就是一家之主了,立即大模大样地将后背靠在沙发上,也翘起了二郎腿。

    阿梅看我这样,咯咯地娇笑起来,笑道:我要是早告诉你我爸妈不在家,估计现在你都能飞到屋顶上去了,哈哈

    嘿嘿

    我边笑着边端起了茶几上的那杯赵妈早就给我沏好的茶,茶水已经凉透了,我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nnd,现在一彻底放松下来,才感觉到渴了。

    阿梅站起身来,欢快地说:你在这里坐着,我去给你做几样好菜。她边说边向厨房走去。

    我站了起来,道:阿梅,我来给你打下手吧。

    阿梅回头开心地说:好,你来给我打下手。

    阿梅,你今晚要给我做一道红烧鳗鱼,我就吃过一次,还是受伤住院的时候。

    嘿嘿,那是当然了,我以前可就只会做这一道菜,这可是我的保留曲目。

    来到厨房,我才发现,案板上摆着好几样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冷冻食品,此时已经都化开了,原来阿梅早就都准备好了。

    阿梅,这些是什么时候摆出来的

    回来的时候,我在车上给赵妈打电话,让她提前拿出来的。

    嘿嘿,阿梅,你现在越来越细心,越来越会照顾人了。

    阿梅抿嘴一笑,开始动手忙了起来。

    我开始摘菜洗菜,勤勤恳恳地给阿梅打起了下手。突然之间,我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我心中暗操:这是谁t给老子发短信,也不看看什么时候,操。

    我索性不管这个短信,但阿梅却说:手机响了,你怎么不看看啊

    不用管它,肯定是移动公司发的垃圾短信。

    你看一下嘛,要不是移动公司的垃圾短信呢,别耽误事。

    我只好站了起来,边掏手机边走出厨房,一看竟然是霹雳丫给我发过来的,短信内容:情多最恨花无语,愁破方知酒有权。你是文秘出身,应该能看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