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0三、乖乖龙的东-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0三、乖乖龙的东

    三个人去吃饭是上刀山,再去喝茶就是t下油锅。如果这样,老子今晚能不能回到自己的窝里去都是个问题。想着想着,额头开始冒汗,估计脸色也已经苍黄起来。

    为了不让冼梅看出破绽,急忙起身装着去上厕所。

    打伞了要去厕所,内急更要去厕所,遇到无法解决的事要躲到厕所里。厕所这个臊呼呼臭烘烘的地方,在偶看来却是又清又香。因为关键时刻它成了老子的避难所,更是老子的庇护神。

    跑到厕所里,更加地六神无主,惶恐不安。

    如果被冼梅爆虐一顿,偶还不放在心上,大不了在家躺上几天就是了。关键是爆虐之后,我还要失去冼梅。更更重要的是,老子脚踏两只船,两只船一气恼,往两边一跑,非得把老子的腿劈断不可。

    东南西北中,乖乖龙的东,这下算是玩到头了。

    怎么办呢,到底怎么办啊

    用什么借口来摆脱这件事呢

    无奈之下只好先洗把脸,让大脑清醒清醒再说。

    洗了几把脸之后,看着水龙头往外哗哗直流的自来水,灵机一动,先向周围瞅了瞅,发现没有其他人后,便急忙趴下,嘴对着水龙头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灌冷水。

    不一会儿,就灌了个肚涨饱,最后还直打起了嗝。

    心中不住祈祷,自来水啊自来水,你要愈脏愈好,最好里边充满痢疾菌,让老子过把拉瘾。

    喝下去先来个肚疼再来个拉稀,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肚疼拉稀是不争的事实,这件棘手的问题便应刃而解。

    跳起来将肚中的水往下蹲了蹲,又咕咚咕咚喝了一些,这才胸有成竹地迈着四方步回到了办公室。

    此时离下班还有三十来分钟,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了,老子今天要拉稀。

    马欢跳蹄,兔乐翘尾。小人得志想上天,兔子得志乐翻天。我这般一高兴,立即被冼梅看了出来。

    她在飞鸽上问我:你怎么这么高兴呀

    当然高兴了,今晚能够和你还有李主任共进晚餐,能不高兴吗

    呵呵。

    过去十分钟,肚子没有反应,我有点儿着急。

    又过去十分钟,肚子仍是好好如初,我有点儿大急。

    老子的胃肠抗击打能力怎么如此之强我真后悔自己怎么不带点巴豆放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看看还有十分钟就下班了,心中狂急起来,又急忙跑到厕所灌起了冷水,几乎都快灌到嗓子眼了。

    如再不疼再不拉,那老子也没有办法了,只好上那刀山下那油锅了。

    嗤嗤地撒了一泡长尿,步履沉重地回到办公室,冼梅不在。

    怎么还没反应d,自来水公司的那帮孙子也t太负责任了,害的老子灌了半桶水,竟不疼不拉。

    这时,冼梅回来了。

    她看了看我,我立即会意,趴在电脑前静等她飞鸽传话。

    李主任刚才叫我了。

    哦。老子的心比刚刚喝进去的冷水还冷。

    今晚行领导叫她一块出去吃饭,看样子是和解去,她不和我们去了。

    啊极度惊讶之后是极度狂喜。

    啊什么啊李主任不去了。

    我手忙脚乱地急忙欣喜回复:李主任不去了,我们正好过两人世界。

    李主任今天不去,我明天再约她,非得请请她才行,不然心里过意不去。

    啊

    你又啊什么呀大惊小怪的。

    我日哟,我能不大惊小怪吗你这丫怎么这么执着你还让老子活不活刚刚极度狂喜了没半分钟,又t跌入了忧之谷,比慌之谷还要惨。

    d,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滋一时是一时,过好今天再想明天的事。

    想到这里,我又回道:阿梅,今天李主任不去了,我们两个去吧

    后边没用问号而是特意用了个大感叹号,因为我感觉是板上钉钉的事。

    你今天又生气又烦躁的,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我到我爸妈那边去一趟,赶明天我们三个一起去。

    苍天啊这丫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这么一根筋我左旋右绕她怎么还坚持到底

    实际上,冼梅的思维和做法是正常的,只不过老子自己做贼心虚而已。

    这贼不能做,尤其是色贼更是做不得。虽然都是身边的美女,太阳上口下巾啥的极其方便,受益很大的同时,风险也太大了,几乎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阿梅,你能不能今天别到你爸妈那里去了好好陪陪我,我很苦恼。

    我知道你很苦恼,但我爸妈那边我必须得过去一趟。要不我陪你吃完饭我再去

    d,你陪我吃完饭就走,还不如不去呢,那样我更加地干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