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0四、自作自受-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0四、自作自受

    我心中一睹气便道:好吧,你还是去你爸妈那里吧,我自己回家吃点就行了。

    好,明天好好给你补补。随后送给我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脸。

    奶奶的,这两个妞子不是和老子玩双抽就是和老子玩双飞,虽然老子竭尽所能地摆脱这种局面,但冥冥之中似乎铁定无法摆脱。

    这时喝下去的冷水没有任何不良反应,肚不疼稀不拉,反倒憋的尿泡快爆炸了,急急忙忙往厕所跑。

    肉壶一倾长线流,足足流了几分钟。

    冼梅先把我送到家,就急匆匆地到她爸妈那边去了。

    在车上我问她今天为什么非要到她爸妈那边去连着问了几次,她才忍住笑告诉我,她北京的大姨妈今天来了,已经下了飞机,估计现在到家了。

    这次是真的大姨妈,不是那让我深恶痛绝的大姨妈。虽是这样,我还是讨厌大姨妈这三个破字,不管是真大姨妈还是假大姨妈,都t的破坏老子的好事,nnd。

    被大姨妈搞的灰头土脸的我没来得及和冼梅吻别,就衰衰地上楼了。

    进了屋来,竟没有一丝饿劲,不但不饿,肚子还依旧撑撑鼓鼓的。

    水,满肚子的水,咕咕隆隆地响个不停。

    坐在破沙发上稍事休息,准备到床上躺会。

    身子一站起,突然之间有点儿头晕眼花,并伴随浑身乏力,四肢的肌肉也微微有些疼痛。d,这是怎么回事

    又走了两步,忽地肚中翻江倒海起来,一阵恶心,急忙往厕所跑,刚进厕所门,就开始呕吐,边吐边抱住马桶,继续呕吐不止,最后几乎把胆汁都给吐了出来。

    这是咋的了怎么比喝醉酒还难受

    这实际上是水中毒了,只不过当时老子不知道而已。过了几个月,问了问干医的朋友才明白了怎么回事。

    d,喝酒能喝醉,抽烟能抽醉,品茶能品醉,没想到灌水还能把人灌醉。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最后将肚子吐得空空如也,一个嗝接着一个嗝打,恶心的头皮发麻。

    吐完了洗了把脸,躺在床上想好好休息一下。

    没过几分钟肚子开始疼起来,越疼越烈,止不住又往厕所跑,这次不是吐而是拉。

    刚褪下裤子,屁股还没沾到马桶上,就嗤嗤声不断。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黄金洒满天。

    nnd,迟来的稀,终于开始拉了。

    靠,狂靠,想拉稀时不拉稀,不想拉时直拉稀。

    这下惨了,弄巧成拙,算计来算计去,最后都算计到了自己的头上。

    事情没办成,肚疼拉稀办成了,还t来了个水中毒。

    这下把老子彻底折腾惨了,刚提上裤子想去歇歇,肚子就闹,一边蹲在马桶上狂泄,一边痛骂自来水的那帮龟孙,真他妈的不负责任,水里边到底窝藏了多少痢疾细菌,让老子又痢又疾,看这样子是要把老子拉成个木乃伊。

    这时,恼人的臭老鼠我爱你我爱你地响个没完,手机没有带在身边,放在了客厅茶几上,虽是几米之遥,但老子感到却是远隔万里,手不可及。

    本就气恼地在自艾自怨,手机却是卯足了劲地叫个不停,最后气的老子索性一脚将厕所的门踢上了。

    d,你个臭老鼠有本事你就继续叫继续响,老子耳不听心不烦。

    我现在能做的,只有蹲在马桶上专心致志地拉稀,拉了又拉。

    最后拉的整个身子就像糗烂了的面条。不,更像糗烂了的方便面,曲曲弯弯,摇摇欲坠,风不吹也要倒。

    在厕所里足足蹲了一个多小时,才略微还阳,佝偻着身子出来,腿像抽筋般,双手扶着墙艰难地挪到了床上。

    躺了有不一会儿,恼人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老子现在只有喘气的力气了,你爱响就响,老子不管了。

    老子不管它,它却偏响个不停。

    我日哟,这个手机真他妈的小人,这不是落井下石吗急得老子直敲床帮。

    不接是不行了,抱着肚子深弯腰,挪到茶几旁将这个小人般的破手机拿起来,又挪回去躺在床上,这才开始接听。

    喂喂喂,吕大聪,你怎么回事怎么就是不接手机

    d,原来是冼性感。

    阿梅,是你啊。

    你怎么了呀说话怎么有气无力的

    我很难受。

    哪里难受

    头晕恶心呕吐没劲又闹肚子。

    啊怎么回事你吃了什么东西

    我还没吃饭呢。

    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过去,给你买点药和吃的。别着急,我一会儿就到。

    嗯。挂断了电话竟小孩子般流下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