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粘舌十八跌-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40章 粘舌十八跌

    我既然打定主意,铁定心要住在这里,既要装的喝多了,还要拿捏得恰到好处。不然,别把亲爱的小弟也给麻醉了,到时候真的住下了,它可别和老子出洋相罢工。它一旦罢工,老子只能又要去当青蛙男了。

    阿梅似乎明白我的心思,抿嘴柔柔笑着,美丽的双眸蕴满了动人的秋水,脉脉含情地看着我,我顿感整个小体都浸泡在她那秋水之中,全身暖洋洋地说不出的舒服和幸福。

    情到深处人自醉,不用举杯用酒催。我看着阿梅,不由得眼神迷离起来,一副十足的酒色相馋馋地看着阿梅。阿梅在红酒的衬托下,愈发地腮晕澎红,羞娥凝绿,让我更是恍惚晕乎起来,使我感觉阿梅更加地镜中貌,月下影,增娇盈媚醉心中;酒微醺,妆半卸,一颦一笑摄魂魄。

    此刻的阿梅美不胜收,我已经找不出更恰当美好的词语来形容她了,只想抱着她往床上趴。此时床对我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诱惑力,老子还从来没有如此渴望尽快趴到床上去。

    情不自禁之下,我伸出双手抓住阿梅的那双皓白如玉的嫩手,颤抖着色音道:阿梅,我想和你极度激动又鸡动之下,后边的龌龊词语竟说不出来了,只剩下怦怦的心跳声了。

    阿梅不由得娇羞起来,她想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眼神更加迷离,双眸竟不由自主地轻合起来。

    我再也忍不住了,忽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子一低,双手将她横抱起来。阿梅低声吟了起来,双手紧紧缠抱住我的脖颈,还没等我将嘴头子伸到位,她的红唇已经贴了上来,紧紧地粘住我的嘴唇,我和她的舌头也瞬间缠绕交织在一起,翻转打滚耍起了粘舌十八跌。

    我抱着阿梅,边进行着粘舌十八跌,边迫不及待地往沙发旁走去。

    来到沙发旁,我将阿梅平放在沙发上,整个身子全部压了上去。阿梅此时娇喘不断,吟连连,我的两只爪子颤抖着去解她的裤腰带。

    万幸只几秒钟的时间,我就把阿梅的裤腰带给解开了。

    就在我将自己的裤腰带也解开,准备进行实质性动作的时候,阿梅突然伸手阻止了我,娇喘着压低声音对我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大聪,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了

    老子现在已经近乎疯狂了,此时阿梅说什么也没有作用了,极度性奋之下,我喘着粗气说:阿梅,我真的受不了了

    赵妈还在楼上呢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边说边加快手上的动作,当我快要把亲爱的小弟从裤中拽出来时,忽地传来了一个让我深恶痛绝的声音,嘀铃嘀铃

    我日,竟然是门铃声,这是谁t按门铃呢我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

    阿梅也听到了门铃声,她忽地睁开双眸,仔细又听了听,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阿梅那迷离的眼神荡然无存了,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紧张害怕地轻声说:是不是我爸妈回来了

    这恼人的门铃声,已经快要把我的焚身欲火给浇了个半浇,听阿梅说到这里,我的头嗡的一下大了起来,剩下的那半欲火不但瞬间消失殆尽,甚至整个人都掉进了冰窟窿里。

    我急忙从阿梅身上爬了下来,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重点是裤裆部位,将腰带扎了几扎才感觉多少遮挡住了点猥琐相。

    阿梅也迅速坐了起来,动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她站起身来,又仔细整理了整理,才稍微显得平静了些。

    那恼人的门铃声一直嘀铃嘀铃响个不停,阿梅用双手拢了拢散乱的秀发,又用力搓了搓滚烫的秀面。

    这时,楼上传来脚步声,人未到声先至:阿梅,是谁来了

    晕,楼上的赵妈出动了,听她的脚步声,此时她正从楼梯上往下走。

    没有时间容我多想,我立即闪电般蹿向了餐桌,倏忽之间就板板正正地坐在了那里,意思是告诉赵妈和即将要进来的人:老子正在用餐,没有干别的。

    阿梅看我这样,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她立即对赵妈说道:赵妈,你不用管了,我去看看是谁来了。

    阿梅边说边向门庭走去。赵妈此时已经到了楼梯的拐弯处,转瞬之间就走下了楼梯。

    我立即装模作样地微微欠起身子,礼貌地微笑和她打着招呼:赵妈

    赵妈对我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径直向门庭走去。

    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准备接受冼伯母那难看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