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唼喋之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48章 唼喋之声

    她的话声轻的犹如蚊蝇般嗡嗡哼唧,但我却是听了个真真切切,不由得一惊,问道:妮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一愣,她没有想到我会听到她这句轻声叹语,急忙说道:我是说我们现在在一起喝酒的机会,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我感觉她这是仓促之下在应付我,不像是她心里的真心话,我立即又问道:为何是最后一次了

    她眨巴眨巴眼,像是在大脑急转,吞了口唾沫,方才说道:我不是快要出国了嘛

    霹雳丫从来不说谎,但我现在看她的表情和神态,她似乎是在说谎,我也没法直言不讳地和她争执下去,只好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接下来,屋里就只剩下喝酒和吃菜的声音了,我想和霹雳丫说什么,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霹雳丫似乎很是害怕和我说话,只是不停地喝酒吃菜,这气氛沉闷的让人几乎窒息。

    霹雳丫和我现在就像鸟鱼一样,只知道不断往嘴里塞菜灌酒了,室内除了唼喋之声,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这种窒息的沉闷气氛,使我心中瓦凉,无限伤感起来。我不由得拿霹雳丫和阿梅作起了比较。要是现在把霹雳丫换成阿梅,会是什么样子阿梅心里想什么我知道,我心里想什么阿梅也知道,和阿梅在一起,我会很快乐,说不出的幸福和欣慰。我也无数次想从霹雳丫这里找到阿梅的感觉,但就是找不到。不但找不到,连嗅也嗅不到。花小芬的身上多多少少会有阿梅的影子,但在霹雳丫身上,连阿梅一丝一毫的影子也找不到嗅不到。

    以前,我曾经在霹雳丫身上找到过康警花的影子,但那也是转瞬即逝。霹雳丫冰雪聪明,她似乎知道我的这种心思,便在有意无意之中,卯足了劲,反其道而行之,用她的实际行动来让我和康警花以及阿梅彻底绝缘,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她就是温萍,是名副其实的霹雳丫,既不是康警花,更不是阿梅。

    和霹雳丫交往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隐隐约约感觉到她的这种别有用心的做法。这是霹雳丫聪明的一面。名牌大学培养出来的高材生,智商就是比我这种垃圾大学毕业的高,不服都不行。

    但从我昨晚回到家之后,霹雳丫就变成了一团迷雾,让我摸不着勺子,更是找不到北了,这丫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室内的唼喋之声消遁了。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早就停止了喝酒和吃菜,现在唼喋之声顿无,就说明霹雳丫也不再喝酒吃菜了。

    我抬起头来,发现霹雳丫静静地坐在那里,双眸亮晶,但目光深邃,就像躲在黑暗苍穹中的星星一样,一眨不眨地看着我,表情和神态怪的几乎让我不认识她了。

    我仔细看着她,但她对我的目光视而不见,仍旧按照她的深邃样子在专注地看着我。

    我小声地说道:妮子,妮子

    我接连叫了好几声妮子,她才回过神来,秀眸微微一动,在灯光的照射下,我看到了她的秀眸中早就蒙上了一层雾水,雾水愈来愈亮,愈来愈浓,就在雾水快要变成泪水掉下来的时候,她匆忙举起双手来,用力地搓了搓自己的双眸和秀脸,随即笑了起来。但她这笑比哭都难看百倍。

    我心中难过的四肢都颤抖了起来,索性说道:妮子,你要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干嘛老是难为自己往相反的方向去呢

    哦是吗

    嗯,是的。

    哈哈她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她这笑声实在是太骇人了,我被她骇的都几乎坐不住了,把酒杯都碰倒在餐桌上。

    妮子,妮子

    就在我不停地喊着她的名字时,她的大笑声戛然而止,随之又嘤嘤地哭了起来。

    这下子,把我弄得更加手足无措,忙不迭地问:妮子,你这是咋的了又笑又哭的

    此时此刻,她似乎根本就听不到我的说话声,只是用力咬着嘴唇,在不停地低声饮泣,整个人悲怆的不能再悲怆了,胸口剧烈起伏,双肩不停抖栗,看她的样子只有放声大哭出来,才能使自己好受些。

    妮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别吓我

    随着我的话声,她再也忍不住了,忽地趴在桌边上,终于呜呜地哭了起来,越哭声音越大,我更加惶恐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才好。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她才慢慢地止住了哭声。

    这才是真实的霹雳丫,按照她的脾气性格,她只有这样,才是她自己。

    她这般又哭又笑,又笑又哭,实际上我的内心并不比她好过,甚至比她还要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