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魂不守舍-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49章 魂不守舍

    看霹雳丫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好,我的难过程度不亚于她,我哀怆地说:妮子,既然你和我在一起,没有快乐,我尽让你伤心难过,我们还是还是

    我连着说了好几个还是,但后边的分手二字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原先她跟我说过分手,我也同意分手,结果适得其反,惹的她更加不可理喻。这分手二字我实在是说不出口,我更不想在她的伤口上再残忍地撒上一把盐,能不说就不说,即使她自己再次提出分手,我也坚决不说分手二字了。因此,我连着说了几个还是后,后边的分手二字我再也不说了。

    霹雳丫用餐巾纸揩擦了一下眼泪,问道:你是说我们还是分手

    分手二字兴她说,但我却是说不得,听她这么问了,我能做的就是闭口不语,衰衰地坐在那里垂头丧气。

    霹雳丫又抹了一把眼泪,摆了摆手,道:我们什么也不说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喝完酒吃过饭,安心睡觉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说完,她又举杯喝起了酒,我也只好跟着她的节奏,举杯狂饮。

    按照霹雳丫现在复杂的心情,喝完这瓶酒之后,她应该再去拿一瓶来,和我喝个一醉方休,我是这么理解的,也是十分肯定的。但喝完这瓶酒之后,霹雳丫却没有再去拿酒,而是盛上饭吃了起来。

    心情烦闷之下喝酒是很容易醉的,我现在喝了半斤酒,已经晕乎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再喝上个那么一两二两的,必醉无疑。我现在特别希望自己喝醉了,于是问道:妮子,我们是不是再喝点

    霹雳丫摇了摇头,说:不喝了,再喝就醉了,养好精神,我们明早好出发。

    我现在不能违拗她的想法和做法,只能顺着她来,只好点了点头,说:好吧,吃完早点休息

    霹雳丫酒量比我大,半斤酒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今晚实在是太沉闷了,她也有些不胜酒力,匆匆吃了点饭,就钻进了卧室里。

    我看着满桌的残羹剩饭,心中说不出的烦酸,想起身收拾利索,但险些跌坐在地,也只好钻进卧室里去呼呼大睡了。

    今晚虽然喝多了,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将房门关好反锁,又用那个大皮箱将门顶住,这才放心地大睡起来。

    凌晨时分,我还没有睡醒,霹雳丫又过来敲门了。

    当我穿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霹雳丫已经将驴行的用具都准备好了,又是上次那样的两个大背包。

    餐桌已经收拾的整整齐齐了,霹雳丫对我说:快去洗漱吧,我们吃过早饭后就出发。

    等我洗漱完毕,干净整齐的餐桌上摆上了早餐,早餐是昨晚剩下的饭菜,只不过弄成了个大杂烩,又热了热。

    我和霹雳丫心照不宣,都是敞开了肚子吃,将饭菜吃了个净净光光。

    霹雳丫将空盘空碗拿到厨房去洗刷,平时她洗刷盘碗的速度是很快的,但这次她却洗了很长时间,使我坐在沙发上都等的不耐烦了,只好跑进厨房去催促她。

    我来到厨房一看,只见霹雳丫正在缓慢地洗着碗,整个人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喊了她声妮子,竟然把她吓了一大跳。

    晕,这丫到底是怎么了我更加困惑不解起来。

    妮子,盘碗也该洗完了吧

    她明显地一愣,忙道:哦,好了,已经洗完了。她边说边将洗净的盘碗收了起来。

    我来到门庭处,背起了大背包,等着霹雳丫好一块出门,但她却又钻进了洗手间,又是好长时间没有出来。

    我等的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只好又去催她。

    只见她站在洗手间里,正在洗手,洗手的动作和速度比洗碗还要更加缓慢。

    妮子,你怎么了我们快点走啊。

    她又是一愣,忙道:马上就好。她边说边关上水管,拿起毛巾来擦了擦,随我走了出来。

    我以为她会立马背上大背包,但她站在我的身边,整个人就像梦游一样,没有任何动作。

    nnd,这丫真是奇了怪了,口口声声说要让我陪她去驴行,一大早就来敲我的卧室门,结果临走了,她反倒磨蹭起来了。

    妮子,你倒是快点啊。

    她明显地又是一愣,忙说:哦,好。她边答应着边才将地上的大背包背了起来。

    妮子,你到底是怎么了

    没怎么啊。

    没怎么我怎么看你总是魂不守舍的。

    哦,可能昨晚没有睡好吧。

    我心疼地说:妮子,既然这样,我们还是不去驴行了,你在家好好休息吧

    她点了点头,嘴里说着:哦,好。

    看她同意了,我也就迅即将背上的大背包拿了下来,放在了地上,转身向客厅走去。

    霹雳丫在身后惊问:我们不是要走吗你怎么又把包放下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