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紧要关口的啜泣-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3章 紧要关口的啜泣

    霹雳丫胸口一上一下剧烈起伏着,她的呼吸急促,她既兴奋又害怕,一双秀眸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妮子,你只要放松下来,就不会有事的

    我不断耐心地开导着她,过了一会儿,她缓慢地将手拿开。我一再警告自己,千万不能操之过急。

    等她的手拿开之后,又过了会儿,等她稍微平静了,我才动手轻轻抓住了她的裤,动作轻缓地慢慢往下褪着她的裤。

    她紧闭双眸,胸口起伏的更加厉害了,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整个身体也剧烈颤抖起来。

    虽是在夜色之中,但她那美轮美奂的双腿白皙晶莹,似乎照亮了黑夜,她的柔滑细白小腹,更是犹如一爿水中的月亮,发出温和而又恬静的乳白柔暖之光。终于我看到她那使我梦寐以求日思夜想的柔绒芳草了。

    我激动地快要昏过去了,鸡动的小体快要爆炸了,粗重急促的呼吸险些让自己背过气去。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快速地将她的裤褪了下去,想轻缓地慢慢爬到她身上去,但自己体内的情促使自己还是有些迫不及待起来,我的四肢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我终于趴到了她的身上,下身终于触摸到了她的芳草之地了,我现在兴奋地快要昏厥过去了,禁不住轻声吟起来。

    就在我即将进入实质性动作的时候,突然传来嘤的一声,仔细一听,竟然是不可抑制的轻轻地啜泣声。

    晕,狂晕,这种时候怎么会有这种声音

    低头一看,原来是霹雳丫在啜泣。她整个身子几乎快要抖成一团了,她用牙齿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想克制住自己的啜泣声,但怎么也没有克制住,终于低泣出了声。

    我大吃一惊,伸手一摸,她的脸上早就是泪痕一片了,泪水还在不断地涌出。

    我犹如腾云驾雾一般,从高高的火山上一下子跌落到了深深的冰窖谷底,我忙不迭地问道:妮子,妮子,你怎么了

    她不说话,只是低声啜泣。我越问她,她越是哭泣,最后泣声越来越大,我不由得慌了。坚硬似铁的棒也成了一根软肉,体内的情之火消失殆尽。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在如此紧要关口哭了起来。

    妮子,你别哭了,你要不愿意,我们就不那样了

    妮子,我绝不干违背你意愿的事,你别哭了

    妮子,你哭的我心里难受,不要哭了

    我边说边从她身上滚了下来,迅速给她提上裤,又将她的裤子也给她提了上来,在我给她系扣腰带的时候,她阻止了我。

    她又低声哭了一会儿,费了好大的劲,方才使自己慢慢地平静下来。我伸手不停地给她揩抹着她脸上的泪水,心疼犹如刀割。

    她止住哭声之后,鼻音浓重地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但我控制不住自己,你别介意说着她又忍不住轻声抽噎起来。

    我更是被她搞迷糊了,她在如此关键时刻哭泣,说明了她是不想和我突破那最后一道防线的,我也遂了她的愿,给她提上裤,又给她提上裤子,不再和她那样了,她反过来却对我连说对不起,我真晕了。

    我轻声说道:妮子,你这么做是对的,我们现在的确不应该突破这最后的一道防线。

    没想到她听后,神色沉了沉,轻轻又摇了摇头,缓声说道: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要和你那样的,但我

    妮子,不要说了,我知道你心中还不想那样做,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不是你。

    她又摇了摇头,眼中又涌出了眼泪,泣声道:不,是我不对,我不该哭的。

    妮子,你这么做是对的,我们现在的确不应该这么做,你哭也是对的。

    不,是我错了。

    妮子,你就不要自责了,是我不对,好了,不要哭了,早点休息吧

    我边说边将自己的裤提上,刚待提裤子,她忽地扑进我的怀里,咬着嘴唇说:不,我们要做,我今晚必须要将我整个人交给你。

    晕,狂晕,这丫的一连串举动把我弄得犹如坠入迷雾深渊,我真的搞不懂她到底要我怎样做才好。

    妮子,你不是不愿意吗

    她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很害怕,但我今晚必须要把我整个人都交给你。

    她声音很低,但最后那句我今晚必须要把我整个人都交给你却说的很是干脆,语气出奇地坚定。

    我更加迷茫了,她这句话在此时此刻听起来不但有些怪,还有些隐隐的毛骨悚然之感。这不能不使我心中一沉,我要问个明白才行。

    妮子,你为何要在今晚将你整个人交给我

    她点了点头,道:嗯,就在今晚。

    晕,狂晕晕的七荤八素,稀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