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水中鸳鸯-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8章 水中鸳鸯

    看她伤心欲绝的样子,我颤声说道:妮子,我答应你,你去新加坡吧,我等着你,我一定等你回来

    她摇了摇头,万念俱灰地说: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我忙道:妮子,我们这么年轻,今后的路还很长,怎么就晚了呢

    她心灰意冷地对我说:我的心已经死了,我也不相信爱情了。吕大聪,你是我第一个爱的人,也是我唯一爱的人,但你给我的除了痛苦就是煎熬,我已经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妮子,你振作起来好不我发誓我今后只爱你一个人,永远都不离开你

    不要说了,我已经没有信心再走下去了,这种痛苦和煎熬,已经让我崩溃了。

    妮子,你不要这么灰心丧气好不好

    她突然双手捂面,嘤嘤地低哭起来,泣声而道:昨晚昨晚我想把我整个人都交给你,你没有那样做,这也真的是给我留下了遗憾,我想在我临走之前,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也不枉来到这个人世间。可你没有那样做,但我不怪你,你没有那样做是对的,这份遗憾留下就留下了,但我也不后悔。我纯洁地来到这个世上,也要纯洁地离开,我还要感谢你没有那样做

    妮子,你不要乱想了,你今天能把你心里的话都说出来,我知道我今后该怎么做了。

    晚了,一切都晚了,我说过了,我实在没有信心走下去了。

    我双手抱住她的肩膀,用力地摇着,大声对她说:妮子,你不要这样,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永不分离的。

    她含泪泣道:对,你说的对,我们会永不分离的。

    她说完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东西,我低头一看,是一个铁扣,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伸手撩起我的上衣,动作迅速地将那个铁扣紧紧地扣在了我的腰带上。

    我不解地问:妮子,你要干啥

    她不回答我的问话,而是将怀中的东西全部拽了出来,我终于看清楚了,这是一截半米多长的绳索,绳索的两头都各有一个相同的铁扣,就在我错愕不解的时候,她已经将另一头的铁扣紧紧地扣在了她自己的腰带上。

    这半米多长的绳索就把我和她紧紧地拴在一起了。这种绳索是野外驴行的必备品,只不过是她把它截短了,两边都系上了铁扣。

    此时,我终于预测到什么了,慌乱不堪地大声问:妮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不要吓我

    她眼含泪水笑了笑,平静地对我说:这样我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永永远远都不会分开了。

    妮子,你不要乱来。

    她出奇镇静地看着我,说:我没有乱来。

    我明知道不可能了,但我也不得不说:妮子,我们回去吧

    我们回不去了,我们已经拴在一起了,再也回不去了。

    妮子,你你不要这么绝望

    我没有绝望,相反我充满了希望,就让我们到水中去做鸳鸯吧,只有做了鸳鸯,才会不离不弃,永远相伴的。

    她边说边迈步往悬崖边上挪去。

    此时我的头发都已经挓挲起来了,惊恐失措,慌不择言地说:妮子,我们可以到游泳馆去,在那里也能做水中鸳鸯

    那里是做不成水中鸳鸯的,只有在这里才能做成水中鸳鸯的。

    她边说边加快了挪步的速度。

    我惊恐万状地伸出双手死死抱住了她,苦苦哀求地说:妮子,千万不要这样啊,从这里跳下去,我们就彻底没命了。

    嗯,只有这样才会永远不分开的。

    我现在有些绝望了,拼命地喊:妮子,妮子,不要做傻事啊

    她突然停了下来,静静地站住不动了,我以为她回心转意了,我仿佛也看到了救命稻草。

    她轻声对我说:你还记得我说过的第三条路吗

    我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了,只知道点头的份了。

    她长叹一声,缓慢地轻道:这第三条路就是我们要去做水中鸳鸯,这也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只有这样,我们也就彻底解脱了,不再有那么多的烦恼苦闷,更没有无休无止的痛苦和煎熬了。

    听她这么说,我已经是彻彻底底地绝望了,再通过劝说已经没有效果了,一种求生的本能促使我不管不顾地疯狂了起来。突然用力抱紧她,忽地向后倒去,扑通一声巨响,我抱着她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她闷哼一声,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又抱起她来,往后退去,砰的一声,我和她又摔在了地上。

    很是奇怪,她没有挣扎,更没有反抗,任我抱着她又摔又退,我看到我抱着她已经退的离悬崖边好几米远了,这才稍微放下了点心,方才感到浑身摔得剧疼。我喘着粗气,扭头一看,发现她正出奇平静地在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