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呜呜泣泪-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29章 呜呜泣泪

    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又过了几天,根据我的伤势好转情况,我身上包裹的纱布在不断减少。

    看我恢复的较快,医生这才告诉我,我身上多处擦伤刮破,前胸后背胳膊大腿均有破损处,两个小腿的伤处都已经露出了骨头,头上也有几道口子,脸上也有擦伤,并且两只手的手指也大部骨折。胸口骨头虽然没断,但受伤很重。

    晕,我听着医生对我说的我身上的伤势,不由得大骇起来。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严重,怪不得全身疼痛不已。两只手抱着厚厚的纱布,还分别用一个平板牢牢地固定住。

    我只要一动,胸口就剧烈疼痛,肯定是当时再次跳入大溪谷中为了抱住那棵横亘在水面上的树干给撞的。

    双手手指骨折,应该是攀爬悬崖峭壁时导致的。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也要爬到悬崖顶上,虽感手指钻心般疼痛,但也没有顾上,原来竟然早就已经骨折了。

    听完医生谈完了我的伤势,我小声谨慎地问:医生,我我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脸色立即沉重起来,缓声道:她伤势比你重的多你安心养好你自己的伤再说吧。

    我一听急了起来,既然已经开口问了,我必须要问个清楚才行,不然,我会被煎熬死的。

    医生,请你告诉我实情,我很担心她

    医生看着我,有些为难的样子,欲言又止的表情让我更加慌乱起来,我紧张担心的几乎都要窒息了,哆嗦着问:医生,我女朋友是不是不行了

    问完这句话,我忍不住哽咽起来,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急涌而出。

    医生看我这样,只好道:你别担心,她现在只是昏迷

    啊昏迷这都多少天了,她怎么还在昏迷

    她受伤很重,身上多处骨折头部也受重伤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去挽救她的生命的。

    听到这里,我顿时傻了,感到整个人都在往下沉,小体也在慢慢变凉。

    医生看我这样,示意护士好好照顾我,便走了出去。

    我半天才缓过神来,语无伦次地道:我女朋友不会有生命危险吧我女朋友不会有生命危险吧我女朋友会好起来的我女朋友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像是在问护士,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护士看我这样,立即走近我,劝道:你别着急,你女朋友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忙接道:对,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护士冲我点了点头,宽慰我说:嗯,你要把心放下,这对你的伤势恢复是有好处的。

    我悲哀地说:我这不算什么伤势,最起码我没有昏迷。呜呜都这么多天了她还在昏迷这该怎么办啊

    我越说越悲伤,禁不住低声呜呜哭了起来。

    那个护士紧靠着站在我的床边,用手扶了扶我,声音有些哽咽地说:你别哭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相信你女朋友会得救的。

    我边悲伤地哭,边想起了康警花,我很怕霹雳丫也会像康警花那样,忍不住哭的更加悲伤了。

    那个护士忙劝了我几句,看没有什么效果,她不再说什么了,而是转身直接到了治疗桌前,啪啪声响传来,她手里又举着一个针管子过来了,她这是又要给我打镇静安定的针。

    我忙举手阻止:不要给我打了,我想清醒一会儿。

    她立即说道:你想清醒一会儿,那你就好好地静下来。不能着急更不能哭,那我就不给你打镇静安定的针了。

    看她举着针管返了回去,我忙擦了擦眼泪,忍住悲伤,静静地躺在了那里,但眼角仍旧在流着泪。

    霹雳丫命苦,她从小无父无母,寄养在满江大哥家里。由于从小经历磨难,她很信命,在22岁之前从来没有动过感情,直到那一次碰到我。想起她在临跳崖之前说的那些话,我心如滴血,难受的全身都筛抖起来。那些话才是她深藏在心底里的话,她一直没说,直到临跳崖时才说了出来,可见她的心里有多痛苦和煎熬妮子,我对不起你

    我边想边不住流泪,不一会儿,一条温热的毛巾抚了上来,轻轻地给我擦了擦双眼,又给我拭去脸上的泪痕。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护士。

    一直是这个护士在护理照顾我,她很负责任,尽职尽责,将我护理照顾的很是细致周到,使我很受感动。

    我扭头对她说:谢谢你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我说起来却是十分吃力,原来我的嗓子瞬间又嘶哑了起来。只要我一处于极度悲伤之中,嗓子就会莫名其妙地变得嘶哑起来。

    声声嘶哑,好似撕裂心肺,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