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口吐鲜血-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30章 口吐鲜血

    那个护士看我很是悲伤,又用毛巾给我揩拭了下眼泪,轻声劝我:你先把你自己的伤养好了再说。你现在也没法去看你女朋友,她也在重症监护室里,除了医护人员之外,别人是不能进去的。你急也没用,不如安下心来好好治疗伤势。

    她说的很对,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安心养伤,焦急如焚真的没用。说是这么个道理,但我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焦急忧虑。

    我只好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但怎么也无法使自己镇静下来。我躺在床上,表面平静,内心狂急忧焚,大脑一片空白,至于霹雳丫怎样我真的连想也不敢想了,望着屋顶呆呆地出神。

    突然,一声轻微的叹息传来,随后一个声音响起:吕哥,你要想开些

    我大吃一惊

    这一声吕哥叫的,顿时感觉声音熟悉起来,我忙抬头看了看四周,房间里只有我和这个护士。我忙又扭头向她看去,发现这个护士双眼早就通红起来,眼角中还挂着泪花。

    这是怎么回事我嘶哑着嗓子问道:你是

    吕哥,你的嗓子又沙哑了,你一定要想开些

    没错,刚才的声音就是这个护士发出来的,我越感她的声音越加熟悉起来。

    她口中喊着吕哥劝着我,但她的声音发颤,不可抑制的哽咽声传来,我更加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护士认识我那么这个护士到底是谁

    她似乎不想让我这嘶哑的嗓子再说话了,紧接着又轻声说道:吕哥,我是柳晨。

    柳晨我心中默默地想着这个名字。她是柳晨我怎么一点也没有看出来这些天来,她一直全副武装,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口罩,大大的口罩遮住了她的脸,只露出了那双眼睛。难道她真的是柳晨吗我迟疑地看着她。

    她看着我迟疑的眼神,冲我重重地点了点头,抬手缓缓地将口罩摘下。我仔细一看,果真是很久不见的柳晨。

    我嘶哑着嗓子,冲她喃喃地低道:柳晨

    她又冲我点了点头,含笑带泪,轻声道:是我。她说完立即又戴上了口罩。进入重症监护室的医护人员,必须全副武装,不能有丝毫大意。

    柳晨是我替康警花挨了那一刀受伤住院期间认识她的。在康警花牺牲的时候,柳晨陪我度过了在医院中最艰难的那几天。没想到,我现在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又遇到了她。

    知道她是柳晨了,我心中倍感温暖和贴心。但温暖贴心的同时却也使我更加苍凉悲伤起来。

    因为柳晨的出现,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康警花。想起了在那个冬季大雪纷飞里,我替康警花挨了那致命的一刀,险些丧命,住进了医院。当时柳晨就在那个病房里担任主治护士,与我和康警花都熟络起来。

    想起了在医院里,康警花日夜陪伴我的那一幕幕。这一幕幕愈来愈清晰,清晰地宛如就在我的脑海眼前不断回放着高清晰的画面。与此同时,柳晨的出现,更让我想起了康警花牺牲时的那一幕。当时在急救室里,就是她跪在康警花的病床前,在不断地给康警花往手臂上推着急救药物。当康警花停止心脏跳动后,她还在做着不懈的努力,在无望之下,她焦急地泣声哭着说:已经推不进药了,已经推不进药了听着她绝望的泣哭声,我当时就昏了过去

    现在陪伴在我身边,护理照顾我的竟然又是柳晨,这不由得使我无比思念起康警花来。巨大的悲痛使我瞬间差点昏厥过去,全身颤抖,四肢抖栗,嗓子犹如糊住了一般,涕泪纵流,想压抑自己终是没有压抑住,呜呜地哭出了声。

    现在躺在床上的似乎不是我,而是康警花,我就趴在她的床边。想起康警花临牺牲前对我说的那些话和她对我牵肠挂肚的不舍神情,难过的心中剧烈颤栗,胸口一阵剧疼

    悲从心来悲泣哽声悲痛焚身悲戚哀鸣

    天也哽咽地也哽咽

    哭也康警花泣也康警花悲也康警花痛也康警花

    我的眼前阵阵发黑,突然之间,嘶哑的嗓子里忽地涌上来一股浓浓的腥味,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柳晨看我突然口吐鲜血,吓的惊叫起来,忙问: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胸口阵阵剧疼不断传来,随之便昏厥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