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再次昏厥-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34章 再次昏厥

    一个身穿西装的人走在前边,满江大哥快步迎上前去,和他握住了手。

    柳晨对那人说了声:院长,您好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冲柳晨点了点头。他紧握住满江大哥的手说:满江,北京协和医院的专家来了,正在会议室里等着会诊呢。

    满江大哥立即道:好,我们现在就去。

    满江大哥和那一行人立即匆匆走了。

    我禁不住问道:柳晨,这是不是要给我女朋友会诊

    她点了点头,道:是的。

    从北京协和医院请来了专家

    嗯,是的。

    这种阵势使我无比惶恐起来,忙问:那我女朋友现在昏迷着,她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柳晨听后顿时迟疑了起来。

    我大声道:你快点告诉我。

    杏姐走了过来,道:先别说话了,到房间里再说。

    柳晨推着我快速地回到房间,她和杏姐把我驾到了床上。

    我一直看着柳晨,希望她能快点告诉我。

    柳晨看着我,犹豫了片刻,道:吕哥,我是护士,你女朋友的状况医生比较清楚,我也说不太准。

    那我去找医生问去。我边说边又要挣扎着下床。

    杏姐突然大声对我说:好了,那我告诉你吧,妮子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杏姐的这句话登时犹如晴空响了一个炸雷,把我炸的当场惊呆在了那里,顿时仿佛失去了自己,失去了一切,失去了整个世界。

    我看着杏姐,喃喃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杏姐紧蹙秀眉,双眼含泪,抿嘴耸鼻,整个人痛苦到了极点。

    我真的不想相信杏姐说的这是真的,我可怜无助地看了看柳晨,柳晨眼圈一红,迅速将脸扭向了一边。

    我不甘心地对柳晨说:柳晨,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柳晨不说话,我更加焦急起来,身子猛地爬了起来,跪在了床上,语无伦次地问道:柳晨,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你快点告诉我

    柳晨含泪无奈地冲我点了点头。

    我突然感觉天旋地转,身子一软,一头向床下栽去。柳晨惊叫一声,急忙伸手来扶我,但我的脑袋还是结结实实地栽砸在了床边上。杏姐也尖叫了一声,赶忙跑上前来,她们两人合力把我拽了起来。

    我坐在床上,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手脚冰凉,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很长时间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现在痛恨我自己,我边哭边骂自己是个混蛋,并抬起双手来,不停地扇着自己的脸颊,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我的双手上分别都捆着一块木板,拍打在自己的脸颊和头上,啪啪瘆人,声声刺耳。

    柳晨赶忙上来拉我,她拉住我的一只手,我就用另一只手拼命地继续拍打着,只有这样,我才能减少点自己的罪责,减少点内心的痛苦。

    杏姐嘴里连连喊着我的名字,拼命按住我的另一只手。

    我现在真的在痛恨我自己,我太傻了,我就是一个混蛋。想起临去驴行前,霹雳丫的种种奇怪行为,她催我回老家一趟,让我把信用卡和车钥匙都留下,还让我写下信用卡的密码,还有她说的那些模棱两可的话,还有。

    这一切的一切,无不透着奇怪,我当时就应该能够该意识到她有和我同归于尽的想法,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怎么就没有意识到呢如果当时我稍微动点心思意识到了,我也肯定会想法设法去避免这一悲剧的。但我没有想到,没有意识到,更加没有做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吕大聪造成的,是我把霹雳丫给毁了。我越想越是痛恨自己,懊悔的不住放声大哭。

    柳晨大声对我说:吕哥,你不要这样了,你头上的伤又在流血了

    杏姐也焦急地说:大聪,你冷静点,听到没有听话

    但她们的话我根本就听不进去,不住地边哭边说:都怨我,都是我造成的,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柳晨这段时间一直护理照顾我,她对我的伤势了如指掌,看我这样,很是着急地劝道:吕哥,你的伤势刚刚好转,你别这样了,康姐姐已经牺牲了,你现在的女朋友情况未卜,你自己首先要挺住

    听柳晨提到了康警花,我更加懵了起来,脑海中反复想着:康警花牺牲了,霹雳丫成植物人了,康警花牺牲了,霹雳丫成植物人了

    人在重度打击之下,当无法承受时,是很容易昏厥的,我此时脑海里除了霹雳丫就是康警花,除了康警花就是霹雳丫,绝望地想大声哀号,但嗓子已经什么也吼不出来了,心口剧疼,突然之间又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