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霹雳丫的短信-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35章 霹雳丫的短信

    欠下的债,迟早都要还的。情债更是如此,我现在就是在偿还情债。

    当我幽幽醒来的时候,除了柳晨和杏姐站在我的床边,还有另外几个医护人员,此时也给我又挂上了吊瓶。

    看我苏醒后,那几个医护人员都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柳晨和杏姐。

    我看着杏姐憔悴的样子,难过地轻声说道:杏姐

    她立即说道:你现在不能说话,闭上眼睛,等打完吊瓶我有话问你。

    看杏姐这么说,柳晨也对我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又给我打上镇静安定的针了,我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儿,沉沉睡去。

    吊瓶是后半夜打完的,杏姐一直在床边坐着。

    输完了吊瓶,我的嗓子也好受点了,杏姐对我说:大聪,感觉好些了嘛

    我点了点头,道:杏姐

    她伸手摆了摆手没让我说下去,接着说道:大聪,我现在问你话,你必须实话实说,一定要全部告诉我,因为这关系到对妮子的治疗情况,还有今后采取的治疗措施。

    我一听,立即欠了欠身,重重地点了点头,说:杏姐,你问吧,我全部告诉你。

    但你必须保证不能再伤心难过,因为你的伤势还没彻底好利索,不然会容易反弹的。

    我又点了点头,说:好,我会注意的。

    杏姐看了看柳晨,柳晨会意,立即站起身来,轻轻走了出去。

    看柳晨走出去了,杏姐说道:你和妮子被救上大溪谷的那一幕,大家都知道了,但你和妮子是怎么掉进大溪谷中去的

    我心中一沉,看了看她,迟迟说不出话来。

    她有些着急:你快点说啊,你说的所有情况,可能对妮子的治疗有帮助,从北京协和医院请来的专家现在还在会诊呢。

    听到这里,我不再犹豫起来,将前因后果都一五一十没有一丝遗漏地都告诉了杏姐。

    在向她讲述的时候,我几次忍不住又哽咽掉泪,立即召来她的一顿训斥,她怕我又伤心难过影响伤势的恢复,只能以训斥的方式来阻止我。

    但她听我说完我和妮子掉入大峡谷的原因之后,她自己却先掉下了眼泪,她哽咽着道:你们去驴行的那天凌晨,妮子给我发了个短信,我当时收到这个短信后,就急得了不得,拼命给你和她打手机,但总是打不通。

    杏姐,妮子给你发了个短信

    她点了点头,说:她就给我发了这么条短信,随后就没有任何你们的音信了。

    她发的什么样的短信

    这条短信我还保留着呢

    她边说边掏出手机来,调出那条霹雳丫发给她的短信,举着放在了我的面前,只见短信的内容:杏姐,一切该结束了,无论我和大聪出现什么情况,都是我的主意,不要怪罪大聪。请你多保重你的知心妹妹:妮子

    看完短信,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泪水狂流。

    李感性啜泣着说:她除了给我发了这么条短信,她也给她哥发了条类似的短信

    李感性突然压低声音说:妮子虽然执拗了些,但也不能全怨她,你自己做的也不对,一再伤她的心,你这个混蛋,我真想甩你几巴掌

    杏姐,你打我吧,呜呜

    她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埋怨地说:妮子的手机不开,你的手机为什么不开你这不是耽误大事嘛

    我委屈地说:杏姐,妮子和我去驴行的前一晚,就把我的手机藏起来了,我的手机到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

    李感性听到这里,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妮子做的这么坚决,吃惊过后,忍不住含泪泣道:她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才这么做的可怜的妮子

    李感性又抹了一把泪,说道:现在咱们说最重要的问题,妮子和你抱着滚下大溪谷,妮子到底是怎么受的伤这是最关键的问题,这决定着她的治疗情况。

    我无奈地哀号道: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受得伤,她到底伤在了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水流那么急,我自己身上的伤我也不是很清楚

    李感性听后无奈地叹气哀愁起来,但她立即又不放弃地追问:你仔细回想一下,她当时昏迷的时候,撞在了哪里

    我听后皱眉冥思苦想,将当时掉入大峡谷之后的情景仔仔细细地回忆了好几遍,最后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杏姐,当时掉下去之后,我和妮子先是抱住了一块石头,当时她就昏迷了,随后苏醒了过来。但她是怎么受的伤,我真的不知道。大峡谷中错石林立,也不知道她撞在了什么地方呜呜她一会儿苏醒一会儿昏迷,最后被谷中的一棵树挡住的时候,她就彻底昏迷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