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窒息的氛围-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36章 窒息的氛围

    李感性本想从我的回忆描述中,能够找到对妮子治疗有价值的信息,但听我讲完后,她也无奈地陪我掉起眼泪来。

    她无比难过地哽咽低道:大聪,妮子的头部受到重创,导致昏迷,她的身上也是受了很多伤,她的双腿也骨折了她边说边心疼的说不下去了。

    什么妮子的双腿也骨折了

    我听医生说妮子伤情的时候,我都听不下去了她说到这里,用手捂嘴,泪水狂流。

    我全身又是一阵抖栗,霹雳丫那美轮美奂的双腿也骨折了这个念头不停地在脑海里闪现,痛苦的面部肌肉都不断抽动起来。

    杏姐,我是个罪人

    事已至此,不要这么说了,现在的问题就是要让妮子尽快醒过来,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了她边说边又忍不住低低地哭出了声。

    我现在整个人早就已经被痛苦难过给麻木了,心中无奈绝望,但坚定地说:杏姐,妮子要是真的成了植物人,那我就照顾她一辈子。

    李感性突然止住哭声,立即说道:妮子真的要是那样了,你就是天天照顾她,她能感觉到嘛你再照顾她,也无法赎完你的罪责。吕大聪,你这个混蛋,我早就跟你说过,让你好好珍惜妮子,但你总是当做耳旁风

    杏姐,我没有当做耳旁风,我也在努力地去做。酿成这次悲剧的原因,我都和你说了。要怪就怪我没有提前意识到,是我的疏忽大意造成了这次的悲剧我实在是太蠢了,当时我就只感到妮子言谈举止透着古怪,但我没有往深处想

    好了,不要说了,这事你们俩个都有原因,我没有想到妮子会采取这种过激的行为。你要不把她的心伤透,她也不会这么做的

    杏姐,这都是我的错

    也不全是你的错,妮子不该这么做好了,我得把我们谈的这些情况去和李老师说去,不管对妮子治疗有没有帮助,让专家多掌握一些情况也是好的。

    她边说边站了起来向外走去。当她出门后不多时,柳晨走了进来。

    直到天色大亮,我也没有一丝睡意,躺在床上除了哀愁就是愁苦。

    接下来的两天,气氛骤然更加地紧张起来,李感性索性请假守护在医院里,满江大哥更是寸步不离。从北京协和医院请来的专家也没有走。虽然满江大哥一直守在会诊室里,李感性偶尔到我这里来了几次,但我能深切体会到这种紧张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氛围。

    只要李感性一进来,,我就开口问她霹雳丫的情况,但她总是避重就轻,最后被我问的心烦不已,索性也不过来了。

    柳晨不断开导我,但我实在无法承受这种窒息的氛围,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柳晨又给我打了几针镇静安定的。老子现在似乎已经离不开这种镇静安定针了,似乎只有它才能让老子稍微平静些。

    这天下午,我的特护病房虽然关着门,但仍然能听到外边噪杂的脚步声,川流不息。

    此时,柳晨也出去了,屋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中午柳晨刚给我打了一针镇静安定的,我还有些睡不醒,感觉自己整个人恍恍惚惚的。

    突然,从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一声压抑不住的哦声,这哦声虽只发出了很短的声响,但却像是穿透了苍穹,在宇宙中散发开来。哦声过后,便变成了压抑不住地哭泣声,泣声透过紧闭的房门不断传进我的屋子里来。

    我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这哭声像是一个男的声音,哭声大的时候听起来似乎很是耳熟,但哭声时大时小,又听不真切。

    就在这时,走廊外的脚步声稀疏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渐渐沉静了下来。那时大时小的压抑哭声虽然小了很多低了很多,但仍是如丝如缕地传来。

    突然之间,我的房门被打开了,随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首先进来的是柳晨,随后是满江大哥,满江大哥抬起一只胳膊,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口鼻,脸上挂满了泪水,另一只胳膊被李感性紧紧搀扶着。满江大哥更瘦了,脸色蜡黄,憔悴的不能再憔悴了。

    后边紧跟着进来的是那天碰到的那个院长,还有另外几个穿白大褂的人。

    我顿时呆了,看着满江大哥这失态的样子,我整个人骤冷到了极点,这是怎么了难道妮子

    但我看到李感性的眼中虽然噙着泪花,但她的脸上却是挂着无比欣慰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