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字字凄哭句句悲伤-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42章 字字凄哭句句悲伤

    我顿时想起昨晚那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一幕,难道昨晚似是在梦中的女子竟然就是阿梅

    想到这里,我急忙看起信的内容。

    大聪:

    仅隔几天,就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这是我连想也没有想到的,更是不敢面对这样的现实。今天下午杏姐把你和妮子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我了,我感到我已经崩溃了

    我这次从香港回来真的不该见你,我现在都要后悔死了呜呜。当时在不夜城分别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们再不联系再不见面了,但我没有做到。先是因为康霄茗的牺牲,我放心不下你,见了你一次。这次是因为你工作的原因,我又见了你一次。但这次的见你,却引来了这么大的悲剧,我感觉我自己是个罪人,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

    我要来看看你和妮子,但杏姐坚决不同意。我哭着哀求她,我必须要来,我要和妮子说几句心里话,让她好放下心来,快点醒过来。最后杏姐终于把我带来了。

    来到这里,我看到的情景,让我更加无法接受,妮子昏迷着,你昏睡着。你的样子憔悴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呜呜现在最难的就是你,你可一定要挺住

    我去看妮子了,我陪了她很久,她要是不能清醒过来,我和你都是罪人,我和你这一辈子都要受到良心的谴责呜呜

    我趴在妮子的耳边,给她说了很多的心里话,我向她保证,今后我和你绝不再联系绝不再见面,请她快点醒过来

    天可怜见老天爷看到这种情景,也会保佑妮子醒过来的

    我也会为妮子祈祷的祝愿妮子快点醒过来

    再见了这次我们是真的再见了请你好好珍重祝你和妮子永远幸福

    看着阿梅留下的信,字字透着凄哭,句句透着悲伤,犹如万剑穿心。阿梅爱哭,整个信纸都被她的泪水洇的皱皱巴巴,信上的好多字迹都被她的泪水洇的模糊不清了。

    看着阿梅的信,犹如她的声音在我耳边萦绕,泣泣啜声回荡不绝,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大一会儿,我哑声问道:柳晨,她什么时候走的

    她是昨晚八点多来的,在你这里呆了很久,你一直昏睡着,我真后悔不该给你打那么大剂量的镇静安定药物都怨我。

    我眼睛无神,心如死灰,呆呆地看着屋顶,想再说话,但已经说不出来了。

    柳晨又轻声说:她从你这里出去后,又到了隔壁你女朋友的病房,她在那里一直待到凌晨才离开的。

    我一听,立即坐了起来,急忙问道:这么说她刚刚走

    柳晨眼圈倏地更红了,低声说:我刚才进你屋的时候,就是刚刚把她送走。

    听到这里,我痛苦地举起双手来抱住自己的脑袋。我心中悲苦地哀号着:我醒来的时候,也正是阿梅离去的时候

    我痛恨我自己怎么睡的那么死更有些抱怨柳晨为什么给我打了那么多的镇静安定药物让我睡得就像死猪一样,靠。

    刚想开口责备她,忽地又想起刚才她自己的自责埋怨,我只好长叹一声,闭口不言。

    什么都是有因果的,要不是我那么焦躁不安睡不着觉,柳晨也不会给我打那么多的镇静安定药,她也是一番好意,好让我好好休息一番。要怨也只能是怨自己,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这清单拉的可真是个时候。

    柳晨又轻声道:她,我见过的,上次康姐姐陪你住院的时候,她来看过你好几趟,我记得她。她昨晚跟杏姐来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我低头不语,看来昨晚梦幻中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做梦,更不是恍惚中的幻觉,只不过我被过量的镇静安定药物麻翻了。我仔细回想着昨晚梦幻中的情景,不由得心酸刺痛。

    我仔细地将阿梅的信叠好收了起来,我要永远地珍藏着,这是阿梅最后留给我的心声。从此之后,我和阿梅真的不能再联系,更不能再见面了,越想也越有了莫大于心死的悲哀

    阿梅说的对,我一定要挺住,不为别的,只为了昏迷未醒的妮子

    我挣扎着从床上下来,哑声对柳晨道:柳晨,帮我洗把脸,我要提起精神去陪我女朋友去

    在柳晨给我洗脸的时候,我对着镜子这才发现我的脸颊都已经凹了进去,嘴唇干裂的很是厉害,有的地方竟然流出了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