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手心相抵传递心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47章 手心相抵传递心声

    过不多时,满江大哥又和那个专家进来了。看满江大哥脸上的表情愈来愈焦躁,专家的眉宇间也是愈来愈着急,我不由得也跟着更加焦躁着急起来。

    专家又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妮子的状况,摇了摇头,对我轻声说了句:你接着和她说话。便朝外走了出去。

    满江大哥站在床边,焦躁不安地嘀咕了一句随后也出去了,但满江大哥嘀咕的那句话却让我心中冰凉到了极点,满江大哥嘀咕道:要是再醒不过来,她就和她嫂子一样了满江大哥虽然是低声嘀咕了这么一句,但他的语气中却充满了无比的心焦和绝望,犹如重锤一样将我敲击的更加无比焦躁和绝望。

    我忽地想起了一句话:人活着并不是只为了你自己而活着,很多情况下是为了你的家人和亲人而活着。如果妮子一旦醒不过来,我真的抱她跳进鹤饮湖,那满江大哥和杏姐怎么办妮子和满江大哥的家人怎么办我的家人怎么办还有令我心疼的滴血的阿梅怎么办按照阿梅的脾气和性格来判断,如果我和妮子真的走上了不归路,她心里会永远不得安宁的,她很有可能无法承受心理压力而再次自寻短见。想起她那次割手腕的情景来,我全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那种从大悲大痛到大彻大悟的轻松坦然转瞬即逝,再也找不到了。我更加陷入了大悲大痛之中,如果妮子真的醒不过来,那就一切都完了。

    当我再次陷入极度悲哀的时候,我看着妮子不知道再和她说些什么好了,因为我已经说了太多太多了。在那种轻松坦然的心情下,我说了很多我都从来没有意识到过的心里话,但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人在极度悲哀的时候,要么去哭,要么就把自己冷起来。哭的滋味老子早就饱尝够了,剩下的就只能是把自己冷起来了。

    我用右手紧紧握住妮子的右手,将左手合扣上,怔怔地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感觉自己周身冰凉,四肢更是犹如放在了零下几十度的冰窖里。现在我能感觉到妮子手上的温暖,我在吸取她手上的热量,一点一点地吸取过来,但还是不能温暖我那冰凉透顶的双手。

    我目光无神,就这样痴痴呆呆傻傻愣愣地看着静卧安详的妮子,当心中冒出一个念头时,我不再说话,而是用手轻轻握扣一下她的手,手心相触,我的心声似乎已经通过我的手心传递到了她的手心,最后饱含激情通过她的手心传递到她的内心深处。

    我不是不想说,而是真的说不出来了,我的所有话语都已经说完了,再翻来覆去地说,以妮子的霹雳性格,她会认为我太墨迹罗嗦了。如果她醒着,肯定会和我大发雷霆的,会骂我喋喋不休个没完就像个裹脚的老太婆。

    罢了,还是不说了,心中有什么想说的话,都通过手心去传递吧。不是古时候还有悬丝诊脉么那我也学学古人来个手心传递心声。

    一根细细的丝线搭在患者的手腕上,隔了好几米,医生都能诊断出患者是何病来。我的手心和妮子的手心紧紧粘在一起,也能把我的心声传递到她的内心去的。

    如此一来,我感觉比趴在她的耳朵上说出声来效果还要好,虽然妮子仍是没有任何改观。

    声由嗓发,话由心出,这从心里说出来的话,当变成声音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已经失去了原汁原味。这种情况每个人都会存在。

    但如果将心里话不变成声音说出来,而是通过心声的相互传递,不但保留了原汁原味,而且会迸发出内心深处更多的心声。

    传递我心声的载体就是我和妮子的手心。这不由得使我想起了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和小龙女。当小龙女身受重伤的时候,杨过为了给她疗伤,和她修炼起了玉女心经,只有玉女心经才能挽救小龙女的生命。修炼玉女心经要心无杂念,不受干扰,还要赤身果体坐在花丛之中,手心相抵,杨过将内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小龙女的体内,果然疗好了小龙女的重伤。虽是武侠小说不可断然取信,但也不无道理。

    相信杨过向小龙女体内输送的不光是他的内力,更多的则是他的心声。因为修炼玉女心经的前提是一男一女必须真心相爱。

    老子虽然没有内功,也成不了杨过,但我总可以通过手心向妮子传递我的心声吧

    想到这里,我闭上双目,紧紧握住妮子的手,手心紧紧抵住她的手心,将心声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妮子的心中。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屋里出奇地安静,我几乎都能听到妮子那气若游丝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