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话声不如心声-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49章 话声不如心声

    我这突然之间如此声嘶力竭地狂吼起来,把满江大哥、专家、女护士都给吼愣惊呆了,他们很是不解地看着我。

    很快满江大哥就反应了过来,他有些生气地训斥我道:你吼什么吼你老是光这么干坐着,我们都着急了,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才进来的。

    我能光干坐着吗我在尝试别的方法。

    专家听我说到这里,急忙问道:你在尝试什么别的方法

    我抬头看着他,刚想开口对他说,没想到他却提前开口了:你要明白,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候,一刻也耽误不得。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让你怎么办你就该怎么办,你要知道你肩上的担子比谁都重

    听到这里,我顿时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下去。我这还没说就招来了如此猛烈地批评,要是说出来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我决定不再说了。

    满江大哥问我:大聪,你是不是累了

    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大聪,你出去休息一会儿,我来吧。满江哥边说边走了过来。

    我又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用了,大哥,还是我来吧

    那个专家说:你要能坚持,就要按照我说的法子进行,一刻也不能再耽误了,听到没有

    我知道这个专家是好心,是为了妮子好,他很敬业,我应该尊重他才是,我忙点了点头,说:请您放心

    看我回答的很是爽快,专家这才放下心来,他对满江大哥和那个女护士说道:好,那我们出去吧

    等他们都出去,将房门关上后,我不敢再用我自己的法子了,不然他们还会再闯进来。我如果再坚持用自己的法子,到那时候,他们就不会再这么客气了,首先对我发怒的肯定会是满江大哥。妮子是他妹妹,是他从小看大的,他把这个妹妹是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的。

    我恼怒地看了看屋顶上安着的摄像头,气急败坏地又咬牙暗骂了几句,nnd,都是这个多事的摄像头惹的祸,操。

    我低头看着妮子的右手,愈发伤心起来,她的右手仍旧那样松软地垂在床上。

    我心中安慰自己:可能我的法子真的不行,总不能凭着自己的想象就坚信自己的方法得当吧。我决定放弃自己的法子,我伸出右手握住妮子的右手,又将左手合扣上,但却是将身子趴到了床头上,将嘴巴贴在了她的耳边,这样我就无法专心致志地将我的手心紧贴着她的手心了,更无法集中精力再传递心声了,只好将心声变成了话声。

    但刚才满江大哥他们推门进来之前的那一瞬间,我却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妮子手指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力度,虽然有些若有若无,更像是幻觉,但仔细回想,却感到总是真实存在的。

    虽然感到真实存在,但那也是一瞬间的事,我也不敢打百分百的保票妮子迟迟未醒,已经将我的那点自信心都快给吞噬没了。

    没有办法,现实摆在面前,我真的无法再按照自己的法子进行了,不然,我可能连陪护妮子的机会都没有了。一旦惹起众怒,满江大哥一怒再加上那个专家一怒,很有可能会不让我再进到这个屋子里来,更不会让我再见到妮子了。

    权衡了孰轻孰重,我还是老老实实按照专家的方法进行吧

    当我现在将心声变成话声之后,真的感受到话声不如心声来的丰富热烈。同样的一句话,心中所想的和说出来的总是似乎存在着距离,这距离有时大些,有时小些,急的老子有些顾头不顾尾,着急之心顿显,焦躁之情顿烈,本来说的很自然的地方话不时过度到普通话上去,显得不伦不类起来。

    妮子以前曾多次嘲笑过我的普通话不够标准,让她听着很是别扭。但我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地不时甩出几句普通话来,感觉妮子似乎快要从床上坐起来扁我了。

    苦苦支撑到了晚饭时候,我已经精疲力竭。柳晨进来让我吃饭,但我已经没有了中午饭时的食欲,什么也不想吃。

    吕哥,你中午时的表现多好啊,怎么现在又变回去了

    我一愣,懒洋洋地回道:我要是还像中午那样,你还不得再叫医生过来询问我一番啊

    她脸微微一红,道:吕哥,你别取笑我了。

    我不再说话,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又道:吕哥,杏姐今天从这里出去后,跑到洗手间吐了很长时间,不知道是怎么了

    她这是被我气的,她今天将我狠狠地骂了一顿,她从来没有和我发过这么大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