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0、乌云伴海鸥-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一0、乌云伴海鸥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昨天冼梅来约过我,开始我答应了,结果行领导又叫我出去吃饭,我就把这事搁下了。哦,对了,昨天冼梅好像还说把你一块叫上。

    是啊,冼梅开始是说咱们三个一块出去吃饭喝茶,最后又说你不去了,我们也就没去。

    嗯,冼梅很有正义感,她这是在为我们两个打抱不平啊,这丫头真的很不错。

    是的。

    听李感性当面夸奖冼性感,老子的心里暖暖的。犹如在冰天雪地中抱了个暖火炉,外冷内热极其爽。

    杏姐,昨天和行领导一块吃饭,他们没有再难为你吧

    那倒没有,但我还在为你争取。

    争取什么

    你的奖励啊

    我不要了,没劲。

    不行,我和行领导说了,争取给你10万的奖励。

    杏姐,你就不要再为我争取了。你不要再捅这个马蜂窝了。

    大聪,我给你说,在职场上混,最主要的一点必须坚持原则。不坚持原则的人在职场上不会走的太远。当然了,这个原则也要有一定的松动尺度,过于死板不行,一点原则没有也不行。我为你争取10万,就是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做了一定的让步,这样我们才能有理有据,立于不败之地。即使他们给我们穿小鞋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李感性的这一番高论,让我喃喃地说不出话来,心里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李感性能打拼到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她毕竟具有过人的能力,这番高论就是她的社会经验,使我受益非浅。

    杏姐,你说的很对,这也许就是毛爷爷说的斗争艺术吧

    呵呵,不是也许,而是就是。

    老子进来色了一把,又跟李感性学了一把,来了个精神文明大丰收。

    我刚待转身要出去,李感性又说道:小吕,今天要是没有特别的事情,晚上我们三个一块出去吃饭吧

    晕,这大丫怎么也和冼梅那小丫一样这般执着了,难道老子昨天受的罪真的白受了。

    由于心虚的很,竟像个橛子般站在那里没做任何的回答。

    小吕,怎么了呀

    哦,没怎么,行,今晚我们三个一块出去吃饭。我边说边努力将脸上的苦笑瞬间变成灿笑。

    呵呵,好吧你给冼梅说声。

    嗯,好的。

    我忐忑不安地灰溜溜从李感性办公室出来,急得只想跺脚蹦高,这可咋办呢这一关难道真的过不去了

    去他奶奶的,该死吊朝上,既然老子无力躲过这一关,那就顺其自然吧。

    回到办公室,看到冼梅在忙工作,犹豫了犹豫,我决定不和她说晚上三人一块出去吃饭的事。如果李感性问起来,老子就说忘记了。关键时刻必须耍赖,不耍赖你就拉清单吧,nnd。

    我心不在焉地坐在工位上,大脑中胡思乱想。

    实在不行,我就先对冼性感说:阿梅,晚上我们三个出去吃饭,千万不要有任何的亲热举动,别让李主任看出来了。

    然后我再对李感性说:杏姐,晚上我们三个出去吃饭,千万不要有任何的亲热举动,别让冼梅看出来了。

    估计和李感性这样说应该没有问题。但和冼梅这丫如此说,风险实在太大,这丫心细如发,敏感非常,敢作敢为,一旦任起性来,老子非得被她拉个清单,整不好就得被她拉成羊屎蛋子。

    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不能再处心积虑了,就像昨天那样,老子费煞心思,结果白白让老子来了个水中毒,又来了个肚疼,最后来了个拉稀。把自己折腾的够呛,还什么事情没办成,险些坏了和冼梅的好事。

    d,走到哪说哪,爆风雨真要来,那就来的更加猛烈些吧

    大不了老子当个海鸥,没有那彩云伴海鸥,就来个乌云伴海鸥吧

    死猪不怕开水烫,什么都豁出去了,反倒没有什么害怕的了。心中竟出奇地平静,nnd,终于从小流氓向大流氓迈出了一小步。

    大流氓的至高境界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宁叫我负天下,而天下不能负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t管着空气。

    看来老子这辈子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在小流氓堆里扎堆了,只能当个小混混了,大流氓是可望不可及地。只能无奈地望大流氓而兴叹了,nnd。

    老崔这b今天真是有点儿高兴过头了,别人都在埋头忙工作,他却时不时地哼上几句小调调,嘴里像是含了个大驴吊,听不清这b哼的什么调调。

    肖娜这丫也是满脸的亢奋,推波助澜配合着老崔这b的驴吊调调。

    d,难不成今天这对狗男女又要上演飞人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