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焦灼的空气-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56章 焦灼的空气

    哀莫大于心死,哀莫大于心死我不停地念叨着这句话,妮子的心已经死了,她之所以迟迟没有醒来,就是因为她的心已经死了。她这样子,我也处于最可怕的莫大于心死的状态了。

    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解释不透的,更无法用科学的道理来诠释。例如现在的妮子,她的生命体征已经趋于稳定,但就是醒不过来。就是成为植物人的话,也该睁开眼睛,但她连眼睛也睁不开,就这样光剩呼吸地躺在床上。北京来的专家已经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满江大哥急的崩溃了,杏姐也撑不住了,我更是崩溃的不能再崩溃了,短短一个多小时,满嘴上都攻起了火泡。

    本就悲哀,又听着p4中不停地传出妮子平时爱听的悲伤音乐,我已经哀伤到了极点。

    我刚待用牙齿撕开双手上包裹的纱布,房门被推开了,那个专家和柳晨走了进来。专家没有和我说什么,而是仔细地检查着妮子的状况。柳晨走到我身边,伸手将我双手的纱布拆去。

    专家检查完后,对我说了一句:该怎么进行就怎么进行。说完就出去了。

    柳晨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无奈,随后也走了出去。

    此时,我已经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都灼热起来,吸到肚子里去的空气似乎都快把我的五脏六腑给点燃了,焦灼的空气中凝满了极度悲伤地因子,这些悲伤因子无孔不入,我真的盼望2012快些到来,让这个世界瞬间消失。

    此时p4中传出了一首如泣似诉的哀怨曲调,我头皮发紧,头发发挓,眼前一团黑渐渐扩大,我又趴在了床边上,我感觉我真的撑不下来了。

    我的心在哭泣,但眼中似乎没有了泪水。

    这首如泣似诉的哀怨曲调,险些让我昏厥过去。ctnnd,这是哪个狗日的谱的这首曲子简直就是td丧尽天良

    我禁不住趴在床边念叨起来:妮子啊妮子你为何这么喜欢听这样的音乐别人没有了欢乐,还要想方设法自寻欢乐,你可倒好,却是在自寻烦恼,你还嫌你自己的命不够苦吗

    我直想把那个p4抓起来狠狠地摔在地上,老子现在快要昏过去了,你t就不要再响了

    可能坐在那个宽大荧屏前面监视的医护人员和专家也已经对妮子失去信心了,我这么趴在床边上很长时间竟然没有进来提醒我。

    完了一切都完了这焦灼的空气中不但凝满了悲伤因子,还t聚满了失望因子

    不行,我不能这么趴着,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对妮子失去信心,我也不能对妮子失去信心。我边想边抬起了头,抬起手来,用右手紧紧握住妮子的右手,左手紧紧地合扣上。

    我的动作是充满自信的,但看妮子的眼神却是不得不失望起来。

    我痛苦地将头扭向了一边,蓦然间看到了床头桌上的那堆书,其中有一厚摞书被一个包装硬塑料紧紧地包裹着,似乎是新书,我抬起左手来去拿那摞包装的书,手指挥动,传来钻心疼痛,但我已经顾不得手指的疼痛了,将那摞包装书上边的散书拿开,忍住手指的剧疼将那一厚摞书拽了过来,透过包装塑料,看到的是一套尚未拆封的崭新的琼瑶小说全集。

    我不由得悲痛地闭上了眼睛。因为妮子曾经对我说过,就在满江大哥家的二楼阳台上,天空挥洒着月光,她曾经对我说过,她很想看琼瑶的书,但没有勇气去看。不知道她这是何时买的这套琼瑶小说全集,但却一直没有打开过。

    妮子内心如此脆弱,琼瑶的小说不看也罢,看了她会更加多愁善感的。nnd,老子早晚要一把火把妮子买的这套尚未拆封的琼瑶小说全集给烧了,简直就是害人非浅的毒草,操。

    我随手将这套书扔到了一边,手指骨折处又传来阵阵疼痛,我紧咬牙关忍住剧疼,怔怔地看着妮子。

    看着看着触动了我内心深处的凄凉,我将左手又合扣在妮子的手背上,我的嗓音突然变得更加沙哑无比,嘶哑着低沉的嗓音轻声说道:妮子,你从小无父无母,是个孤儿,我知道你很苦,我也想送给你欢乐,但我总是做不到。想起我们的日次相识,那时的你风风火火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送给你了一个雅号霹雳丫。你一直对这个雅号很反感,只有在去大峡谷的时候,你才说很喜欢这个雅号。妮子,想想我们相识以来,我带你的欢乐是短暂的,从在培训期间你那美轮美奂的双腿吸引了我开始,到欣然心语结束,也就那么几个月的时光。这段时间你应该是快乐而幸福的。但从欣然心语的第二天,我就把你送进了痛苦的深渊,我吕大聪不是个人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