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苦命鸳鸯-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57章 苦命鸳鸯

    说到欣然心语,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在欣然心语的时候,霹雳丫让我给她吟诵了一首李清照的词声声慢,随后又听了一首歌,歌词就是琼瑶写的,歌的名字叫什么来呢我开始紧皱眉头,紧闭双目,冥思苦想起来

    越想越是想不起来,越想不起来越是着急,边痛骂自己是个猪,边抬起左手来狠狠地拍了一下脑门,手指又是一阵剧疼,疼的我不由得失声哎哟起来。

    这一哎哟,竟也同时想起了那首歌的名字,我急忙抬头看着妮子枕边不停地播放着音乐的p4,激动地眼睛放光,无比期待地听着p4里播放出来的曲调。

    此时我脑海里已经有了那首歌的大体轮廓和基本旋律,但p4里播放的没有,我只好按捺住激动焦急的心情,耐心地听下去。

    结果听了几十分钟,仍是没有那个旋律,时间不等人,我已经等不及了,今晚是妮子醒来的最后机会了

    想到这里,我举起左手来,仰起头来,对着头顶上的摄像头拼命地挥动左手

    果然,瞬息之间,那个专家、医生、柳晨还有护理妮子的那个女护士都跑了进来,我这突然的举动,他们以为妮子终于醒过来了,专家第一个跑上前来,急促地问:她是不是醒了

    我痛苦地摇了摇头,嘶哑着嗓子说:我找柳晨,请你们其余的人先出去一下。

    柳晨一听,忙快步走到我的跟前。

    专家和医生以及那个女护士都长叹一声,看了看躺着的妮子,失望地摇着头走了出去。

    我的嗓子更加沙哑了,声音也更低了,呼道:柳晨

    柳晨听我说话的声音又嘶哑又低,忙趴下身子,将脸趴在我面前,说道:吕哥,我在

    我看着柳晨,眼睛瞬间模糊了,泪水夺眶而出,急涌狂流,声音也哽咽起来:柳晨,帮我个忙

    好,吕哥,你说

    我此时已经难过哽咽的说不下话去了,只好低下头来努力让自己平复一些。柳晨看我这样,忍不住跟着我低声啜泣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方才抬起头来,嗓子嘶哑的更加厉害了:柳晨,你帮我到电脑上去下载一首歌,歌的名字叫你在哪里,歌词是琼瑶写的,快,快帮我去下载。

    你知道这首歌是谁唱的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一些。

    哦,好,我这就去下载。

    看着柳晨快速往外走的背影,我的视线又模糊起来。

    这是一首老歌,在欣然心语的时候,我那是第一次听,妮子还在纸上给我写下了这首琼瑶写的歌词,这首歌当时在妮子的要求下,欣然心语的服务员又给播放了一次,当时妮子听的时候都流下了泪,这首歌应该能触动妮子的心灵吧但愿这首歌能创造奇迹

    想起欣然心语的那一幕,当时妮子是快乐幸福的,我则是刚刚做出了留冼放温的决定,就在那种背景下,我和妮子到了欣然心语。在欣然心语里,妮子第一次向我敞开了心扉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又剧烈哽咽起来,哑声说道:妮子,你是在欣然心语向我倾诉你的心声的,你在欣然心语第一次告诉我你是信命的。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希望倒流到欣然心语那个时刻。妮子,你知道吗我的欢乐时光也不多,我的痛苦和你的痛苦比起来,不是小巫见大巫,只能是大巫见大巫。我从上小学到那个垃圾大学,一直是稀里糊涂地度过来的。自从遇到阿梅之后,我才知道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甜蜜,但却是很短暂的,我和她无法走到一起。虽然和阿梅分手了,但幸福甜蜜还是大过痛苦煎熬的。随后,我又遇到了康警花,和康警花在一起的日字,是我感到最清净舒心的日子,但那也是短暂的。直到康警花牺牲之后,离开这个人世,我我也就彻底掉进了痛苦的深渊里,从康警花牺牲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快乐过,更没有幸福的感觉。阿花去了另一个世界,把我的幸福和欢乐也都带走了。杏姐是个大好人,她为了撮合我们,在醉月楼里让我们再次相聚,重新起步,那时我就想和你重新来过,好找回那久别的幸福和快乐。向往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也就是从那时起,为了阿梅和阿花,你痛苦纠结着,我却是痛苦煎熬着,我并不比你好过,咱两即使做成水中鸳鸯,也是水中的苦命鸳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