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剜心裂肺-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59章 剜心裂肺

    柳晨听我说到这里,明显地愣了一愣,过了十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轻声说:吕哥,外边阴着天呢,没有一丝月光,打开窗帘也没有任何作用。

    听柳晨这样说,我则立即坚定地回道:没有任何作用也要打开。妮子心中苦闷,我想让她透透气。这屋内的灯光犹如白昼,妮子心里肯定也很烦

    这个这个吕哥,这个我得先去和医生专家汇报一声,得经过他们同意了才行。

    我知道医院里都有硬性规定,我不能难为这个心地善良的好妹妹,我冲她点了点头,她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过不多时,房门打开了,呼呼啦啦进来了一大群人,我抬头一看,晕,除了专家、医生、柳晨、护士,连满江大哥和杏姐也进来了,更重要的是满江大哥手背上还打着吊针,一个护士站在他身边用手高高地举着吊瓶。

    这次专家没有说话,他身边的另外一个医生说话了:小吕,我们医院有规定,像这种特护病房是要保持绝对安静的,打开窗帘就违反了规定,把灯关上这更是不可能的,你女朋友的生命现在是靠输液维持,灯光更是不能关上的。

    听到这里,我刚恢复起来的一点精气神顿时消失了,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想再说什么了。

    而满江大哥和杏姐的目光则是一直紧盯着妮子,焦急绝望之情从满江大哥和杏姐的目光中散发出来,使屋中的悲伤因子和绝望因子更浓了起来,憋闷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专家和那个说话的医生对望了一下,互相点了点头,那个医生又对我说:你接着进行吧随后他们就向外走去,满江大哥和杏姐站在床边不忍离去。

    我哑声说道:大哥、杏姐你们都出去吧

    满江大哥站着没动,那个给他举吊瓶的护士用手轻轻拽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沮丧绝望地长叹了一声,转身缓缓向外走去。

    杏姐看着我,眼神里说不出的凄凉悲戚,我不忍看着她那目光,低声对她道:杏姐,你也出去吧

    等所有人都出去后,屋里只剩下了ipodtouch传出的旋律,听着这首妮子特别喜爱的曲子,在欣然心语的那一幕清晰地浮现在眼前,想起妮子那凝坐独幽情,情多累美人的凄楚娇弱神情和梨花带雨的样子,不光我的心,就连我的身体似乎都被撕裂了,禁不住哽咽地哑声低道:妮子,我们在欣然心语的那一幕是多么温馨多么幸福,至今想起来都让我陶醉难忘但但现在你却变成了这样,大峡谷在那个大峡谷中的那一幕已经不堪回首。我曾经对你说过,我为了阿梅和阿花可以放弃一起,包括我的生命。同样,我为了你,我也会这么做。但我没有达到你的心愿,我没有和你做成水中鸳鸯,老天爷却给了我们另外一种结局,让你昏迷不醒,让我饱受折磨。妮子,你是信命的,我现在也很信命,我们现在这种局面可能就是命中注定的吧如果当时在大峡谷中我也昏迷了,我们也就真的做成水中的苦命鸳鸯了。但老天爷没有让我昏迷,却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力量,让我来挽救你,这也是命既然我都把你从大峡谷中挽救上来了,那你怎么还在昏迷着既然老天爷让我挽救你,为什么不让我将你挽救到底这这可能就是老天爷给我的惩罚,让我饱受折磨,痛苦不堪,我真痛恨我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在大峡谷中昏迷,却要让我受这剜心裂肺的痛苦折磨

    说到这里,极度悲伤之下,我的嗓子已经沙哑的吱不出声来了。

    我用右手更紧地握扣住她的右手,手心紧贴着她的手心,左手用力合扣住,我现在能做的只能是重拾我那自创的手心相抵传递心声了,因为嘶哑的嗓子已经堵住了。

    心中悲苦地默默说道:妮子,你最喜欢李清照那首声声慢了,我现在再吟诵给你听

    由于极度焦躁烦乱,心中怎么也静不下来,那首铭记在心的声声慢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于是更加焦急起来,越是焦急越是想不起来,到了最后大脑竟是一片空白。

    我恼怒地抬起左手来狠狠地拍着自己的额头,但越拍却更加想不起来,胸中烦闷到了极致,我顿时感觉自己崩溃了,抬起头来声嘶力竭地大吼了一声,随之左手抓住妮子的肘弯处,用力地摇晃着她,嘴里不断地大声喊道:妮子,你快点醒过来,你快点醒过来啊

    我边喊边更加用力地去摇晃她,我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她整个身子都被我摇晃的剧烈抖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