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字字入心声凝醒机-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60章 字字入心声凝醒机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房门几乎是被踢开的,出去的那群人又回来了,但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仍旧在大声喊着用力地摇晃着妮子。

    一声大喝:住手。随即跑上来几个人把我的双手死死按住了。

    那个专家大声喝斥道:你想干什么这样很危险

    杏姐大声说道:吕大聪,你疯了么

    满江大哥道:大聪,这样不行,你出去吧

    我低着头,紧闭着眼睛,呼呼喘着粗气,缓缓抬起头来,绝望地哑声说道:我能不急吗还剩几个小时了,什么法子都用了,她就是醒不过来。你们不要管我,剩下的这几个小时就让我自由支配吧,求求你们了。冤有头债有主,这次悲剧是我吕大聪造成的,不论什么后果,都应该由我一个人来承担

    听我说到这里,屋内顿时沉寂起来,大家都不再说话,都在看着我。

    我烦闷至极,说道:柳晨,帮我把窗帘都打开,把屋内的灯都关了

    柳晨听后无助地左右看了看,最后紧盯着那个专家,专家凝眉沉思了会,无奈地冲柳晨点了点头。

    柳晨缓缓地将所有窗帘打开,随之又将屋内的灯全灭了,最后所有的人都出去了,当房门关上的一瞬间,屋内漆黑一片。

    我低头用袖子擦了擦满头满脸的汗水,我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屋内没有任何光线,只有ipodtouch里传出的那首旋律,我的心也慢慢沉静了下来,右手紧握妮子的右手,手心相抵,左手合扣,闭上眼睛,紧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着那首声声慢

    我的心越来越静,慢慢地蹦出了那首词的第一句,随后整首词方才缓缓地浮上了脑海。

    我闭着眼睛,舒展开紧皱的眉头,默念起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我边默念着这首凄惨悲凉无比的词,边想象着每个字都进入了妮子的内心,我就这样翻来覆去地默念着,充满自信地将每一遍每一句每一个字都通过我的手心传递到妮子的手心,最后都进入了妮子的内心世界里。

    突然,我感觉房门又被轻轻打开了,接着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随后的声音变的有些噪杂起来,咔咔当当,时大时小。但我已经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我现在要争分夺秒,任谁都打扰不了我。我仍旧那样闭目默念,手心相抵,传递心声,一刻不停。

    时间不长,噪杂的声音停止了,屋里只剩下了那首旋律在幽怨地飘荡着。

    突然,我的耳边想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吕哥,我把月亮姐姐给妮子带来了

    听到这里,我忽地睁开眼睛,屋内已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朦胧胧的银光一片,像雾像水,柔和融融,轻纱飘洒,如梦似幻。我扭头一看,说话的人是柳晨,再抬头一看,屋顶上正悬挂着一盘银月,皓月当空,果真是月亮姐姐她正柔情似水地看着妮子,静听妮子的诉说。

    此情此景使我感动万分,柳晨不再说什么,冲我重重地点了下头,转身轻手轻脚离去,随着房门悄无声息地关上,我闭上双眼,两行清泪顺脸流下,很对我又完全进入到了手心相抵传递心声的境界之中了。

    昙花一现的那一幕浮上脑海,妮子平时说话语速超快,但她那晚在吟诵这首声声慢的时候,语速却是出奇的慢,并且她还将这首词给改动了。我学着她的语速和语气开始默念她改动过的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奈愁月又来袭

    边默念边想象着每一个字都深入到了妮子的心里去,一字紧接着一字,字字入心,扎根萌芽,生机盎然,盘根错节,迸发活力,心动有声,声凝醒机。

    不知不觉,恍如梦中,我感觉我和妮子手挽着手在天上飘,阵阵微风吹来,她唯恐我们被吹开,挽住我的手突然用力起来,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不放。

    忽听得一声轻唤传来:大聪

    我立即嗯了一声,这嗯声清晰无比地传进了我自己的耳朵里。

    突然,我的手指传来一阵剧疼,这种剧疼让我从梦幻中醒来,猛地睁开眼睛,掀起被单一看,巨大的惊喜和激动让我险些昏厥过去,只见妮子的右手紧紧握住我的右手,五指用力地合拢在一起,将我的手紧紧抓住,连手指也全部攥在她的手心里。

    妮子醒了妮子醒了妮子醒了妮子醒了

    我边肯定着边否定着我的判断,抬头看着她的面部,在朦胧的月光下,我看到她的嘴唇在轻微地翕动着,我忙站起身来,将耳朵趴在她的嘴边,隐隐约约听到她含糊不清的微弱声音:姐姐姐姐你别推我

    我心中狂呼着:妮子醒了妮子醒了妮子真的醒了。忽地泪水狂流,失声哽咽,嘴里不停地喊着:妮子,妮子

    她嘴唇噏动着不再发出声音,但眼中却滚出了泪珠,缓缓地顺着耳旁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