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一、又遇梅超风-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一一、又遇梅超风

    就在我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之际,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竟把老子吓了一跳。

    原来是李感性来的电话,让我到她办公室去一趟。

    我趟着小碎步急匆匆来到李感性办公室,

    小吕,你到上级行去送个紧急材料。

    嗯,什么时候去

    现在就去。

    好。

    李感性工作起来是非常认真的,脸色凝重,我想色也不敢色了,只好贪婪地看了看她那艳桃般的秀脸。

    从李感性手中接过材料,刚待转身出去,忽地想起来一件事,正在犹豫到底是不是和李感性说说。

    她预感到我的细微变化,忙从文件堆中抬起了头。

    小吕,还有事吗

    。我又犹豫起来。

    李感性马上从工作状态中脱离出来,脸上的凝重变成了温柔。小吕,有事就说。

    杏姐,我感觉老崔哥今天很特别。

    哦有什么特别的

    呵呵,我感觉他今天出奇地高兴。

    李感性听我说完,不由得沉思起来,过了一会才说道:可能是昨天晚上行领导把他叫去一块喝酒的缘故吧。

    和行领导一块出去喝酒也不至于这么高兴啊

    嗯,崔有矛是个官迷,他天天盼着当官。昨天白天我们两个和行长大闹了一场,晚上出去喝酒时,行领导专门把他叫上,你说他能不高兴吗

    妈的,原来如此。难道他要顶替你的位置

    我听李感性说完,心中有些气急,便将心中的疑问爆豆般吐了出来。

    任何事情都是有变数的,谁能预知未来啊。

    如真要是这样,老子就和行长那b彻底翻脸,去他妈的。我着急之下,粗话脏话交替而出。

    李感性的脸色变得刚毅坚强起来,一字一顿地说:我要干他顶替不了,除非我不干了。

    看到我仍是愤愤不平,李感性柔柔地一笑,说道:小吕,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没事的。你去忙吧。将这份材料送到上级行办公室手中就行了,快去吧。

    嗯,我这就去。

    跟着李感性干工作,我至少学到了两点:一是工作要认真。二是要灵活地坚持原则。这可都是宝贵的职场生涯经验,非常宝贵,贵不可言。

    我按照李感性吩咐的,志高气昂地进行了一连串的兔起鹘落。

    到了上级行,进了办公室,交给。

    到c撒了一泡长尿,开始往回返。

    从电梯里出来,快到大厅门口时,有人喊:吕大聪,你是吕大聪吗

    柔柔的声音莺歌燕语的煞是好听,字正腔圆标标准准的普通话,听起来真t受用。

    听声音是个丫喊我,哪个丫喊我呢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细高挑,骨感美极浓的一个女子正瞪着一双妙目看着老子。

    此丫很是面熟。往前走了一步,更加地面熟。再往前走了一步,快认出是谁了。最后往前走了大大的一步,晕,这不是梅超风又白骨精同志吗

    你好梅,白,你好冯文青。真t汗,险些呼出梅超风和白骨精来,匆忙急切中才及时刹住了嘴巴子,在最后关口才呼对了这丫的芳名。

    呵呵,你真的是吕大聪啊

    不是老,不是我还能是谁,呵呵。d,险些又自称老子了。今天遇到这个又梅又白的同志,险象环生,这都是平时自己吊儿郎当的结果。

    呵呵,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结果把你手机号码给忘了。我日,,这丫曾经把老子的名字都给忘了,何况这一连串枯燥无味的手机号码呢现在,她能记得老子的名字已经是大大地不错了。

    哦,对了,你的脚没事了吧边问边下意识地看了看她穿的鞋子,还好,是个平底的,呵呵。

    没事了,住了半个多月的院,又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这才刚上班没几天。

    哦,你今天这是来干什么

    我来送材料,你呢

    我也是,刚刚送完。

    呵呵,吕大聪,上次你那么帮我,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谢什么呀,都是同事,帮忙是应该的。

    呵呵,上班第一天我就想给你打电话请你吃饭,结果手机号码忘记了。本想打你办公电话,工作上的事太多,就拖了下来。

    呵呵,不用这么客气。

    不,必须请你。

    李满江老师还好吧

    嗯,还好,他都督促我好几次了,让我请请你,他也过来。

    哦,李满江老师也过来

    嗯,我们两个一起请你,呵呵。李满江和她肯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你们也太客气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大聪,今晚有空吗

    干吗

    你今晚有空,我约上李老师,我们三个吃顿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