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深邃无神-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61章 深邃无神

    随后妮子的嘴唇不再噏动,而是又紧紧地闭上了,眼中流出了几滴泪珠之后也不再流泪了,似乎又恢复了昏迷状态。

    我大急特急,急唤着她的名字,想抬起双手来捧住她的脸,但我的右手被她的右手紧紧攥住,根本无法抽出来。我只好抬起左手,先将左手在床单上搓了搓,抬起左手来轻轻触了触她脸上的泪痕,感觉湿润,急忙翻起手掌来又看了看,最后确信那的确是泪痕,妮子的确是流泪了。

    妮子醒了妮子真的醒了妮子的的确确是真的醒了当确信无疑之后,激动地狂澎将我差点卷到在地,呼吸几乎都要停止了,我颤抖着声音唤道:妮子,妮子

    过了一会儿,妮子的眼皮轻微地似动非动了几下,我屏住了呼吸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她的眼皮终于很缓慢很缓慢地睁开了一条缝隙,就是她睁开的这条缝隙,我感觉地球都停止了自转,整个世界都已销声匿迹,我的眼里只有她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盼望着她快点将眼睛全部睁开。

    她就像一个沉睡了很久的娃娃,更像是还没有睡醒,睡眼惺忪懒洋洋地就是不想将眼睛睁开,我唯恐惊吓着她,压低声音轻柔地唤着:妮子,妮子

    妮子的眼皮犹如千斤重万斤沉,在我的呼唤下,她也想睁开眼睛,但却是很吃力。

    仿佛经历了一个很漫长很漫长的世纪那样,在我的不断轻唤下,更在妮子的不断努力下,她的眼睛终于缓缓地睁开了,当我看到她那双多时未见的美丽秀眸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失声哽咽起来,将脸贴在她的脸上,狂涌的泪水滴撒在她的脸上。

    妮子,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啊呜呜呜呜

    她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什么来,嗓子里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此时她的右手也松开了我的右手,我忙双手捧住她的脸颊,不停地亲吻着她的秀额边亲吻边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

    她的嗓子里仍是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她看我的眼神很是迷茫,像是认识我又像是不认识我,这让我猛地一惊,止住了嚎啕大哭,仔细地看着她,她的眼神仍旧很是迷茫,深邃的犹如夜空中的星星,我不由得又担心起来。

    旁边有个很低很轻的声音传来:不要开灯,千万不要开灯,让患者适应一会这样的光线。

    我扭头一看,晕,床边早就站了黑压压一群人,专家、医生、护士、满江大哥、杏姐、柳晨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更没有意识到他们早就站在了这里,满江大哥双手抱头捂脸蹲在地上,正在极力压抑着自己快要控制不住的哭声。杏姐双手捂面低着身子,双肩不住抖栗着。柳晨单手捂嘴,泪流满面

    妮子顺着我的目光望去,将站在床边的人挨个看去,她的眼神仍旧是迷茫着,似乎谁也不认识。

    那个专家轻声对我说:你快和她说话,但声音不能太大了。

    我点了点头,趴在妮子的面前,轻声说道:妮子,我是大聪,妮子,我是大聪

    她面部没有任何表情,嘴唇动了动但仍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她的目光看着我,但眼神里什么也没有。

    我不断地说着,希望她认出我来,能开口和我说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也行。

    但她的嘴唇忽地又紧闭起来,深邃无神的目光看着我

    看她这样,我心酸到了极点,哽咽着低声说:妮子,我是大聪,你和我说句话

    她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充满了陌生,但在我的不断呼唤下,她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目光看着我,但眼神却是陌生的吓人。

    突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难道妮子真的成了植物人了

    当这个念头蹦出来的时候,妮子清醒过来带给我的巨大喜悦和惊喜瞬间变成了惶恐和悲哀,绝望的吼叫声从胸腔涌向喉咙冲向嘴巴,我怕这绝望的吼叫声吓着她,急忙抬手捂住了嘴巴,随即趴在了床边,剧烈的颤抖将床也带得抖动起来。

    突然之间,我感觉妮子的手臂在动,我忙抬起了头,仔细一看,她的手臂似乎在轻微地动着,我忽地一下掀开被单,果然她的手臂在轻微地一下一下抬着,但总是抬不起来,我伸手握住她的手,缓缓将她的手臂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