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困惑不解-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62章 困惑不解

    当我将妮子的手臂抬起来后,她用力地向我伸来,我顺着她伸着的方向托送着,最后她的手放在了我的嘴上,我将她的手臂稳稳托住,她将整个手掌都摊抚在我的嘴唇上,无力地触摸着

    她轻缓地触摸着我的嘴唇,我几乎感觉不到她那柔滑的手指,这才想起,我的嘴上早就布满了火泡,她触摸的正是我嘴唇上布满的火泡。

    突然,她那深邃无神的秀眸中飘起了一层水雾,水雾越盈越多,缓缓地荡起了水花,最后凝聚成泪花流了出来。

    我心酸的全身发抖,用手紧紧握住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脸颊上,用我的脸颊轻轻抚摸着她那无力的手,泪水瞬间将她的手浸湿。

    她的手臂突然缓缓往下垂,她似乎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挂着泪花的眼睛也轻轻地闭上了。

    专家急忙给我打手势,示意我把她的手放下,我只好恋恋不舍地将她的手臂轻轻放下,恢复到原来的位置。

    满江大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忽地趴到床边,急切地说道:妮子,我是你哥,妮子,我是大哥啊

    听到这里,妮子的眼睛又缓缓睁开了,她看满江大哥的眼神仍是陌生的,满江大哥泪流满面,嘴唇颤抖,心疼地看着她,希望妮子能和他说句话。

    但妮子嘴唇轻动,喉咙里仍是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声音低的几乎听不到,她看了满江大哥很长时间,突然脸上若隐若现地有了一丝笑容,这丝笑容泛着浓浓的凄苦一闪即过,满江大哥再也受不了了,忽地趴在床边,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妮子啊,你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大哥可该怎么办啊

    医护人员急忙架起满江大哥,把他架了出去。

    杏姐早就哭的花容失色,站立不稳。她走上前来,轻声唤道:妮子,我是杏姐,我的好妹妹说着说着她再也说不下去,紧抿住嘴唇,泪水如狂泻一般。

    妮子看着她,深邃无神的眼睛中似乎有了一丝亮光,这丝亮光就像转眼即逝的流星一般,瞬间消失在无边无际的苍穹之中,但随之她的眼圈也微微泛红了起来。嘴巴噏动着,但就是发不出声音来,她的眼皮似乎沉的不能再沉,缓缓又闭上了,眼角却挤出了晶莹的泪花。

    此时窗外的曙光已经照进屋来,暖暖洋洋地挥洒在妮子的身上。

    专家忙说道:好了,她刚醒过来,很累,要让她好好休息,大家都出去吧

    随后,屋内只留下了负责护理照顾妮子的那个女护士,其余的人都走了出来。

    来到走廊,我有些焦躁地问专家:我女朋友醒了,怎么变的不认人也不会说话了

    专家也有些叹气地说:她这是还没有完全康复好,昏迷了这么长时间,刚刚醒过来,还要有一个恢复的过程。

    杏姐立即问道:她不会永远处于这种不认人不说话的状态吧

    专家有些无奈地说: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

    晕,一阵狂晕,听到这里,我几乎站立不住了。

    专家对我说:小吕,你过来一下。他边说边往医生值班室走去,我急忙跟上,其余的人也纷纷跟来。

    来到医生值班室,满江大哥早在里边坐着,那个专家问我:小吕,你女朋友醒来的那一刻,到底说没说过话就是她在醒来的瞬间有没有说过话

    我沉思着说道:她说了,但说的含糊不清,声音很是微弱。

    专家立即又道:真的你听清楚了她说的是什么吗

    我点了点头,沉思着说:她当时说的是:姐姐,姐姐,你别推我。

    听到这里,本来已经坐下的专家忽地一下站了起来,问道:什么你说清楚一点。如果真是这样,就说明她还没有丧失记忆和失去说话功能。

    我女朋友当时眼睛还没睁开,但她的手已经用力地攥住了我的手,嘴里说着:姐姐,姐姐,你别推我。

    专家又紧接着追问:你确信听清楚了吗

    我沉思了好大一会儿,坚定地点了点头,道:她的声音虽然很是微弱还含糊不清,但我确信她当时说的就是这句话。

    专家点了点头,凝眉沉思起来,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急切地看着他。

    沉思片刻,专家问道:她说的姐姐是指谁

    他这句话把我们大家都问住了,我看了看杏姐,说道:她说的姐姐可能是指杏姐吧

    专家看了看杏姐,眉头皱的更紧了,说道:假设说她说的姐姐就是杏姐,但后边那句你别推我,怎么解释

    晕,这下大家谁也没话了,我更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一直处于妮子清醒过来的巨大激动和惊喜中,没有往深里思考这句话到底是指什么现在经专家一问,我将当时的情景仔细一回想,顿时感到困惑不解。

    专家缓声说道:她虽然清醒了,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她开口说的这句话至关重要,这是她心底深处的话,破解了这句话,对她的康复将极为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