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又现波折-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65章 又现波折

    又是柳晨帮我洗的脸,我的嘴头子上都抹满了像油一样的药物,就像偷喝了香油一样,油光锃亮。

    吃饭的时候很是颇费了一番周折麻烦方才吃完。嘴巴张的太大,容易把快要愈合的火泡撑破,嘴巴张的太小,吃饭则很不尽兴,折磨的老子直想吼叫。

    吃过饭后,我问:柳晨,妮子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哦,她恢复的还行。她边说边神色有些黯然下来。

    我心中一沉,忙问:妮子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不能这么说,总体情况她每天都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看她说的有些闪烁其词,词不达意,顿时有些着急起来,急忙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自从妮子醒了后,我从她屋里出来,就一直再也没有见过她。我这一觉睡得时间也太长了,真是太耽误事了,我边骂自己边急不可耐地推开妮子的房门走了进去。

    护理照顾妮子的那个女护士就坐在床边,她要寸步不离地照看着妮子。

    护士的职业是最苦最累的,应该受到世人的最大尊重

    我快步走向妮子,她此时正静静地躺在床上,睁着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房顶,似乎在沉思,似乎在愣神,更似乎是在发呆。

    来到床边,我趴下身子,轻声说道:妮子,妮子

    我连喊了好多遍,她才有了反应,她眼珠非常缓慢地转向了我。

    晕,我心中猛地一沉,她的眼神仍是深邃无神,看着她那陌生的眼神,几乎让我不认识她了。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都过了一天半了,她还是这个样子。

    我看着她陌生的眼神,心疼地说:妮子,我是大聪

    我又是连说了好几遍,她仍是没有任何反应,就那样看着我。

    我急忙伸出双手紧紧捧住她的手,急切地问了起来:

    妮子,我是大聪,你能认出我来么

    妮子,我是大聪,你能和我说句话么

    妮子,我是大聪,你能点一下头么

    她就像个木偶一样,不但没有任何反应,就在我还要再问下去的时候,她却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早就急的满头大汗了,我紧盯着闭上眼睛的妮子,顿感束手无策,忙问那个女护士:从那天清醒之后,我女朋友就一直这样吗

    那个女护士无奈地点了点头,说:一直就这样,没人和她说话的时候,她就睁眼看着房顶,一有人和她说话,她就闭眼。

    听了女护士的回答,又让我想起了那个可怕的名词“植物人”,我顿时全身猛地一抖栗,转身就走。

    老子现在都快急疯了,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把妮子唤醒过来了,怎么又出现这种情况了呢还让人活不

    我快速地向医生值班室走去,当我刚踏进门之后,这才发现满江大哥和杏姐都在,正在和那个专家在交谈着,两人的脸色很是难看,专家的脸色也不好看。顿时那种妮子未清醒时的焦急烦躁又袭上身来。

    专家示意我坐下,说:正好小吕也来了,咱们再好好谈一下。

    满江大哥和杏姐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用问,肯定是因为妮子的这种状况。

    我问:都过去一天半了,我女朋友怎么还是不认人不说话啊说着说着我的声音颤抖起来。

    专家叹了一声,说:刚才我和满江以及李杏都说了,综合起来分析,你女朋友清醒的时候,从医学角度来说,叫瞬间意外苏醒。

    什么瞬间意外苏醒

    嗯,虽是瞬间意外苏醒,但总算是醒过来了。

    那她现在的症状呢

    现在她的症状是意识不清。

    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有,有这种可能,但概率很低

    我顿时站起身来,边鞠躬边哀求:专家啊您可一定让她恢复过来,我求您了说到最后哭声都出来了。

    专家忙说:你坐下,我会尽我最大努力的,但这也要看你女朋友的造化了。

    听到这里,我禁不住灰心丧气起来,顿感以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哀莫大于心死又涌上了心头,忍不住又问:能有什么好办法让她尽快恢复过来

    专家道:她那天苏醒过来的时候,我就担心她会出现这种意识不清的症状,所以我才问你她当时苏醒的瞬间有没有说过话,她只要说过话了,就能肯定是意识不清,出现植物人的概率也就比较低了

    我急切地问道:什么这么说来我女朋友不会成为植物人了

    不能这么肯定,只能是说成为植物人的概率是比较低的。

    我顿时略微松了口气。

    专家又道:所以,她清醒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姐姐,姐姐,你别推我就显得至关重要了,破解了这句话,对她的康复是很重要的,这才是关键。她的生命体征已很正常,没有生命之虞,但要彻底康复,必须从心理治疗上入手,因此,她口中的这个姐姐到底是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