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那个姐姐到底是谁?-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66章 那个姐姐到底是谁?

    专家说到这里,大家都沉默起来,都在努力思考着,我更是绞尽脑汁冥思苦想起来。

    满江大哥沉声说道:妮子和她嫂子最亲了,拿她嫂子当自己的母亲来对待

    专家听到这里,立即说道:难道她口中的姐姐是指她嫂子

    满江大哥长叹了口气,道:我就一直纳闷这件事呢,她嫂子活着的时候,妮子都是称呼嫂子的,从来没有听过她喊她嫂子为姐姐,我仔细想了很久,真的从来没有听过妮子喊过她嫂子为姐姐。满江大哥边说边连连摇头。

    专家听到这里,也沉声说道:这么说来,她口中的姐姐也不是指她嫂子。

    满江大哥点了点头,道:我想也不是。

    我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问道:为何非要知道妮子口中的姐姐是谁抛开不管,就没有别的法子了么

    专家听我这么问,只好说道:她在醒过来的瞬间能够开口说话,说明她在昏迷的时候,存在着和正常人一样的潜意识,说明她的意识是存在的。但醒过来之后又处于意识模糊状态,从医学角度来讲,叫大脑假死,必须通过她在清醒瞬间那个存在于她大脑深处的某个人或某件事来刺激她,才有可能让她恢复正常。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什么好办法。因此,她清醒的瞬间说的那个姐姐,就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这个人也是存在于她清醒瞬间大脑深处的那个人,能够准确无误地找出那个姐姐,才是最好的办法。

    晕,狂晕,听专家说到这里,我彻底晕了。

    满江大哥和杏姐也是面面相觑,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无可奈何的样子。

    专家最后将满怀希望的目光紧盯着我,问道:小吕,你感觉你女朋友口中的那个姐姐到底是指谁

    我颓废至极地说道:我真的没有想起来,不知道妮子口中的姐姐是谁。本来以为是杏姐,但后边的那句你别推我却又讲不过去,我真的不知道是谁。

    听我这么说,专家皱眉叹道:已经证明你女朋友口中的姐姐不是指李杏了,因为李杏上午已经进她房间去了,在那里陪了你女朋友很长时间。如果是李杏的话,也早该刺激到她的意识恢复正常了。

    到这里算是彻底僵住了,大家谁也没话了,破解不出妮子口中的姐姐是谁,一切都是白费。

    屋内又开始凝满了愁苦焦灼的气氛,这种愁苦焦灼的气氛压的大家似乎都透不过气来了。

    我扭头看到了那个宽大的荧屏,通过清晰地荧屏画面,我看到妮子正静静地躺在床上,睁着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房顶看个没完没了,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我心中不停地暗想:那个姐姐能会是谁呢到底能会是谁呢

    我将能和妮子沾点边的女的,年龄比妮子大的翻来覆去地捋了一边又一边,最后都否决了。就连康警花和阿梅也考虑进来了,但立马决绝地否决了。妮子一直因为我和康警花以及阿梅的情事纠结着,她口中的姐姐任谁也不会是康警花或者是阿梅。越想头越大,越想越是迷糊,真的是快要愁死了,心中哀伤地道:妮子啊妮子,你都快把我给愁死了

    看大家都在沉思,无计可施之下,我说:能不能让妮子坐起来甚至是下地活动一下,光这么躺着也不是办法。

    专家看了我一眼,道:她的双腿断了,都用木板固定起来了,不但不能坐,更不能下床的。

    晕,我已经晕的不行了,我怎么把妮子断腿的事给忘了呢想起妮子那美轮美奂的双腿断了,更是心疼焦躁到了极点。

    专家默不作声考虑了好长时间,方才说道:咱们先这样吧,满江,你回家把你们家里的所有被妮子称为姐姐的人的照片拿来,一一拿给她看,看有没有效果。

    满江大哥点了点头,说:好,我这就回去办。

    专家又道:不光是你们自己家里的人,还要包括她要好的同学朋友以及同事,凡是被她称为姐姐的都把她们的照片拿来,照片小的要放大一些,以便让她看的仔细,当确定是谁后,再把这人请来。

    杏姐立即说道:那我也回去找找,从我们单位的女同事入手,和她关系近的,又被她称为姐姐的照片都拿来。

    专家点了点头,说:不可能把这么多的人一一请来,只能是先从照片入手,把每张照片都放大成手掌大小的尺寸就可以了,总之是越清晰越好认出就行。

    我也说道:那我也回去找找看。

    专家问我:你身边的人有没有被你女朋友称为姐姐的吗

    听到这里,我只好摇了摇头,说:没有。

    没有那你回去干啥况且你自己还没有康复好,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陪伴你女朋友吧

    我只好点了点头,感觉自己都快成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