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二、老潘雷了一把-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一二、老潘雷了一把

    听到这里,我灵机一动,心中窃喜,真乃天无绝人之路也。

    如果和李冯两人去吃饭,正好避免了和冼性感李感性一块出去的局面。

    但如果马上答应冯文青这丫,倒也显得小爷太好请了。太好请的人是没有档次的,小爷可不想当那没有档次的人。

    哦,现在还不确定,我们下午再联系吧。

    嗯,好,你把手机号码告诉我,下午我给你打电话。

    听到这句话后,老子内心喜悦的险些蹦高,极力掩饰内心之喜悦,表面极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由于极力掩饰,极力伪装,反差太大,握着手机的爪子竟有些颤抖了起来。

    她极其郑重地将我的手机号码输进了她的粉红色手机里,也使老子吃了一颗定心丸。

    告别了又梅又白的冯文青,老子就像欢快的鸟儿,唱着鸟歌,迈着鸟步,鸟人般回到了单位。

    鸟样般先进了李感性的办公室回复使命。

    李感性看到我呵呵一乐:小吕,什么事啊这么高兴

    晕,老子一高兴小尾巴翘翘了,立马被她发现了。

    哦,没什么事,我把你交待给我的工作圆满地完成了,心中高兴,呵呵。

    老子厚着老脸,心不跳气不喘地扯起了谎话。

    李感性听我这么说,呵呵笑了起来,神情温柔妩媚,馋的老子只想扑过去连亲带咬她一大口。

    擦身而过不回首,只是对方美不够。

    春风拂槛露华浓,不顾一切裙下走。

    每次和冼梅在一起后,总是下定决心再也不花心了。但是看到李感性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不花心都难。和女子擦身而过不回首,只是对方美不够。要是都像李感性这么美,这么吸引人,这么让老子动心,这么春风拂槛露华浓,老子再坚强不好色,也忍不住会不顾一切裙下走的。这也许就是美女的巨大魔力吧

    自古以来都是英雄爱美女,英雄都爱了,何况我这个垃圾呢那注定对美女更是爱也爱不完,年年月月日日也爱不完啊

    从李感性办公室出来,正好碰到老崔这b轻哼着小调从外边回来了,嘴里依旧像是含着个大驴吊。

    d,不就和行领导出去吃了顿饭吗至于这个样子吗

    看来这b想当官想疯了,典型的小人中的小人。官本位思想扭曲了他的灵魂,使他全身充满了奴才气息,变得惟利是图,让人看不起。

    tnnd,他可别上演范进中举那一幕。

    看他那活灵活现的臭b样,还t真有可能会上演范进中举的那一幕。

    老崔哥,忙着呢我心中大骂不已,表面诚恳地向他问好。

    嗯,哈哈,忙啊,哈哈。他边笑边说,得意忘形之态溢于言表。

    看到他这副样子,我心中大骂的同时禁不住暗暗好笑,这b不但没骨气,还t贱气十足,整个儿一现代版的特大号汉奸。

    老崔在前我在后,刚进办公室门,潘丽就嚷嚷开了:老崔,你说你五音不全,老是哼哼什么嘴里像有个槌,像眼猫不像眼猫叫,像不像声,你让我们的耳根清静清静好不好

    我在后边强忍住笑声嘿嘿嘿地笑个不停,心中暗道:什么大槌,就是含着个大驴吊。

    潘丽的话音一落,屋里所有的人都哈哈地笑了起来,肖娜愣了愣也止不住笑了起来,就连那个平时不苟言笑的邓萍也笑得削肩直颤,冼梅更是笑得乐不可支。

    别人都在笑,潘丽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老崔这b也确实有一套,听到潘丽这话后,德国纳粹般的元首脸上竟没有任何变化,依旧笑眯眯的。

    他色迷迷地反问了一句:老潘,你是不是想大槌想疯了

    我晕,老崔这厮贼性不改,这个时候竟能想出这样的荤段子来进行反击,脸皮之厚,狼性之深,可窥一斑。

    老潘银盘玉脸一沉,话声犀利:老崔,你再胡说八道,我就用大槌将你的臭嘴堵上。

    老崔嘿嘿呵呵地边笑边回到工位上。

    老潘胜利者般扭着大屁股咔咔出去了,估计是上c去了。

    闲来无事没话说,转眼到了下午二点多。

    冼梅正在绞尽脑汁写一个报告,又是带数字的那种。

    d,老子一看到那些曲里拐弯的数字就心烦,狗日的阿拉伯。

    李感性让我到她办公室去商讨一下工作。

    她告诉我,让我今后多在内部网站上发表稿件,主要是业务运行分析、市场营销拓展、工作感悟之类的小型稿件,内容不在多而在精,但是频率要快,数量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