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最后一丝希望-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75章 最后一丝希望

    欢喜之余,我和柳晨一起动手,将所有的窗帘都打开。特护病房的床都是能够活动的,四个床腿下都有一个滑轮,柳晨指挥着我,和我一块将妮子的床推到窗边。

    接着,柳晨又跑去将所有的灯光全部关掉。灯光一暗,顿感月光卯足了劲地透过窗户玻璃往屋里钻,银光洒洒飘了进来,如梦似幻。

    妮子的身子似乎猛地一颤,她躺在了床上,瞪大了眼睛望着天空的银月。

    我和柳晨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希望她突然之间彻底清醒过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我急切地看着妮子,在月光的映衬下,妮子的双眼也水汪汪了起来,一眨不眨地望着月亮姐姐

    耳边传来一声轻语:怎么样她有什么反应吗

    我扭头一看,是满江大哥带着专家进来了。大家一起看着妮子,希望奇迹的发生。

    我趴下身子,将嘴巴贴在妮子的耳边,轻声唤道:妮子,月亮姐姐在看着你,她希望你快些好起来

    妮子似乎听到了我的话语,眼睛瞪得更大了,仔细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姐姐,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希望她能说上一句话。

    此时屋里别说掉根针了,就连掉根头发都能听见。

    我就一直那样趴在妮子的耳边,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声低语传来:那个姐姐可能不是指的月亮。

    我心中一沉,很是恼怒,因为我已经将所有的信心都寄托在天空中的月亮姐姐身上了,这句话无疑就像断肠草一样,让我肝肠寸断。

    随着这句话的落下,妮子一直瞪着的双眼竟然慢慢地合上了。

    我忽地站起身来,一股莫大的怒火让我差点咆哮起来,我到处扫视着,看着那个专家、满江大哥、柳晨,怒火又无处发泄,直想又狂吼嚎叫起来。

    专家用手轻轻拽了拽满江大哥,两人一前一后转身向外走去,到了门口,专家回身又对柳晨招了招手,柳晨也跟着出去了。

    随着房门轻轻带上,我的心犹如冰窖一样,没有了一点温度,顿感秋月的寒冷,生出了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的悲凉,忍不住绝望地趴下身子,低头心疼爱怜地看着妮子,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吻,几滴清泪滴落在她的脸上。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轻轻地声音:吕哥,专家让你到医生办公室去一趟。

    我回头一看,是柳晨回来了。我哑声低道:柳晨,不管怎样,今晚的灯不要开,窗帘不要关上,让妮子就在窗边,让她好好享受一下月亮姐姐的柔光。

    嗯,你放心吧

    我此时已经处于极度恍惚状态,我感觉妮子是真的没救了。稀里糊涂来到医生值班室,满江大哥和专家都在等着我。

    专家对我说:小吕,事实表明,你女朋友口中的姐姐不是月亮,也不是所有照片中的人,现在更加难办了。

    我无奈地看着专家,专家又道:我虽然从医几十年了,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碰到。今天晚上我和北京的几个同行分别通了电话,谈了很长时间,他们也感到束手无策。

    专家都这么说了,屋里弥漫着绝望透顶的氛围,满江大哥用双手使劲撕扯着头发。

    我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凳子上,无力地直想往地上趴。

    专家长叹了一声,说:我也不能光靠在这里,要不是满江,我也早就回去了。小吕,我来问你,你女朋友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我一愣,恍惚地看着专家,我不明白在此时此刻,他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么个问题

    专家又道:小吕,今天晚上我在和一个同行通电话的时候,那个同行提醒了我,你女朋友醒来的第一句话和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很有可能是有联系的,请你好好想想,你女朋友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听专家说到这里,我也顿时陷入了苦苦的回想之中,但想了好大一会儿,也没有想起什么,说道:当时慌乱的很是厉害,她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我记不清了

    我边说边无比焦急起来,专家忙道:小吕,你别着急,你仔细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你不要急着回答我,你现在回去好好想一想,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你再来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衰衰地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当快走出门口时,专家担忧地又道:小吕,希望你尽快想起来,这可能是最后的一丝希望了。你要知道,你女朋友再这么处于意识模糊状态,她真的可能会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