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三、终于等来了-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一三、终于等来了

    我问: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李感性莞尔一笑,说道:这样做有几个好处:一是提高你自己的知名度,二是锤炼你自己的业务技能,三是拓宽你的工作思路,四是有利于形成你自己独特的职场理论。

    听完李感性的一番肺腑之言,感动的偶只想抹眼泪。

    她这是爱惜偶才这么做的,这也是她自己总结出来的宝贵的职场经验。

    她既是偶的红颜知己,又是偶的良师益友。既对偶有纯真情感,又和偶有肌肤之亲。

    感谢上帝感谢上帝安排我遇到了李感性也感谢上帝感谢上帝让我遇到了冼性感

    nnd,老子是真的离不开这两个美女了。

    刚想到这里,李感性话锋一转:小吕,你和冼梅说了吗晚上我们三个一起去吃饭。

    哦,还没呢忙起来忘了。我汗,她怎么记得这么清楚nnd,又让老子开始提心吊胆了。

    你和冼梅说,下班时,你们两个过来,我们一起去。

    恩,好的。

    从李感性办公室出来,心中开始暗骂那个又梅又白的冯文青,你她奶奶滴怎么还不来电话有你这样请客的吗连点诚意也没有。

    回到工位上,冼梅从飞鸽上悄悄对我说:晚上不要安排其它的事了,和李主任一块去吃饭喝茶。

    好的。我急忙回复到,但内心焦急如焚。

    梅超风啊梅超风,白骨精啊白骨精,冯文青啊冯文青,你t再不来电话,老子让你丫一辈子也请不到老子,让你永远欠老子的一个人情,奶奶滴。

    内心狂骂不止,表面煞有介事地装着忙工作。

    在焦急等待中,又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臭老鼠仍是没有响起,尿尿却来了。

    撒完尿往回走的时候,离办公室尚有几米远,就听到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nnd,臭老鼠终于响起来了。

    我来了个大兔起小鹘落,飞到工位旁,急忙操起手机来接听。

    喂,你好我知道是冯文青打来的电话,所以为了让冼梅听到,故意扯着大大的嗓门。

    喂,是吕哥吗d,不对劲啊怎么是个男的不是冯文青那丫啊。

    听声音知道是个男的,不是冯文青那丫,满腔希望和欢喜顿时灰飞烟灭,变得不高兴起来,嗓门一下子低沉了好几个八度。

    哦,是我,你是谁啊

    吕哥,我是小卞。

    小卞

    吕哥,我是卞鲁宁啊。

    卞鲁宁哦,小卞啊,你好啊d,他怎么知道老子的手机的但又不能直接问,那样显得老子太也没礼貌了,只好打起了哈哈。

    吕哥,前几天我从方姐的手机上找到了你的号码,存到了我的手机上。

    哦,小卞,你找我有事吗

    吕哥,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我想和你谈点事。小卞说到这里,语气有些伤感。

    小卞,我看情况吧,如果没有特别的急事,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这个号码就是你的吗

    嗯,是的,好,吕哥,我等你电话。

    好的,再见

    再见

    刚放下电话,冼梅就飞鸽传话。

    谁来的电话

    我一个朋友。

    你朋友找你什么事

    嘿嘿,说晚上请我吃饭。

    不是告诉你不要安排其它事了吗

    我知道啊,所以我才没答应他嘛。

    这样就行。

    我日哟,看这架势就是冯文青来电话请我去,冼梅这丫头也不会答应的,怎么办

    正在彷徨之际,臭老鼠又响了起来。

    这次来电话的正是又梅又白的冯文青。nnd,你t早来几分钟也好啊,你这时候来电话来的也太巧了吧,让老子骑虎难下。

    盼星星盼月亮,却盼来了个骑虎难下。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何况骑在老虎上呢我衰衰蔫蔫地抓起了臭老鼠。

    冼梅在旁则是目不转睛地瞪视着我,让老子更加手足无措,就像做贼一样。

    喂,谁啊

    哦,是我。

    你是谁啊

    我是冯文青。

    哦,你好

    你好今晚有空吗

    干啥

    请你吃饭啊

    ,听到这里,老子没敢立即回答,小眼余光看到冼梅还在看着偶。

    晚上李老师也去,都定好了,他说一定要约到你。

    呵呵苦笑加皮笑肉不笑,算了吧,你们太客气了。说是这么说,但语气里则充满了特别想去的意思,估计这丫应该能听出来。

    果然,她听我说完之后,呵呵笑了起来。

    不是我们客气,而是你太客气了。李老师都定好地方了。

    哦,定在哪里了

    醉月楼,就是省重点大学旁边的那个醉月楼。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