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残酷的斗争-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86章 残酷的斗争

    我靠在床头上,静了会心,杏姐又给我端过来一杯水,喝了几口,方才感觉心中好受了些。

    杏姐轻声问道:大聪,你饿了吧

    我冲杏姐摇了摇头,低声道:不饿。

    刚才还有些饿劲,一想起康警花来,顿时没有了一丝饿劲。

    杏姐,刚才我们只说董千了,那个纪委书记呢他是怎么处理的

    杏姐呵呵一笑,道: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他被调走了,被调到别的省去了。

    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不直接把他的职务一撸到底

    他这事虽然做的并不光明磊落,但要把他的职务一撸到底,却也是说不通的。他的目标针对的是叶行长,领导之间关系很是微妙,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往死里整。这也是古往今来的惯例,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有必要撕破脸。北京那边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尽心尽力了。把他调到别的省份,保留级别,没有实职,把他闲置起来,这样会让他更难受的。

    听到这里,我顿时感到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太可怕了。d,人还是不要当官的好,这官可真不是好当的。想想冼伯伯的那次经历,就让人心惊胆颤。如果没有那么多人去帮他,说不定他就真的身陷囹圄,身败名裂了。

    他被安排到其它省份,只是保留级别没有实职,怎么讲

    级别还是相当于纪委书记的级别,但没有任何实际职务,只是挂了个巡视员的头衔,他的个人政治生涯也就到此为止了。

    我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个纪委书记之所以要豁出去和叶行长对着干,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的职位再往上提提,手中的权力再大一些,没成想现在却成了一个摆设。这样安排他,比将他一撸到底还要让他难受。残酷,太残酷了,政治斗争真是残酷的没有一点人性了但反过来说,这也是他咎由自取,自作自受的结果,活该。

    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看来人真的是不能太贪了,到头来会空梦一场,啥也没有的。

    杏姐,他的职务变动是什么时候公布的

    昨天上午公布的,昨天上午北京上级行派来的人召开大会公布的。

    哦,看来他想翻盘也没有机会了。

    他的个人政治生命已经到头了,他还想翻什么盘啊,他能糊弄到平平安安退休就不错了。

    杏姐,昨天上午开会公布的纪委书记的工作变动,下午就开始动董千了,呵呵,动作很是麻利。

    这是故意这么做的,叶行长也早就烦透了。如果纪委书记和董千做的不这么过分,可能会缓上一缓再去动董千。上午上级行动的纪委书记,下午立即着手处理董千,就是不给他们留一点面子,同时也是警告全单位的人,把精力放在工作上,不要放在这些胡搅蛮缠上。

    嗯,对,就应该这么做,满江大哥说的对,咱们单位上的这股风气不改变,会影响今后发展的。

    嗯,接下来就该由我出面了。

    由你出面

    当然了,一层一层的解决,一级一级的处理。还是我以前的设想,你到纪检监察部工作,让那个可恶的超难缠到汉正路分理处去当主任,把你们两个换一换。

    杏姐,我可是递交了辞职报告的,况且还有开除我的文件。

    呵呵,当时开除你的文件和撤销我职务的文件,都宣布作废了。这有什么呀,不就是一个文件嘛,再下个文件宣布那些文件作废,就啥事也没有了。

    呵呵,说的也是。文件是真的,就是金科玉律,文件是假的,就是狗屁一通。

    呵呵,应该这么说,得到拥护的文件,才是金科玉律。得不到拥护的文件,才是狗屁一通。呵呵

    对了,杏姐,妮子的工作怎么办

    这要再缓上一段时间再说吧,先让妮子彻底康复好。到时候得征求她的意见。

    征求她的意见

    对,妮子如果还是铁定心去新加坡怎么办

    哦,对。

    但妮子的工作关系并没有解除,满江大哥早就和叶行长说好了,妮子即使再去新加坡,也是带薪留学,回来还会和我们在一起的,你尽管放心吧还是我的那句话,你要和她结婚才是,不能再让她受伤害了。

    嗯,好的。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那个专家。

    我忙从床上下来,伸出双手和他握手,连连道谢

    呵呵,小吕,我明天就回北京了,临走之前,我再叮嘱你几句。

    嗯,好,您请说,我一定遵照您的叮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