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足疗工-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90章 足疗工

    看着妮子呵呵大笑的样子,我无比高兴,这是很长时间以来,我第一次看到妮子如此开心大笑。似乎从那次的欣然心语之后,我就没有见她这么笑过。

    就在这时,小周推门进来了,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医生。

    医生走上前来,问道:没什么事吧

    妮子匆忙用手捂嘴,止住了笑,但她的眼睛里仍有笑意流出。

    我忙道:没事,我在和她聊天玩呢,呵呵。

    医生点头说道:哦,没事就行。随后又对妮子道:你别这么个笑法,你还没有恢复好,要尽量平静些。

    妮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忙道:好,我们会注意的,呵呵。

    医生转身走了。我对小周说:小周,你也去休息会吧,我在这里就行。

    小周冲我笑了笑,也转身走了。

    等房门关上后,我悄声对妮子道:你现在尽量不能笑,还更不能烦躁,要听医生的,要尽量平静些。

    妮子嘴角撇了一下,很不乐意地轻声念叨:让我当木偶好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妮子果真平静了很多。她现在还基本上是靠输液维持身体的营养和能量,最多喝点稀粥,再或就是吃点鸡蛋羹。中午她已经吃了鸡蛋羹,晚饭喝了一小碗稀粥。

    晚饭过后不久,妮子又逐渐烦躁起来。没办法,双腿被牢牢地固定住,长期这么躺着,任谁也无法忍受。

    我不停地和她说话,目的就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但开始还行,到了后来,她不是闭眼,就是将头扭向一边,她秀眉不断地蹙了又蹙,她也在极力按捺自己的烦躁心情。

    看我还在唠唠叨叨地说个没完,她烦躁地蹙眉啐道:好了,闭嘴,不要说了,让我安静一会儿

    我早已说的口干舌燥,只好住嘴静静地坐在床边陪着她。

    她蹙紧眉头,额上又分泌出了很多细密的汗珠,她在努力控制着自己。

    我轻声说:妮子,要不你看会书吧

    她摇了摇头。

    我又轻声说:要不你让自己睡会。

    她先是摇头,随后点了点头,她也明白,只有睡着是最好的办法。

    nnd,她昏迷的时候,历尽千辛万苦才把她唤醒过来。现在她醒了,却又盼她再睡过去。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由于这段时间熬夜太多,我也一直没有休息过来。这么静静地坐着,不一会儿,我竟然先自趴在床边呼呼睡了起来。

    不知道睡了多少时间,突然我感觉床在轻微地动着,似乎越来越厉,我忽地一下醒来。

    晕,只见妮子躺在床上不断动着,还满头满脸都是汗。

    妮子,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我边说边拿起床头的一块毛巾给她擦着汗水,她的头发都被汗水浸湿的打绺了。

    她用牙齿用力地咬住下嘴唇,低声道:我难受

    你哪里难受

    心里就像抓挠一样难受,我的腿,哎呀她说着说着难受的说不下去了。

    妮子,再难受你也要撑着,半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她点了点头很是听话地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过了没一会儿,她又痛苦难耐地低声道:我的脚我的脚都麻木的没有知觉了

    我一惊,忙将双手伸进被窝,一摸她的双脚,心中一沉,她的双脚冰凉冰凉的,虽然盖着被子,但没有一丝热乎气。

    我顿时明白过来,她的双腿长期不能动,导致血液循环不畅,这才致使双脚冰凉。

    妮子,你别动了,我给你揉揉就好了。

    我边说边快速地将双手的纱布除去,双手紧紧贴住她的双脚,轻轻地给她揉了起来。

    没揉了几下,我的手指就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直想将双手举起来猛抖,当真是十指连心,手指一疼心更疼。

    但我抬头一看,发现我的双手这么给她揉着双脚,她顿时安静了很多,不像刚才那么烦躁了。

    晕,看来只能是靠老子的这双残手去揉捏她的冰脚了,这样她就会好受些,也不再受那挠心的折磨了。

    没办法,即使让老子的双手变成残废,也得这么进行下去了。

    我忍着手指的剧疼,轻轻地给她揉着,不长时间,她的双脚也逐渐暖了起来。

    我低头咬牙忍着疼痛,专心致志地当起了足疗工。

    一声低呼传来:大聪,你这么给我揉着,我不那么烦躁了

    这是霹雳丫的声音,她平静了很多,更是无比的受用,话语平心静气,但老子却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大聪,半个月之后,果真双腿能活动了吗

    大聪

    我日,老子在低头忍痛,这丫却又唠唠叨叨个没完了。

    我给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啊

    我咬牙切齿地低声道:我我听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