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她在等我那句话-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95章 她在等我那句话

    为了让我更方便地陪伴妮子,医护人员将我和妮子都从特护病房里转了出来,住进了旁边的一个病房里。

    每个特护病房只能住一个病人,转到旁边这个病房来,我和妮子就可以合住一屋了,这样柳晨和小周也就轻松些了。尤其是柳晨,自从我和妮子被送进这个医院来,她就没有好好休息过。直到妮子彻底清醒过来后,她才逐渐放下心来。

    前几天,院方领导让柳晨在家里好好休息了几天,她的脸上也慢慢红润了起来,恢复了往常的气色。现在她又上班了,更给我和妮子的房间送来了欢乐

    柳晨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到病房里来看看,唯恐再出现什么意外。

    妮子和柳晨格外投缘,两人倒在一块,总有说不完的话。就像当日我受刀伤住院期间,康警花和柳晨一样,相处的分外融洽。

    每天都在打促进骨折愈合的药物,妮子恢复的很快,我也恢复的很快,骨折的手指也能轻微自动弯曲了,不像以前那样,一动就钻心地疼。

    看着妮子平时读的那些书,堆得就像小山似的,我决定好好读一番,弥补一下自己读书不足的欠缺,也希望通过读这些书能读懂妮子的心灵。

    当然了,我把妮子买的那套没有拆封的琼瑶小说全集扔的远远的。d,要不是在医院里,老子早就一把火把它给烧了,省得摆在那里让人心烦,操。

    我边读边不由得发出感慨,妮子读的这些书,都是些高品位的书,本本精彩,部部经典,我也陷入了浩瀚的书海之中,深不可拔。

    这天上午,我用手推车推着妮子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中午的时候,柳晨又推着她到走廊上转了转,她的心情格外愉快舒畅,脸色红润犹如粉桃。

    吃过午饭后,妮子睡起了午觉,我则抱着书啃个没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地传来一声清幽,妮子睡完午觉了。

    我急忙问道:妮子,我再用手推车推你活动一会

    她摇了摇头,先打了一个哈欠,随后轻叹一声,显得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我已经习以为常,不再理会她,又低头起劲地啃起书来。这段时间也是老子有生以来,日次这么仔细认真地看书,感觉自己的素质也提高了很多,文化气息也浓了些。

    不这样不行,老子上的那个垃圾大学实在没法和妮子上的那个复旦大学相比,我也只有奋起直追才行,赶是赶不上妮子了,但尽量缩小差距才是正统。

    忽地又是一声幽幽低声传来,我抬头一看,妮子越来越闷闷不乐了。

    nnd,这丫的心事就是重。

    我低声问道:妮子,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我和你分享一下。

    她白了我一眼,啐道:你分享什么我不开心也是你造成的。

    晕,这丫怎么这么个说法我立即放下手中的书,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妮子,我哪里做的让你不开心了说出来,我也好注意一下。

    哼,我一直在等你的那句话,你到现在都没有和我说。

    你在等我的那句话什么话啊

    你还问我我在等你说呢。

    我现在天天趴在你的耳朵边唠叨,你还嫌我没有唠叨够啊

    你就没有唠叨到正点子上,笨的就像头猪,哼

    我立即趴到她的床边,腆着老脸嘿嘿笑道:你让我说什么话,我就说什么话,说吧,你说出来,我会以最庄重的形式说给你听。

    哼,我要说出来,你再照着描述一遍,那还有什么意义

    晕,妮子,你能不能别和我打哑语啊我们开诚布公点好么

    她又白了我一眼,不再搭理我,别过头去,想自己的心事去了。

    我忍不住又粗俗起来:nnd,你这个霹雳丫就知道天天折磨老折磨我,哼

    她听我又开始污言秽语起来,忽地扭过头来,伸手就拧住了我的耳朵,迅即转了个圈,疼的老子顺着她的手劲起身弯身再转圈,呲牙咧嘴地倒抽凉气。

    我让你骂,我让你再骂,你还骂不

    妮子,妮子,我不骂了,你快放手,霹雳丫,我不骂了,你快点放开你的手爪子,操

    哎呀,这样你还骂我今天非把你的小耳朵扭下来。她边说边伸出另一只手,将我的另一只耳朵也拧住转起了圈,我再也无法起身弯身转圈了,她双手扭住我的两个耳朵,让我无法动弹。

    我的老脸和她的粉脸贴的很近,疼痛难忍之下,我忽地伸着嘴巴亲住了她的樱唇,她忽地一愣,目瞪口呆起来,她没有想到我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能偷袭她。

    就在她这一愣神的瞬间,我抬起双手来拨开她拧住我耳朵的双手,迅即双肘撑住她的两条粉臂,双手抱住她的头,不管不顾地和她热火朝天地热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