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阿梅的工位-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97章 阿梅的工位

    天气越来越冷,元旦已过,令人胆寒的三九也快来了。

    这天晚饭后,杏姐来了,她对我说:你既然已经出院了,虽然不用急着去上班,但到单位去报个到,也显得好些。郭蓉和我说过好几次,她想过来看看你和妮子,但这里是不让探视的,只有我和满江大哥才能进来,别人是一律不让进的。你还是到单位先去报个到吧

    我急忙点头应道:嗯,好,杏姐,我明天就去。

    我也顿时想起杏姐上次和我说的,老家的一个包工头来找过我,我估计是根叔,但不知道他找我是什么事。另外,我自从鹤鸣山出来,只和老爹老娘打了个招呼就回城了,老爹老娘还不知道我的工作问题解决了没有,我也得回老家一趟,免得老爹老娘牵肠挂肚。更重要的是要把我和妮子即将结婚的喜讯告诉老爹老娘,让老爹老娘高兴一番。

    问过妮子之后,我才知道,在临去大峡谷之前,她将我的手机和她的手机都藏在了书橱的最底层。

    第二天一早,我找到柳晨,但很不好意思对她开口,在她的追问下,我才告诉她,我今天要回老家一趟,晚上可能赶不回来,请她晚上陪陪妮子。

    她听后呵呵一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我也正好想和她聊聊,晚上我陪她,你放心走吧

    谢谢你了好妹子我边说边对她鞠了一小躬。

    柳晨道:吕哥,你别忘了你对我说的,与妹世世为兄妹,更结来生未了因你再这样就见外了,哼

    哦,对,是当哥的不对,嘿嘿

    我告别了柳晨,又回到屋里,坐在妮子的床边,轻声对她说:妮子,我今天回老家一趟,明天就回来,晚上让柳晨陪你。

    妮子一听,很是不舍又很难过的样子,撅嘴低道:你放心去吧,我没事的。

    她样子很不情愿,但话语却很是体贴,我欠身吻了她的樱唇一下,柔声道:我回老家一趟,我的工作还有我们要结婚的事,都要亲自和老爹老娘说一声,打电话是不行的,因此,我必须要亲自回去一趟。

    嗯,你路上注意安全

    天天和妮子朝夕相伴,乍一分开,我心里也酸溜溜的,我站起身来,咬牙掉头向外走去。

    我先回家,将手机取出来,给根叔打了个电话。一问那次找我的包工头果真是他,他是受老爹老娘之托,来找我的,让我尽快回老家一趟,实在回不去,打个电话报声平安也好。这让我更加耐不住了,我决定立马赶回老家去。

    在去老家之前,我先到了单位。到了单位我直奔杏姐的办公室。本想去和叶行长打个招呼,说个客气话,但叶行长到外地开会去了。

    我来到了纪检监察部,郭蓉已经坐在了董千以前的办公室里,和杏姐的办公室一样气派。

    郭蓉的确不愧是阿梅的闺蜜,她对我很是关心和热情,嘘寒问暖,让我倍受感动。她连声说道:大聪,你来报个到就行了,不用急着来上班,把事情都料理完了再来安心上班。

    嗯,郭总,谢谢你的关心

    呵呵,咱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你叫我蓉姐就行,就像你叫杏姐一样。我听你一口一个杏姐叫着,让我都很羡慕的慌,呵呵

    呵呵,好,蓉姐,你是我的顶头上司,在公开场合我就喊你郭总,私下里我就叫你蓉姐

    嗯,这就对了

    说着,蓉姐把我领到了我今后要办公的地方,指着一个收拾利索的工位,对我说:大聪,你来上班的时候,就在这里办公。

    嗯,好,谢谢蓉姐

    蓉姐低声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这个工位是原先阿梅办公的地方。

    就是这一句话,让我惊呆了,一屁股坐在了工位的凳子上。

    蓉姐随后出去了,她现在主持工作,很是繁忙。屋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坐在原先阿梅待过的地方,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

    我心中不住地念叨着:这是阿梅待过的地方,这是阿梅待过的地方眼睛不由得湿润起来,颤抖着手抚摩着办公桌上的每一寸地方,心酸凄楚到了极点。将每个抽屉都打开仔细看了又看,希望能找到阿梅留下的一点东西。但什么也没有找到,办公桌上以及每个抽屉里都打扫的干干净净

    我不知道蓉姐为什么要把我安排在阿梅原先待过的地方,是有意还是无意不管怎么说,蓉姐这样做,也是一番好意

    蓉姐的这番好意,却让我难以平静下来,心澎激涌,总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nnd,时间过得太久了,阿梅留在这里的清香也闻不到了。

    我难过地低头趴在桌子上,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方才逐渐缓过劲来,衰衰地离开了办公室。

    下得楼来,我开着自己的小qq往老家急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