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五、唐宋元明清-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一五、唐宋元明清

    这时,一个身高比我还高的女服务员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球,来到我面前,面带职业的微笑,轻启丹唇:先生,你好

    哦,你好

    先生预订了吗

    嗯,预订了,在顶层贵妃醉酒。

    先生,请跟我来。

    说句真心话,老子虽然对这种高雅的地方比较陶醉神往,那也只是心灵上的。但实际上还真不愿意来这种地方。

    你看这个火一样的女服务丫,一口一个先生,叫的老子浑身不自在。

    看来老子这种垃圾式的人物就适合去路边摊就餐。脱光上衣,赤膊上阵,袒胸露肚,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看来老子照着李感性的个人修为差远了。李感性是既上得厅堂,又能下得厨房。老子是既不能上厅堂,又不能下厨房,只能在马路边边上靠靠。

    大聪哥兔子哥同志哥,还需继续努力

    这个女服务员领着我向电梯走去。

    快到电梯门口时,她扭头礼貌地问了我一句:先生,请问你这是第几次来

    哦,第一次,嘿嘿。

    哦,我们这里有个规定,第一次来的客人,我们都要领着客人从一楼参观到六楼。请问先生,有兴趣参观吗

    呀你们这项规定好,我还真的好好参观参观,好好看看唐宋元明清的风格。

    呵呵,好的,先生,我们走楼梯吧。

    好

    老子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双脚生风跟着女服务员爬上了楼梯,虽然老子极不愿意爬那受累的楼梯。

    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二楼,

    二楼是清朝时期的风格,正对楼梯的墙壁上是满清历史的简介,清朝十二帝的是非功过囊括其中。

    走廊很长,足有几十米。

    每个雅座的对面墙壁上都有一幅字画,均是清朝时期书画大家之作,浓浓的历史文化气息止不住地往鼻孔眼子里钻。

    来到这里你想不文化都难,想眼蛮撒泼更难。

    整层楼的装饰布局体现着园林韵味,简洁明快而不失富贵之气,竹草花卉点缀而不失清眼之纯。

    每个雅座的门口都站着一个身穿华贵艳丽的清朝服饰的女服务员,头戴旗头,脚穿旗鞋,

    把女性的优雅娴淑、千娇百媚展现得淋漓尽致。

    提你的色心却提不起你的色胆,因为这里的氛围透着贵不可言,堂皇的背后仿佛皇权犹存。不怕你捣乱,就怕你不敢,小心皇宫外的午门和北京的菜市口。

    每个服务员向你问好时,行的礼节竟然是电视上常见的宫廷礼节。

    nnd,老子当了把康熙,做了把乾隆,穿过走廊真真切切地过了把皇帝瘾。

    走廊的两头都有楼梯,上三楼的时候就换了个方向。

    三楼、四楼和五楼均从装修布局、文化氛围、服饰搭配三个方面向你渗透着明、元、宋时期的风格,每上一层楼,仿佛穿越了一个朝代。

    最后,老子穿越到了唐朝,也就是来到了最顶层。

    一到顶层,映入眼帘的是李白的将进酒。

    d,此诗读来如大河奔流,气象非凡,如鬼斧神工,惊天地,泣鬼神。诗境给人粗犷豪迈之举,力能扛鼎之感。

    读了此诗,不会喝酒的想当酒鬼,会喝酒的想当酒仙。

    老子更想钻到酒缸里连洗带喝,举杯邀明月,邀来了嫦娥。光想好事。

    整个顶层的装修布局更加地唐化。

    也许是采光好的原因,色调愈加简洁明快,屋顶更是舒展平远,门窗朴实无华,给人庄重肃穆,落落大方之感。

    唐朝是诗人辈出的朝代,文化之鼎盛,文化之璀璨,至今还没有其它朝代能够望其项背。诗情画意的国度吸引着全球目光,使各色人等趋之若鹜。

    站在这个顶层上,更能感受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华夏文化的源远流长。

    在这里置酒会友,乃人生快事。对酒诗情,挥洒个淋漓尽致。

    从来不喜杯中物的老子,这一时刻竟对酒这东东,有了莫名其妙的好感,馋的口水欲滴,禁不住迈步急匆匆走向贵妃醉酒厅。

    快到厅门口时,一个身穿襦裙装的女服务员向我鞠躬问好。

    我不由得一怔,刚才全身心地沉浸到太白兄的将进酒里去了,竟把这一溜惯束罗衫半露胸的唐代美女给忽略了。

    只见顶层的这些唐代美女们,个个风姿卓越,体态丰满,花房超大,臀肥挺拔。

    肩披纱罗衫,上身肌肤隐隐可现。咪咪跳跃着露出上半部,白花花的吸人色光。下穿石榴裙,使体态显得苗条和修长。面部淡施粉黛,般般入画。群芳争艳,瑰丽多姿。

    当真是:

    眉欺杨柳叶,面绯艳桃色。

    花房娇颤滑,裙妒石榴花。

    到这时我才发现了醉月楼上最突出的一个特点:从二楼到这顶楼,随着一层层上升,女服务员们的胸越露越大,到达唐朝,简直让人喷血。

    撕开裙兜露芳华,挣开裤锁腾蛟龙。

    只是眼淫加意淫,现实不敢蟑螂趴。

    娇娇颤颤嫩花房,急得老子牙根。

    羡慕崇拜唐明皇,日日夜夜做新郎。

    nnd,万恶的封建王朝,表面怒骂内心馋狂,老子何时也能那样,被人海骂成流氓也不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