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亲爱的阿花-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05章 亲爱的阿花

    妮子边说边泣,边泣边说,全部说完,泣声未绝。

    过了良久,她才慢慢地止住了啜泣之声,屋内陷入了沉寂,静的沉闷,寂的吓人,只有窗外飘动的雪花声。

    妮子静静地坐在那里,直直地看着窗外,仍是沉思着,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不知道何时,我已经紧贴着手推车,单腿跪地,趴在了车子的扶手上。

    我的手背上已经滴满了水,抬起手来一摸,竟早已是满头大汗,脸上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泪,用手一抹,水珠滚落。

    我整个人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紧紧贴住手推车,才没有倒下。

    妮子缓缓扭过头来,泪眼凝视着我,慢慢抬起双手来,捧住我的脸颊,低声关切地问: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我有气无力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轻声又道:直到我看到姐姐身穿警服的照片,我才瞬间醒了过来,慢慢想起了和姐姐相见的那一幕

    我全身冰凉,想让自己站起来,但四肢没有一丝力气,想说话,但嗓子似乎已经堵住了,努力了几次都没有说出来。

    姐姐说她和你梦中相见了两次,果是这样吗

    听到这里,我仅存的一点支撑力忽地消失殆尽了,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虽是双手撑地,但头也是无力地垂下,几乎贴近了地面。

    大聪,你怎么了

    妮子一看我这样,吓了她一大跳,边问边伸手来拽我起来。

    我低着头,哑声说道:妮子,不要动我,让我坐一会儿。

    地上凉,你快点起来。她边说边更用力来拽我。

    不要动我,让我静一会儿。

    妮子看我这样,不再拽我,而是自己动手转动手推车面向了我,静静地看着我,过了很久,她轻声低问:大聪,我是不是不该和你说这些

    我低声回道:该说,我要和你共同面对才是

    姐姐说和你梦中相见了两次,再一再二不再三,她无法再和你梦中相见了,她怕只能徒增你的悲伤和痛苦

    随着妮子的话声,我忽地泪水狂涌,颤声低道:妮子。说出妮子二字来,再也说不下去了。

    大聪,我心中苦闷,很多次都想和你说康霄茗,但都被你制止了,我怕你难过,也就打算不再和你说了。但今天看到这雪,我再也忍不住了,因为我第一次见到康霄茗,就是在雪地里见到她的,当时她正在和你拍照

    我心中悲苦地呼喊着:亲爱的阿花,亲爱的阿花

    哑声回道:妮子,你该和我说,你应该和我说的

    这件事,我一直拿捏不定,想起来有时候感觉是真的,有时候感觉是个梦。姐姐对我说,让我记住她的话,这只是一个梦。妮子说到这里,又低声嘤嘤泣哭起来。

    妮子,这是阿花在救你,她是在梦中救你,也是她把你唤醒的,要没有阿花,你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

    我信命,所以我相信这梦是真的

    我抬起头来看着她,重重地点了下头,哑声泣道:阿花说的没错,她牺牲之后,的确是和我在梦中相见了两次,第一次是在郊外的田野中,她和我嬉戏玩耍,她在前边跑,我在后边追,下坡的时候,她突然跌倒了,我拼命去扶她起来,结果我撞在了门上,头上被撞起了一个大包,当我醒来的时候,阿花不见了。第二次是在一个悬挂着很多轻纱的地方,她劝我不要再为她悲伤难过,不要再为她流泪,我想去抱住她,不让她再离开我,但她却忍痛含泪从窗中飞走了。从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梦到过她。用她的照片把你唤醒过来后,我把她的照片贴在脸上睡着了,即使这样,我也没有梦到她,她是真的不会再和我梦中相见了呜呜

    人人都说天堂之上是最好的了,没有烦恼,有的只是快乐,但但姐姐却是终日以泪洗面,她满腹牵挂,她放心不下你,放心不下她的父母,想起姐姐说这番话的凄惨样子,我的心都碎了呜呜

    阿花在这里工作,她的父母都远在乌鲁木齐,他们就她一个女儿,却又舍弃他们而去,两位老人身处异乡,无人相伴,苦痛煎熬,很是凄惨,阿花无论如何也是放心不下的呜呜

    姐姐说她要不去天堂,就和你结婚了,你会跟她到乌鲁木齐去工作定居,这也是千真万确的了

    我点了点头,心中滴血,嘴唇不住颤抖着道:妮子,这一些都是真的,阿花从北京培训学习完毕,没有回来,而是先去看望她的父母。就在她到家的当天晚上给我打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