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六、香蕉-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一一六、香蕉

    正当我盯着那又娇又嫩又滑的白花花的花房看个不停的时候,那个唐丫唐代美女简称唐丫轻咳一声,才让老子停止了那快要割肉的色色目光。

    不过,老子的脸上没有一点愧疚,谁让你们这些唐丫穿的这么馋人呢能怨老子吗老子可是身体生理功能发育极其正常的男人,不这么看枉为了带把的正宗男人这个称号。

    唐丫左手轻轻一摆,做了个请的姿势。

    老子临进门的时候,又全神贯注地狠狠剜了几眼裸露的花房,舔了舔嘴角的涎水,这才正人君子般踱了进去。

    李满江和冯文青已经在里边等着偶了,看到我进来,双双站了起来,态度之热情,神态之恭敬,实出我的预料。

    呵呵,被人请的感觉很妙,被人尊重的感觉更是妙之又妙,看来学习雷锋叔叔好榜样永远都不会过时的。

    你好大聪。李满江边问好边和我握手。

    呵呵你终于来了。梅超风同志的问候。

    你好李老师,让您久等了。我毕恭毕敬地伸双手和他握手,态度虔诚。

    来,大聪请坐李满江笑容可掬,态度诚恳。

    等落座后,我才发现房间内的桌椅都是红木的圆桌圆凳,古朴典雅。

    圆桌的中央是一块明月色的玉石,玉石中隐约可见嫦娥奔月之倩影。

    客人围坐圆桌旁,仿佛捧月就餐。浪漫而不失儒雅,酒兴诗兴催人双发。

    西面整个墙壁画的就是贵妃醉酒图。

    nnd,不知是哪个画工所作,人物形态栩栩如生,尤其是杨贵妃的那对大咪咪,比真人的真咪咪还t逼真。

    估计那个画工是个骇人的采花摘柳的色色巨徒。不然,不会把玉环姐姐的花房画的这么催人馋涎欲滴。

    老子看着看着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陶醉在这幅如梦似幻的壁画中。

    老子虽然不是学历史专业的,但从小就对历史具有浓厚的兴趣。

    这贵妃醉酒讲的是一个典故。

    有一天唐明皇李隆基去梅妃江采萍那里下榻过夜,把日日与其交欢的杨玉环抛下了不管。

    玉环美女丫醋性大发。酸楚,哀怨无法排遣。她自斟自饮,借酒浇愁。想到人生如梦,君心难测,更加情绪低落,渐渐不胜酒力,醉态十足。

    这便是著名的贵妃醉酒的出处所在。

    杨玉环本就是李隆基的儿媳妇,nnd,纯粹是乱。李隆基是唐明皇,后宫佳丽几千,她即使再美,也不可能独享他,吃醋醉酒多此一举。

    就在这时,门口的唐丫给我们上了两盘水果,一盘香蕉,一盘荔枝。

    nnd,上水果也t上的极其讲究,梅妃爱吃香蕉,玉环爱吃荔枝,这两盘水果呈现了贵妃醉酒的真谛。

    看来这个醉月楼是个文化楼,引得文人墨客,闷女男,引颈翘首,接踵而来。这醉月文化楼想不兴隆也很难,这也许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企业文化吧

    李满江老师示意我吃水果,我没做任何思考,就吃了颗荔枝,他也顺手拿了一颗。而梅超风同志却拿了根香蕉,仔细剥皮之后,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我扭头又去看那个大型壁画,加上梅超风同志吃香蕉,我忽地想起来一件事。

    那还是在那个垃圾大学上学时,我们洪门四大弟子晚上谈论色男李隆基和醋女杨玉环时,老子即兴吟了一首贱贱之诗,至今记忆犹新。别的可能记不住,但记这个却毫不费力,天赋超人。

    香蕉

    后宫佳丽三千人,日耗香蕉上万根。

    清晨太监来庭扫,床上地下是香蕉。

    皇上衮龙上早朝,出门脚下就滑倒。

    低头一看是香蕉,龙颜大怒直蹦高。

    老子不能挨个插,每女配个新木马。

    谁若再用烂香蕉老子让驴戳死她。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暗暗笑了起来,此诗虽不雅,但却超爽,嘿嘿。

    大聪,想吃点什么这是李满江老师在问我。

    我扭头一看,只见那个唐丫俏立在旁,正等着我们点菜呢。

    李老师,随便,你们点什么我吃什么。

    那不行,今天你是贵宾,说什么也得让你点。

    李老师你太客气了。

    小吕,你就别推辞了,这菜你必须点,,呵呵。这是一侧的梅超风发话了。

    那好,恭敬不如从命。我边说边接过菜单开始点起来。

    这时我想起了冼梅曾经告诉过我的一句话:如果有人在高档场合宴请你,让你点菜的时候,切记不要看后边的价格。无论点什么菜,都不要看。相中就点,快速麻利,不要瞻前顾后,这样别人会认为你很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