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此非心非彼非心-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第114章 此非心非彼非心

    回到房间,把妮子抱到床上去,她仍是喜不自禁,对我道:我要给我侄子起个好名字,大聪,你说叫什么好呢

    是你起还是我起啊

    哦,对,是我起,让我好好想想

    你想什么想啊大哥饱读诗书,博学多才,乃当代大儒,还用着你来给起名字嘛,这小家伙来之不易,人家冯文青受了多少罪啊这起名字的事,你最好不要管,还是让冯文青和大哥给小家伙起名字吧你这个当姑的操这闲心干啥啊。

    听我这么说,霹雳丫想反驳我但说不出什么来,因为我说的很在理,她也无法反驳我,她的积极性顿时被我打击下去了,她只剩下冲我翻白眼的份了。

    嘿嘿,妮子,我说的你最好能听进去,你看的书是悲惨世界,听的歌要多悲有多悲,你给小家伙起名字也肯定带着非心,你最好不要起。

    吕大聪,你狗嘴里就是吐不出象牙来,什么我给小家伙起名字还肯定带着非心那是我的宝贝侄子,我怎么能带着非心呢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嘛,你滚过来,看我不把你的臭嘴头子给你撕成八瓣,你给我滚过来

    嘿嘿,我说你给小侄子起名字肯定带着非心,此非心并非彼非心,而是指一个字,并不是大路上说的那种非心。

    你少给我摆阵,你给我讲清楚。

    这还不容易么,上边一个非下边一个心,是个什么字啊,不就是个悲字嘛,我怕你给小侄子起名字,也往这个字上靠,所以我才劝你不要操这个心,你别把我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你直说不就是了,还拐了这么个弯,装什么聪明呢,哼

    嘿嘿,这是吕式特色。

    小样

    嘿嘿,妮子,你耐心等待,等咱们的孩子出生了,起名字的权力就交给你,你想起什么就起什么。

    那当然了,到时候肯定得我说了算。

    那是,那是,嘿嘿

    她看我嘿嘿个没完,忽地醒悟过来,羞涩的秀脸疏地通红起来,娇嗔地啐道:滚

    哈哈

    接下来的几天,何队那边仍是没有任何音信,我和妮子又有些沉不住气了。我虽然沉不住气,但我也装着没事人一样。但妮子不行了,老是烦躁不安。

    这天下午,她突然对我说:我要出院,真的不想在这里待了,快闷死了。

    那怎么行你可不能任性,你这腿是世界上最美的腿了,千万不能留下任何伤残,必须要彻底好起来才能出院。

    好说歹说终于劝住了她,让她暂时打消了出院的念头。

    实际上,现在她也不用再打吊瓶了,只是吃些促进骨质愈合的药物,这样待在医院里,的确很是沉闷,我便不住地和她说些笑话,逗她开心。

    但逗来逗去,逗了几天之后,又不再起什么作用了,她又开始烦躁不安起来。加上冯文青带着出生的小侄子也出院了,妮子更是在这里待不下去了。

    我只好找到柳晨商量对策。柳晨现在也知道我去找何队商量康警花父母的赡养问题了。她领我找到医生好好探讨了一番,医生最后说,你女朋友目前没有什么大碍了,再过段时间把腿上的石膏去掉,就没事了。她要是实在不想住下去了,出院也行。

    医生都这么说了,我也就放心下来。霹雳丫真要出院就出院吧,省得在这里憋闷烦躁,对她的恢复更加不利。

    我回到房间,对她说:妮子,你要是真想出院,我们就出院吧。

    嗯,马上出院,我在这里真的待烦了。出院之后,我们就先去乌鲁木齐。

    她这句话顿时把我惊呆了,我知道这丫只要想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执拗劲上来,甚至还会不管不顾的。

    我立即回道:那不行,你无法行走,只要下床,就得坐在手推车上,这个样子怎么去乌鲁木齐再者说了,人家何队都交代好了,让我们等他的消息,他来了消息之后,他们局里还要先派人过去看看,做做两位老人的工作,我们现在不能出面。

    那出院还有什么意思

    晕,鼓捣了半天,兜了个大圈子,这丫急着出院,原来是为了要去乌鲁木齐。

    我忽地想起她说的那个梦话来,问道:妮子,你睡觉的时候,说的那个梦话,你要去,你一定要去,你到底是去新加坡还是去乌鲁木齐

    你真是个猪,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怎么还能去新加坡呢我说要去的地方就是乌鲁木齐。

    答案揭晓,我顿时窃喜起来,nnd,这丫终于放弃去新加坡了,她只要放弃去新加坡,就是让我陪她到乌鲁木齐去定居,我也是高兴的很。